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寒语调平静:

“我不过是一个送信的小人物,和简公子从未有过交集。不过我在西陵城中数年,倒的确是见过简公子几次。没想到,简公子竟然还记得我?“

简风迟堪称西陵一霸,见过他的人不在少数。

哪怕是没亲眼见过,也必定听过关于他的不少传闻。

尤其是他那双冰魄一般的蓝色眸子,是龙牙山简家的标志,谁人不知?

简风迟却是眯了眯眼睛,笑了。

“本公子说的,可不是这个意思。”

“请恕小的愚笨,不知简公子这话,到底是何意。若有什么,还请简公子明示。”

七寒心里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但面上没有半分慌张之色,只是依旧神色如常的问着。

到底是十三玥,若是这都扛不住,那也未免太废柴了。

简风迟双手抱臂,一手轻轻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嘴边的笑意更深。

“也不知道为何,本公子一见你,就觉得你十分熟悉。似乎是认识的。“

“简公子说笑了,我等身份卑贱,怎么会有机会与您相识?”

“是啊,本公子又从不需要往天幕界之外送信,和你们从未打过交道你和我一个故人很像。”

简风迟剑眉微挑。

“他的名字里,也带着一个’七‘字,你说巧不巧?”

七寒瞳孔微缩。

他自问如今已经算得上是改头换面,即便是江羽丞站在这,都不可能认得出来。

但简风迟可以。

因为简风迟比江羽丞更了熟悉十三玥!

尤其是七寒。

简风迟以前总是和上官玥过不去,有事儿没事儿都喜欢去找点麻烦。

每每到了这时候,七寒都会冲上去和他较量一番。

七寒的修炼等级是高于简风迟的,奈何简风迟是天医,偶尔还会用药。

二人各有胜负,基本上算是平手。

而他们彼此之间,自然也就更加了解。

七寒虽然脸上永远都是冷冰冰的,但对上官玥忠心耿耿。

每次遇到和上官玥有关的事情,他都毫无保留。

他有一腔孤勇与热血,全部都献给了追随的那一个人!

也正因这性子,当时他们赶回西陵,看到皇室宗祠燃烧起的大火的时候,他不顾任何人的阻拦,冲了进去,最后将容貌烧毁!

如今再见简风迟,他会猜出来,其实也在预料之中。

可这个时候,并不是暴露身份的好时机。

“简公子到底想说什么?”

七寒皱了皱眉。

看二人在这边一直说着什么,两名守卫也忍不住时不时的朝着这边看来。

简风迟倏尔一笑: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甚是合本公子的眼缘罢了!”

七寒一愣。

简风迟这样子,分明是已经确认了他的身份,但却又为何帮他掩饰

简风迟忽然扔过来一个沉甸甸的袋子,七寒一把接住。

“这是一千白晶币,你今日帮本公子做一件事,这钱就都是你的了。”

七寒更加奇怪,但还是问道:

“简公子要小的做什么?”

简风迟眨了眨眼:

“本公子要去春风楼,你随本公子一同前往。“

七寒万万没想到,简风迟花这么些钱,就是为了让他跟着一起去一趟春风楼。

直到二人来到了春风楼的大门口,七寒才确定,简风迟并不是和自己开玩笑。

“走啊!”

看七寒站在门口,眸色一言难尽的样子,简风迟心里一阵狂笑。

这要是放在以前,七寒铁定直接和他打起来了!

可惜现在大庭广众,迫于身份限制,他只能乖乖的听自己差遣。

七寒的声音冷了好几度,周身气息冰寒,似乎能冻死人。

“简公子,这种玩笑就不必开了吧?您到底想做什么,尽管直说就是。”

简风迟看他双脚像是钉死在了地上,死活不肯往前迈出一步,差点没直接笑出声。

“这春风楼乃是西陵无数男人心向往之的地方,怎么秦七你好像反而如避蛇蝎?有什么事儿,等你跟着本公子进去,自然是知道了。“

七寒紧绷着脸。

要不是担心简风迟会将他的身份泄露出去,他是绝对不会如此容忍他放肆的!

可是,让他进入这种地方,对他而言的确是如同上刑。

此时,楼里的张妈妈已经看见了简风迟的身影,连忙出来迎接,笑的花枝乱颤。

“哟,这不是简大公子吗?您可是有段时间没来了啊!姑娘们可都念叨您呢!“

七寒脸上露出一丝鄙夷之色。

西陵城中,谁不知道这春风楼简直就是简风迟的第二个家。

他在这住的时间,比在龙牙山的时间还长呢!

偏偏简风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天天乐呵呵的,一副醉生梦死流连花丛的享受模样。

简风迟不回头也知道七寒在用什么眼神看着自己。

唰——

他打开折扇,笑的是一个风流潇洒。

“本公子对小柳儿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不是就来了?“

张妈妈是何等有眼色之人,刚才在里面的时候,就瞧见简风迟一直和身后青年说着话,而且看起来还是相熟的。

所以,招呼了简风迟之后,张妈妈立刻便殷切的笑着走向了七寒。

“哎哟,这位公子当真是一表人才,怎的之前都没见过?今天是第一次来咱们春风楼吧?”

七寒迅速避开了张妈妈的动作,身上的气息更是冷了几分。

张妈妈的动作落了空,一时有些尴尬,下意识的看向了简风迟。

“哈哈,张妈妈,这位是我的朋友,不过今天他是跟着我来的,一切有本公子在,不用你们操心。去请小柳儿过来,其他的都不用伺候。”

张妈妈看简风迟对这个青年如此维护,态度越发客气,连连笑道:

“是是!二位里面请!”

说完,便立刻小跑着去找水柳儿了。

听到水柳儿的名字,七寒眸色微动。

简风迟扬了扬下巴。

“走吧!”

七寒停顿片刻,终于抬脚跟着走了进去。

二人来到了简风迟的包厢。

此时正是白天,春风楼的人本就不多,加上简风迟来这里是再寻常不过,所以倒是没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另外,或许是因为之前简风迟已经有了交待,之后也一直没什么人过来打扰。

房间之内,一片安静。

简风迟懒散的靠在了小榻之上,唇边扬起一抹邪笑。

“许久不见,七寒。”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