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些婆娑莲全部出现之后,忽然有无数光点从天空坠落而下,随后形成了一层淡淡的光幕。

那光幕将整个镜湖氛围了两半,这半边一切如旧,水波平静,而另一半,却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雾,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就连那一簇簇的婆娑莲,也仿佛变得遥远了许多。

从楚流玥等人所在的位置看去,已经只能看到那光幕上映出的模糊的影子。

如果再有人来,只怕也是很难认出那后面的是婆娑莲。

“这是什么情况...”

雷老四一脸茫然的挠了挠头,下意识看向秦衣,却见秦衣也是眉头轻蹙。

他们二人在幻雾森林看守了将近两年的时间,除了赤月沙漠基本上没怎么去过,其他地方其实都算是比较了解。

这镜湖他们也来过不下数十次,可却也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

楚流玥目光沉凝的看着这一幕。

不知为何,她直觉这像是有人将那些婆娑莲都围护了起来。

只是不知到底是谁有着如此通天的手段...

这可是珍贵至极的婆娑莲啊!

寻常人终其一生可能也未必能见一次,然而在这里,却是有着这么多!

她屏住呼吸,看向了那一层薄薄的光幕。

上面似乎泛着星星点点的金色,但转瞬即逝,看不清晰。

如果这些婆娑莲真的是为一个人所有,那么...为何对方又让她取走了一朵?

楚流玥压下心中的诸多疑惑。

“看样子剩下的是不能随意取用了,咱们就先走吧!”

话已出口,其他几人都表示了同意。

这婆娑莲虽然极其珍贵,可这样的场景也的确是有些太惊人了。

安全起见,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反正楚流玥已经成功带回了了一朵,要更多的就太贪心了。

叶冉冉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感叹道:

“咱们终于可以回去了!“

楚流玥略作停顿。

“对了,有件事情我还没有告诉你们——我暂时,可能还不能和你们一起回去。”

话一出口,几人都十分惊讶。

“不和我们一起回去?为什么呀?难道流玥你在这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吗?”叶冉冉脸上的欢喜兴奋之色迅速褪去,眼中涌上一丝失望。

她上前一步,皱着一张圆乎乎的小脸,巴巴问道。

”要是还有什么麻烦没解决的话,我们在这里陪你好不好?“

她都已经在心里幻想过好多次,和流玥他们一起回冲虚阁的场景了。

阁主他们不知道这边的情况,说不定都以为流玥出事儿了。

若是他们能一起回去,阁主等人肯定会特别惊喜的!

楚流玥迟疑片刻。

那几人只说让她出去之后前往赤月沙漠,倒是没提到其他人是否可以...

但他们和她丢失的那部分记忆有关,更关键的是,是上官玥的记忆!

这一层身份,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暴露的。

她轻轻摇了摇头。

“只是一些小事,我自己就能解决。咱们这么多人都没回去,师父他们一定万分担心,你们先回去,让他们安心。我很快就回去。”

但这话,显然不能让这几人放心。

一直沉默的羌晚舟忽然道:

“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冷淡,却透着几分执拗。

牧红鱼点点头:

“是啊!流玥,这么多天我们都等了,也不差这最后的一段时间了,不是吗?咱们在一起,总归是多一点照应不是?“

经历过先前那一场,她们都是心有余悸。

楚流玥能安全逃过一劫,可是大荒泽这种地方危险重重,谁能保证最后一定可以安全归来?

终归是不放心的。

楚流玥心里何尝不知他们的担忧?

眼看几个人是不太能劝得动了,楚流玥沉思片刻。

“既然这样...那你们先随我来——”

秦衣忽然问道:

“是要去哪儿?“

楚流玥抿了抿唇,抬眸看向赤月沙漠的方向。

“那儿!”

......

春风楼。

房间之内一片寂静。

七寒没想到水柳儿竟是这般坦诚,直接承认九霄回元丹是在她那里。

这东西之珍贵自不必说,天令皇朝的任何一个人得到它,只怕都不敢说出半个字来。

然而水柳儿却是这般直接的说了...

“那日的人,的确是我。”

七寒沉默片刻,终于点头。

水柳儿原本有些紧张的神色,顿时缓和了许多。

七寒既然敢这么说,就证明已经愿意放下戒心和他们交流。

这样的话,自然方便许多。

“你为何要去偷那东西?”七寒继续问道。

水柳儿笑了一声:

“其实这件事情,说来也是巧合。我一早就打算做这件事的,只是没想到那天晚上,正好你也在。”

说着,她有些好奇的问道:

“对了,你也是奔着那东西去的吗?”

七寒摇头。

“不是。”

他是因为早对夏侯荣有些怀疑,所以才开始着手调查他。

实际上,这段时间,他几乎一有空就会潜入夏侯府。

功夫不负有心人,那天终于让他听到了该听的!

只是当时因为太过震惊与愤怒,他一时疏忽,才发出了响动。

结果无心插柳,到时正巧帮了水柳儿的忙。

原本他是想等殿下回来之后再开始做这些事情的,毕竟他的身份太过敏感,方方面面都要小心行事。

可殿下迟迟未归,而上官婉和江羽丞的大婚日子已经越来越近!

思虑良久,他便大胆的决定先自行调查!

好在,总算是有所得!

水柳儿想起当时夏侯荣说的那些话,脸上笑容微敛。

十三玥当初被调虎离山,夏侯荣在其中起着重要作用。

“我之前去夏侯府踩点的时候,正巧遇上了你。你应该是早就知道夏侯荣背叛了殿下吧?“

七寒脸上涌上一层寒色。

“不错。那老东西背信弃义,为了一己之私背叛殿下,其罪当诛!”

“证据你可拿到了?“水柳儿记得清楚,当时夏侯荣还提到了伪造的文书等等,“另外一人是谁,你可知晓?”

七寒张了张嘴,却没出声,余光一扫,便看向了简风迟。

简风迟失笑,斜靠在榻上,骨扇摇动,懒懒笑道:“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信不过本公子?“16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