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寒冷冷道:

“你自己知道为什么。”

以前的简风迟,一直热衷于和殿下作对,隔三差五的就要去找点麻烦。

甚至曾经有几次,他为了帮上官婉出头,还和殿下闹腾过。

桩桩件件,哪个值得人信任?

对着简风迟这张脸,七寒实在是无法完全摒除心中芥蒂。

他刚刚说那些话,还是看在水柳儿主动坦诚的面子上。

简风迟一噎,自觉心虚,有些头疼。

扇子一合,用扇柄抵住了太阳穴,一声长叹。

“哎呀...人总是有看走眼的时候啊是不是...再说了,以前我虽然总是和帝姬唱反调,但实际上却从未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她对我如何,我心里还是有数的。你真当本公子是白眼狼不成?“

这话简风迟说的是真心实意。

别的不论,单单是上官玥愿意将那么多孤本借给他看,他心里就一直十分感激。

要知道,对于任何一个天医而言,这些东西都是无价之宝。

一般人连个品级高点的药方,都不愿意分享给别人看,甚至有的师父教徒弟,也会自留一手,生怕自己被超过。

但上官玥却似乎从未有过这样的顾虑。

只要简风迟开口,她基本上都会答允,毫不吝啬的将那些孤本借给他。

简风迟虽然放浪,可也知道自己欠了上官玥多少人情。

他之所以一直和上官玥闹矛盾,其实说来话长。

简风迟小时候就展露出了在天医之上的惊人天赋。

那时候,不知多少人都说他是整个西陵的第一天才。

他自己天性骄傲,也一直是这般认为的。

可是后来上官玥出生了。

她的出现,对西陵,不,对所有天令皇朝那些所谓的“天才”,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她像是一轮皎月,熠熠生辉,其他人无论多么出色,和她比起来,都会像是月亮旁边的星点,逊色三分。

简风迟也在这一行列。

他从天医的第一天才,变成了第二天才。

那时候年少气盛,简风迟就经常跑到宫里去找上官玥,要分个高下。

若是他输了,就回去拼命修炼,卷土重来。

若是他赢了...

嗯,他没有赢过。

想起这个,简风迟还是满心幽怨。

这谁顶得住啊?

别人是早早就认了命,知道上官玥那样的存在,属于难以望其项背的存在。

他不信。

结果越来越惨,几乎要自闭了。

最后还是上官玥主动开口,说自己是看的书多所以比较占优势,主动选了基本古籍借给了简风迟,让他去看。

简风迟一开始不愿意接受,后来还是被打击的不行了,终于决定忍辱负重,开始看她给的书。

看了以后再去比。

这之后,情况好转了很多——他终于能偶尔和上官玥打个平手了。

于是渐渐地,简风迟就形成了这个习惯。

尽管他从未主动开口说过,可他心里的确是对上官玥十分感激的。

谁知后来竟然发生了那些事情...

“要是本公子真的想针对你们,直接将这事情告诉江羽丞就行了,何必费尽心思带你来这里?”

简风迟觉得自己很冤。

想来想去,大概这是以前欠了她的,现在开始还了。

水柳儿在一旁也帮着说道:

“七寒,不瞒你说,当初帝姬出事之后,还是简风迟找到了我,说请我帮忙,一起调查帝姬的死因。“

听到这,七寒终于诧异的看了简风迟一眼。

倒是没想到他会做这种事。

水柳儿继续道:

”现在你可能对我们两个还不是非常信得过,我们也都能理解,但我们今日所说,都是真话。帝姬死的不明不白,我们是一定要为她查明真相的!若是你不嫌弃,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们联手,如何?“

七寒皱了皱眉头,有些为难。

殿下还活着的事情,他们显然并不知道。

可是毫无疑问,若是有了他们的帮忙,很多事情的确会方便许多。

水柳儿在春风楼,什么形形色色的人物没见过,尤其是西陵城中的那些权贵,只要来到这里,她就多少能套出点话来。

谁会防备一个这样出身卑贱柔弱如蒲柳的女子?

而简风迟就更不用说了。

身份尊贵,性格张扬,在西陵城几乎都是横着走的。

他要做什么,也基本上无人多管。

房间之内有了短暂的安静。

而后,简风迟终于道:

“若是我说,我已经查到当初是谁给陛下下的毒,你可否答应合作?”

七寒骤然抬眸:

“你说什么!?”

简风迟笑了笑,伸出手,蘸取了旁边茶杯中的水,在小桌案之上写了一个名字。

七寒看的清清楚楚!

简风迟手中火焰烧起,那上面的水渍便顷刻干涸!

“对了,忘了告诉你,其实帝姬那边,应该也是这个人动的手。“

七寒咬着牙,神色紧绷:

“你...你怎么确定的?可有证据?“

简风迟眸子眨了眨,笑的意味深长。

“自然是...陛下亲自告诉我的。”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