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荣一脸愕然:

“什么?“

他匆忙的看了一眼那黑气木盒,皱着眉头,斩钉截铁的否认:

“这绝不可能!我一直小心的保管着这东西,绝没有任何人碰过!”

江羽丞神色冰冷,周身气息森寒:

“这上面的封印显然是被人动过了。这东西当初是我亲自交给你的,它当时是什么样,难道我不知道?“

夏侯荣一噎。

“那钥匙呢?”

江羽丞伸出手。

夏侯荣心里也很是不服,便一把将钥匙扔了过去。

他的脸色也不大好看。

“大公子,我既然答应将这东西还给你,就绝不会食言。你想要看,尽管看就是!”

当初江羽丞是亲口答应将这九霄回元丹作为报酬给他。

可如今他还没来得用,就又被要了回去。

夏侯荣对此颇有微词,心中对江羽丞早已经极为不满。

所以此时说话也是非常不客气。

江羽丞一把将钥匙接过,没有理会他,径直将黑漆木盒打开。

咔。

木盒应声而开!

——空空如也!

江羽丞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冷笑一声,看向夏侯荣。

“夏侯大人,这你怎么说?”

夏侯荣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那空荡荡的木盒。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明明一直好好的保管着!怎么会没了!“

江羽丞一把将那黑漆木盒扔到了夏侯荣身前,砸落在了地面之上,发出一声闷响。

“是真是假,你自己看!”

夏侯荣是也顾不得那许多,直接将地上的黑漆木盒捡了起来,仔细查看。

当他翻来覆去的看了一圈,确定里面的确是什么都没有之后,他的脸色“唰”的一声白了,额头之上也迅速有细密的汗珠渗出,唇瓣微微颤抖。

手中的黑漆木盒瞬间成了烫手山芋!

夏侯荣拿也不是,扔也不是,脸上表情变换,好不精彩!

江羽丞就那么冷冷的盯着他,眼神森寒。

片刻,夏侯荣像是终于反应了过来,慌忙抬头: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自从得到这东西以后,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保存着,可怎么会忽然就消失了!?

江羽丞没什么笑意的扯了扯嘴角。

“那你的意思是,这里面的东西,是自己跑了?“

夏侯荣开始快速的回忆,脑海之中闪过无数画面。

“不、不...”

他今天是亲自去书房将这东西取出来的,整个过程都没有半分异常,根本看不出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也就是说,对方一定是悄无声息的将这东西拿走的!

能做到这些的...

等等!

夏侯荣脸色忽然一变!

对这所有的事情都如此清楚的人,屈指可数!

尤其是,知道如何找到这东西,并且带走的...

“看俩夏侯大人已经知道是谁做的了?“

江羽丞淡淡开口,目光讥讽。

夏侯荣唇瓣动了动,不敢置信的低声喃喃:

“不可能...不可能啊...“

“夏侯大人的为人,我一向还是信得过的。这一次,就当是您看守不利。只要您能在一天之内,将人找到,并且把九霄回元丹完完整整的带回来,这件事情就此结果。我就当做从未发生过,如何?”

江羽丞垂眸,转动着手中的扳指,缓缓道:

“而做了这件事情的人呢,就麻烦夏侯大人一同处理了。毕竟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这样也是为了您的声誉着想,您说是不是?”

他自认自己这么处理,已经是十分仁慈。

但这在夏侯荣听来,却无疑是一件极其为难的事情。

因为——动手的人,极有可能是他的二儿子夏侯廷安!

夏侯荣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道:

“...那...那个人...若是找到,大公子可否留他一条性命?”

江羽丞眼帘微抬,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看着夏侯荣一脸紧张的样子,他忽然笑了一声。

“看来本公子猜的不错,果然是夏侯廷安做的。没想到,他的胆子倒是越发的大了,竟是连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

夏侯荣双手发抖:

“这...这件事情还没有定论,或许会是别人也不一定...您也知道,前段时间他刚刚被我打出了家门,现在只怕是伤势都还没有完全恢复,怎么会...”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说实在的,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能够顺利潜入夏侯府,并且不动声色的通过书房外的结界,进入其中,顺利的找到钥匙打开木盒,最后将东西取走...

能够破解这层层防御的,除了夏侯荣自己,也就只有夏侯廷安了!

江羽丞如同看一个笑话般,看着夏侯荣。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夏侯大人在这里为他求情,无论如何都想保住他,可惜,他却未必将您这个父亲放在眼里呢。但凡他对您,还有整个夏侯府有所顾虑,也绝对做不出这种事儿。”

江羽丞的话像是刀子,一下下刺进夏侯荣的心里。

他闭了闭眼,将心里的情绪压下,拱手道:

“大公子放心,我必定将东西完整无损的送回来!如果真的是那逆子做的...还望大公子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他这一次吧!”

夏侯荣几乎从未用如此卑微的语气求过人。

哪怕是当初为了得到那九霄回元丹,和江羽丞也是有来有往的商量。

这样的乞求,还是第一次。

江羽丞停顿良久,终于颔首。

“好。”

......

夏侯荣出去之后,就带着夏侯玉树等人快速离开了。

除了他和江羽丞,无人知道他们二人在书房之内到底说了些什么。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婚事的一切事宜,都在顺利进行着,只等着之后大婚完成,两大世家便可强强联合!

回到府中之后,夏侯荣就立刻下令,派人出去将夏侯廷安寻回来。

整个夏侯府上上下下都是十分惊讶。

这才刚刚打出去没多久,怎么就又要找人回来了?

不过...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还是这么多年最疼爱的那一个,不舍得也正常。

很快就传回了消息,说夏侯廷安如今一直和春风楼的那个姑娘住在一处。

夏侯荣听到这个,又是气不打一处来,立刻亲自前往!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