那女子似有所觉,回过头来。



一张清艳绝色的面庞,映入眼帘。



她的眼中划过一抹诧异,旋即便红唇微扬,噙了三分笑:



“你是——”



江羽丞的动作忽然顿住!



面前这女子虽然像极了她,可却不是她!



那眉眼,像,却又有着几分不同。



那人的眼睛,总是带着几分温柔狡黠的,而眼前这个,一双墨玉般的眼眸清凌凌,隐隐带着几分冷意。



不是她...不是她!



楚流玥垂眸看了一眼他悬在半空的手,黛眉微挑。



虽然带着面具,但她还是从身形和步伐以及声音,直接认出了江羽丞的身份。



刚才那一声...莫不是这江羽丞将她成上官玥了?



倒真是许久没有听过这样的称呼了。



啧,真是恶心啊。



“...怎么是你?”



江羽丞僵硬的收回手,手指蜷了蜷,喉间像是被什么堵住,好不容易才干涩的问出这一句来。



看着江羽丞一脸震惊和失望的神色,楚流玥眨了眨眼睛,唇角笑意更深。



听那一声似乎包含思念和欢喜的声音,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对她用情至深呢。



而他竟然还如此质问——真是可笑,难道江羽丞还希望重新看到她上官玥吗?



将她逼上绝路的,不正是他?



他又有什么资格与她这么说话!?



楚流玥心念电转,但面上却是不显,淡笑道:



“公子认错人了吧?我和朋友一起来的,她们进去买东西了,我就在这里等他们啊。”



实际上,他们半个时辰之前才回到西陵。



原本她是想先直接赶回冲虚阁的,但牧红鱼说她们现在这模样实在是太过狼狈,若是就这么回去,肯定会让大家十分担心,说什么都要先梳洗收拾一番。



实际上,不只是牧红鱼,其他几个人,包括楚流玥在内,形容都是十分狼狈。



到底是在赤月沙漠待了那么久,黄沙漫天,烈日炎炎,几人身上几乎都要发臭了。



楚流玥也不想那么鼻青脸肿的回去,几人一合计,就临时找了个客栈,梳洗打扮了一番。



因为楚流玥的额头上还有一小块的淤青,叶冉冉干脆直接帮她敷了一层薄粉,稍微打扮了一下。



楚流玥极少装扮自己,看叶冉冉这般坚持,也就放任她去了。



中间想起容修送她的桃花簪一直也没好好戴过,就取出来用了。



本想收拾的好好的回去,没想到在这等牧红鱼她们买东西的间歇,竟然就遇上了江羽丞!



真是倒霉催的。



楚流玥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原本的好心情顿时荡然无存。



而此时的江羽丞,也终于缓过神来。



楚流玥...楚流玥!



她之前不是已经——



他猛地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楚流玥。



“你你还活着?”



楚流玥眯了眯眼睛,微微抬起下巴,盯着江羽丞的眼睛,淡笑一声。



“公子说笑了,我好端端的站在这,当然活着呢。“



江羽丞又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神色,这模样,竟真的像是那个人在说话。



他的酒劲又上来了,脑子有些发涨,只望着眼前的女子,低声喃喃:



“...活着就好...就好...我...我真的...“



他先是如释重负,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脸色猛地一变。



“不...不行——”



浓重的酒气传来。



楚流玥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但眼睛却还在紧紧的盯着他。



江羽丞这反应,当真是奇怪。



“流玥!”



正在此时,身侧传来牧红鱼清脆的喊声。



楚流玥扭头看去,正瞧见牧红鱼和叶冉冉赶了过来。



两人原本欢欢喜喜的,结果就看到了旁边站着一个陌生的青年男子。



他看着楚流玥的眼神,实在是有些古怪。



牧红鱼柳眉一皱,立刻快步走上前,一把将楚流玥拉了过来,不动声色的站在前面,挡住了江羽丞的视线。



“流玥,这人谁啊?”牧红鱼警惕的问道。



瞧这满身的酒气,该不会是看流玥漂亮就过来搭讪的吧?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楚流玥轻笑一声:



“不认识。他似乎认错人了。“



这终于让江羽丞清醒了一些。



他闭了闭眼,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顶着另外一张脸的,她们态度如此警觉,倒是也正常。



但也幸好如此,否则的话还真是...



他定定的看了楚流玥一眼,转身离开。



“哎——这人怎么回事儿啊?“



牧红鱼眉头皱的更紧。



“认错人连个歉都不道的?”



看起来好像不是一般人,怎么这么没修养?



楚流玥搭了一下她的手腕,轻轻摇头。



“算了,和这种人有什么好计较的。小舟他们呢?“



叶冉冉小声道:



“秦大哥他们说要帮他好好收拾一番,现在应该快出来了吧?”



楚流玥扶额,几个大男人时间用的比她们还久,也真是服了。



想到小舟冷冰冰的脸,楚流玥暗暗有些头疼。



恐怕也只有秦衣他们能压制住他了吧...



叶冉冉看向四周,感叹了一声。



“西陵已经两年没这般热闹了呢,上次...”



说到这里,她神色一暗。



牧红鱼刚想开口问,忽然想起了什么,便也沉默了下来。



应该是和那位帝姬有关的吧...



“...真是可惜。”



牧红鱼喃喃。



她本来对那位帝姬还十分仰慕呢。



如今她好不容易来了西陵,可那人已经不在了。



楚流玥淡淡一笑,意味深长的说道:



“有什么可惜的,咱们这次可是赶上了三公主和江大公子的大婚。想必到时候,一定热闹的很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