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荣找上门的时候,正是傍晚,夏侯廷安正在和小蝶一起吃饭。

似乎是因为出身春风楼,小蝶对厨艺并不擅长,做的饭几乎是难以下咽。

夏侯廷安生来就是贵公子,吃的用的什么都是最好的,怎么可能吃得惯这些?

一开始的时候,他尚且能带着小蝶去外面下下馆子,但时间久了,他身上就没什么钱了。

要知道,离开夏侯府的时候,他是很有骨气的净身出户的。

而之前给小蝶的乾坤戒之中的财产,则是全部用来给小蝶赎身用了,所剩无几。

两人粗茶淡饭的日子,已经过了好几天。

夏侯廷安本就各种不舒服,再加上那九霄回元丹被抢的事情,他这段时间一直是惴惴不安,满心惶恐。

白天没精神,夜里睡不着。

即便是偶尔睡着了,也总是噩梦连连。

一番折腾下来,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夏侯廷安心里隐隐有些后悔起来。

这宅子虽然干净整洁,可和夏侯府却是没得比。

也没有人伺候。

他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再经历这些寻常人的日子,简直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其实夏侯廷安也曾想过主动回去认错。

但一方面他拉不下这个面子,生怕回去被人各种嘲笑讥讽,另一方面,他也担心九霄回元丹的事情暴露。

与其那样,倒是还不如就这么过着。

但这样的平静,很快就被打破!

砰!

一道踹门之声传来,夏侯廷安和小蝶齐齐吃了一惊。

二人对视一眼,便听到外面传来夏侯荣怒气冲冲的声音。

“逆子!还不滚出来!”

夏侯廷安心里“咯噔”一下!

一定是那九霄回元丹丢失的事情被发现了!

他顿时慌乱的站起身,下意识的想要逃。

小蝶茫然的看着他。

“二公子,外面那人...是夏侯大人吗?他好像是来找你的——”

“就说我不在!”

夏侯廷安匆忙撂下一句,就要从窗户跳出去。

但还没来得及动作,腰上就被一条绳索缠住!

夏侯荣用力一拉!

夏侯廷安顿时向后摔去!

砰!

他重重的砸落在夏侯荣的身前。

“二公子——”

看到这场景,小蝶慌乱万分的喊了一声,双手紧紧的抓着门,看起来十分担忧。

夏侯荣目光极冷的瞥了她一眼。

这姑娘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左右,一张小脸不施粉黛,清秀动人,尤其是哭起来楚楚可怜。

和江羽织那骄纵蛮横的模样,的确大不相同。

也怪不得这个逆子竟然会如此作为!

“滚!”

夏侯荣一声厉喝。

“从此不要再让我在西陵看到你!”

小蝶身子瑟缩了一下,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依依不舍的看了夏侯廷安一眼。

“我、我走可以,但、但是...求您千万不要伤了二公子,一切都是我的错...”

夏侯荣眉头一蹙,身上气息更冷。

小蝶脸上闪过一丝恐惧,便匆忙和夏侯廷安道了别,哭着跑了。

院子之内,就只剩下了这父子二人。

夏侯荣直接将他拖入了房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神色威严!

”爹...“

夏侯廷安此时稍微清醒了一些,看到这般阵仗,心里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心虚的喊了一声。

“别喊我!”

夏侯荣粗暴的打断他的话。

“说!那九霄回元丹在哪儿!”

夏侯廷安慌忙道:

“爹,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啪!

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夏侯荣一巴掌直接狠狠的将夏侯廷安扇的摔倒在地上。

“说!”

夏侯廷安咳嗽一声,吐出一口血,连牙齿都被打掉了两颗。

可见夏侯荣下手之重!

”我...我真的不知...“

夏侯廷安心里也是一肚子的委屈。

“能悄无声息将东西偷走的,除了你,还有谁!”

夏侯荣磨了磨牙。

“你是不是还找人帮你了!”

现在想来,东西很有可能是他被人偷听的那天晚上丢的!

奔走的那个人,或许就是专门去调虎离山,方便这逆子行动的!

夏侯廷安知道事情败露,自己根本抵赖不得。

可——那东西真的不在他这啊!

“爹!您听我解释!那天、那天我的确是想要将九霄回元丹偷走,可是,我刚刚打开,就被人抢走了!时至今日,儿子也不知它到底在哪儿啊!“

夏侯廷安连忙将当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若是真在儿子手里,为何现在都没用呢?爹,儿子说的都是实话啊!“

听完夏侯廷安的解释,夏侯荣的一颗心,逐渐凉了下来。

如果他说的全都是真的,那么就是当日有人故意尾随着他闯入了书房,并且趁机将东西夺走。

最可怕的是——夏侯廷安并没看到对方什么模样!一丝线索也无!

若要找人,岂不是大海捞针!?

江羽丞要的,可是一天之内将东西完整无损的送回去!

夏侯荣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

“爹!”

夏侯廷安见状,连忙去扶他,却被一把推开。

“逆子!你可知道你这次闯下了多大的祸端!“

九霄回元丹丢失,若是江羽丞知道,他们一家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别说是他想保住夏侯廷安,这事儿捅出去,只怕是连他都自身难保!

九霄回元丹乃是天令皇室的传承至宝,落在任何人的手中,都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隐患!

对方这摆明了是一早盯上了他们!绝对是想要利用这九霄回元丹——

忽然,夏侯荣脑海之中闪过一道白光!

这世上,会有谁会对这东西如此执着?甚至不惜花费这么大的心力去抢夺?

要知道,两年前这可是从帝姬那拿来的!

一个荒唐的想法袭上心头,让夏侯荣忍不住身体颤抖起来。

夏侯廷安在一旁看到他这反应,一颗心也悬了起来。

好像...事情比他预想的还要严重...

但此时的夏侯廷安,还以为他是在担心江羽丞,眼睛一转,便动了几分心思。

他靠近了些,压低了声音,说道:

“爹,您不就是担心江羽丞么?其实根本不用想这么多!当年帝姬的事情,他江羽丞也有份,绝对逃不了!有这把柄,他不敢真的拿您怎么样的!”

夏侯荣豁然看向他,惊怒交加:

“你还知道些什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