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本宫没疯!本宫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她冷冷的看着江羽丞。

“你以为我们大婚在即,你就有权利掌管本宫的一切?江羽丞,别忘了你的身份!“

他再怎样,也不过是一个世家子弟罢了,要不是靠着和她的婚约,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一切?

要知道,再过几天,她就要正式登基为帝了。

到时候,江羽丞更是低她一等!

他竟然还敢在她面前如此叫嚣?

江羽丞气极反笑。

看来上官婉真是被尚未到来的地位和权利冲昏头脑了。

军权不在她的手中,就算皇权在握,也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

何况,她根基不牢,能不能守住这个位置都难说。

没有他,她能有今日?

他本来懒得和她争辩这些,毕竟上官婉没脑子,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

当初就是看着她好控制,他才选了她。

可是没想到,现在她竟是变得如此疯狂!

江羽丞目光森森:

“西陵城中失踪的人已经够多了,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我不希望再听到这种消息,懂吗?“

然而,面对江羽丞的再三警告,上官婉却丝毫不放在心上。

她嗤笑一身,转过身去,动作悠闲的将自己头上精致华美的步摇取下。

“我就知道你是为了这事儿来的,不过实在是没必要。不过就是丢了几个弟子罢了,时至今日也没人找到任何线索,以后也不会有人觉察到底是谁做的,你担心什么?”

她并不避讳江羽丞猜到这事情是自己做的。

反正两人一起做过了太多不可告人的事情,都握着对方的把柄,除非江羽丞想要鱼死网破,否则,他就一定要站在她这边!

看上官婉如此有恃无恐,江羽丞眉头紧皱,胸中怒火更甚。

为了能恢复实力,上官婉的确是已经疯了!

她甚至根本不顾及在这种时候发生这种事情,会给他们造成多大的影响!

现如今,她脑子里只有她自己了!

“再说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两个人好。你也不想大婚当日,我连那权杖都拿不起来吧?”

上官婉瞥了他一眼。

那可是天令帝王身份的象征!

若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失败,那她以后可就是彻底完了!

连带着江羽丞也是如此!

他总不能再找第三位公主联姻!

江羽丞牙关紧咬,最终只吐出了一句话:

“吃完记得擦干净嘴!”

说完,便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

上官婉不以为然的嗤笑一声,扭头对镜梳妆。

眼底深处,渐渐有一丝血色弥漫开来,森冷阴毒,但却转瞬即逝。

......

江羽丞离开华阳殿之后,满心怒火无从发泄,本想直接离宫。

但想到如今陛下尚未醒来,便又压着火去了清风殿。

结果正好遇见了左明希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江羽丞有些奇怪。

算算日子,今天似乎不应该是左明希轮值吧?

他走上前:

“左大人。“

左明希抬头一看,见是江羽丞,愣怔片刻,便笑着行礼。

“大公子。“

江羽丞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问道:

“左大人今天不是应该在家休息吗,怎么又来了宫里?您的随从怎么也不在?”

左明希来,极少孤身一人。

左明希笑了笑,拱手笑道:

“今日的确不应该是微臣前来,只是微臣前一日忽然在一本古书之中寻了法子,想看看对陛下是否有效,便又来看了看。还望大公子千万别见怪才是。”

江羽丞了然的点点头:

“哪里。左大人对陛下如此尽心尽力,本应夸赞,何来怪罪?那...陛下的情况,可有好转?“

左明希顿了顿:

“其实陛下身体内的毒素基本上清理的差不多了,按理说不日便可苏醒过来了,只是——“

”只是什么?“

听到陛下有可能清醒,江羽丞顿时眼前一亮,连忙追问。

“只是,陛下之前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竟似乎并不愿意醒来。所以才会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什么进展。若是能请和陛下关系亲近的人来,与陛下说说话,或许能将陛下唤醒,也说不定...”

江羽丞心思微动。

“哦?那依左大人看,应该请谁来最合适呢?“

左明希神色为难。

“这...这...”

外面的人不知,可这皇宫里面的人,却都清清楚楚。

清风殿被严加看管,任何人都不得随意靠近,即便是几位年纪尚幼的皇子公子,也未曾被允许进入这里。

何况其他人?

说来说去,只有三公主上官婉最合适了。

江羽丞如何想不到?

他神色微敛:

“也就是说,若是请三公主来,那么陛下很有可能醒来?”

左明希连忙低头:

“您和殿下大婚在即,只怕这时间——”

“这事情本公子自会和她说,左大人只管帮陛下调理好身体就行了。若是陛下当真能醒来,你功不可没。”

左明希连连道谢,又道:

“大公子,之前陛下的身体时好时坏,三公主一直对照顾陛下的人心有怀疑,甚至包括那二位...所以这事您看...”

“放心,本公子心中有数。陛下未曾醒来之前,尽量不让此事张扬出去。“

江羽丞淡声道。

左明希这才松了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陛下能醒来,我等也就安心了...那,若是无事,微臣就先告辞了。“

江羽丞点点头,便让左明希离开了。

人走了以后,江羽丞又亲自进入屋子里查看了一番。

一切果然和左明希说的都差不多。

他在心里盘算了一阵,最终还是回了华阳殿,和上官婉说了这件事。

上官婉其实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被江羽丞催的没办法,只得敷衍的应了。

反正在她看来,父皇是否清醒,对她而言影响并不是很大。

因为无论如何,她都会成为站在最顶端的那一个!

江羽丞知道上官婉心中所想,本想多说两句,最后还是罢了。

有些事情,不需要告诉她。

只要陛下醒来,那么...

后面的事情,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