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

蓝潇的声音充满惊愕。

“她怎么可能不是帝姬了?“

容修神色不动,声色清冽。

“若是不信,几位前辈大可亲自去问她。又或者,随便问一个天令皇朝的人,也可。”

听容修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蓝潇也意识到了不对。

这种事情没什么撒谎的必要,既然容修开了这个口,那么肯定就是真的了!

他们之前只顾着高兴丫头回来了,还真的没问她那么多。

“到底怎么回事儿?难道就因为她没了天经原脉?”

当初她的确是因为这个才被封为帝姬的。

但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就撤掉她帝姬的身份好像不合适,也不应该吧?

天令皇朝能出一个她这样的天才,当真是积攒了千年的运道,但凡他们有点脑子,都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容修垂下了眼睛,遮去了眼底涌动的杀意。

浓密的长睫在眼睑下投下淡淡的阴影,让他周身的气息都似乎冷了许多。

“因为她上官玥的身份,已经死了。”

“大宝!大宝!“

独孤墨宝正看着楚流玥和那傀儡打斗,便听到蓝潇的声音急急传来。

他皱起眉。

“怎么了?”

蓝潇一向对自己的形象特别看重,包括声音。

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儿,他绝不会是这个腔调。

紧张,愤怒!

这让独孤墨宝也跟着心中一跳。

蓝潇快速赶回,脸上的神色难看至极。

就连当初丫头几年没回来,他也从没有露出过这样的神色。

蓝潇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第五呢?你快让他回来!”

独孤墨宝不明所以,皱眉问道:

“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

蓝潇却不正面回答,只催促道:

“你先让他回来。我有事儿要说。”

独孤墨宝只好将第五长泽也喊了回来。

“干嘛呢?那几个娃娃我正教的好好的呢”

第五长泽正说着,瞧见两人神色不对,声音戛然而止。

这这什么情况?

三人相识相处多年,对彼此都十分了解。

如今这氛围,实在是太过罕见。

——绝对是出事儿了!

尤其是蓝潇,脸上像是结了一层冰一样。

这表情放在大宝脸上很正常,但是放在他这,可就太诡异了。

独孤墨宝道:

“现在人都到齐了,到底怎么了,可以说了吧?”

蓝潇抬了抬下巴,却是冲着第五长泽开了口。

“你先看着大宝。”

二人对视一眼,皆是一脸茫然。

“到底怎——”

“玥儿丫头换了个身体,你们可知道是为何?”

二人皆是皱起眉头。

他们一直以为这是和她失去记忆有关,所以从没有问过。

蓝潇深吸口气,一字一句道:

”这是因为,丫头之前是 fen身亡了——是天令皇朝那几个贱人谋权篡位,趁玥儿丫头失忆,将她逼到了死路!而她现在,也的的确确不是上官玥,而是——楚流玥!”

之前她自称楚流玥的时候,他们都没太当回事儿,还以为她只是出于戒备,没有说出真实姓名。

谁知竟然是这么个情况!

这消息实在是太过让人惊憾,独孤墨宝和第五长泽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你、你在说什么?“

那丫头冰雪聪明,而且实力强悍,在天令皇朝几乎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可能

他们所在的大荒泽,虽然也属于天令皇朝的地盘,但实际上他们几人几乎从未将天令皇朝放在眼里。

也因此,他们对那边的情况也不怎么关注,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

更何况,在他们眼里,只有那丫欺负别人的份儿,哪儿可能有人将她陷害致死!?

独孤墨宝忽然问道:

“你再说一遍,害她的都是谁?“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语气也非常平静。

但第五长泽和蓝潇却都是齐齐心中一寒!

他这样子,实在是太可怖了

“大宝你先冷静”

蓝潇劝道。

“我很冷静。“

独孤墨宝打断他的话。

“我再问你一遍,都有谁。”

西陵。

距离上官婉和江羽丞的大婚之日,只剩下了四天。

这一天,也是夏侯玉树去到江府下聘礼的日子。

原本他们是不打算这么早的,毕竟谁也不想和上官婉江羽丞的大日子撞上。

但江府这边主动要求他们先下聘礼,等那两人的婚事忙完之后,再忙夏侯玉树和江羽织的婚事。

夏侯府便也照做了。

夏侯荣也跟着一起来了。

按理说,原是不需要他一起的。

但他知道江羽丞要的是九霄回元丹,只好亲自带着东西过来。

这样,一方面是为了安全,另一方面也能显示出夏侯府对这婚事的看重。

一抬抬的聘礼都被送入了江府。

而前厅,两家人正坐在一起,一副其乐融融相谈甚欢的样子。

聊了一会儿之后,夏侯荣便提出,有些事情要与江羽丞私下商量。

众人还以为他们二人是要商议朝中之事,便任由二人去了书房。

进入房间之后,夏侯荣便将黑漆木盒取出,递了过去。

”东西就在这了。希望大公子能够遵守之前的约定。”

江羽丞嘴角掀起一抹笑,伸出手将东西接了来。

“这是自然——”

忽然,他面色一变:

”这东西被人动过!?“16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