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入,辛荔园中的众人见到江羽丞,纷纷恭敬行礼。

江羽丞并未过多理会,径直去了千景园。

侍卫们见到他来,齐声道:

“见过大公子!”

在古琴被偷之后,江羽丞又往这边调了不少人,严加看管。

所以现在,这里四面八方明里暗里,都是重重守卫。

但江羽丞,自从那天古琴被人盗走后,就再没来过。

他站在湖边,看了琴房一眼。

“最近可有异常?”

侍卫道:

“回大公子话,并无。“

江羽丞挥了挥手,就让他们退下,自己朝着琴房走去。

其实他大概也猜到了这情况。

这琴房之内,最重要的东西,就是那古琴。

对方既然已经将其偷走,那么大概率是不会再来了。

只是...到底是谁,会对这一把古琴感兴趣?

它虽然珍贵,可也不过是一把琴罢了。

而且,那琴的模样十分特殊,呈凤尾状,故而又叫做凤尾琴。

几乎所有天令皇朝的人都知道,那是帝姬最心爱的一把琴。

所有,从这方面来看,那人是绝对不可能将古琴卖出的。甚至,连拿出来给人看都不敢。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将那一把古琴据为己有么?

江羽丞想不通。

而且无论他怎么回忆,都想不出当时那人一星半点的特点。

他曾经怀疑是牧红鱼,可气息又好像有些不同...

......

龙牙山。

简风迟今日悠闲,便打算下山。

刚刚走到山脚,就看到一个面容普通的青年男人正在门口,和守卫说着什么。

简风迟本来没怎么在意,正要走过去,却隐约听到了牧红鱼的名字。

他脚步一顿,看了过去:

“怎么回事儿?”

守卫见是他,连忙恭敬的行了一礼,道:

“少主,这人是来送信的。他说是牧红鱼家人寄了信来,我们说牧红鱼如今不在山上,可以先将这封信收下,将来转交。但他不肯,这才...”

简风迟看向那送信的男人。

“你叫什么名字?“

简风迟一边问着,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

此人看起来十分普通,一张脸放在人群中,转眼就能忘记。

不过,这人的眼神,却是清冽坚毅,看起来不似是寻常人。

最关键的是,这人给他一种似有若无的熟悉感。

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一般。

“在下秦七,之前也曾帮牧红鱼小姐送过信。只是当时,见的是楚流玥小姐。“

七寒没想到竟然在这个当口遇到了简风迟。

当初他们和简风迟,可是没少打过交道。

要不是身上的气息已经靠着小八的丹药改变,这一见,只怕就要被简风迟认出身份来。

心中虽然这般想着,但七寒的表情却是十分淡定。

简风迟闻言,立刻便信了几分。

他记得清楚,当初牧红鱼父母来的那一封信,的确是楚流玥帮忙拿来的。

西陵城中专门帮人来往天幕界送心传消息的人,想必眼前这个秦七就是如此了。

“我是简风迟,红鱼现在的确还没有回来,她的信便由我亲自来保管,将来转交给她,如何?”

简风迟嘴角噙着笑。

“其他人你不放心也很正常,不过,你应该知道,当初红鱼是本公子赎回来的吧?她的东西,交给本公子,似乎...也是理所应当?“

整个西陵城的人都知道,简风迟曾经豪掷六百万白晶币,拍下拥有虚元之体的牧红鱼!

按照天令皇朝的律法,牧红鱼是简风迟的奴隶,而她的一切,自然也都算是简风迟的。

这一封信,没有人比简风迟更有资格拿着。

简风迟平日里并不喜欢提这件事,也一直没有以主人的身份自居。

甚至,整个龙牙山上的人,都是平等看待牧红鱼的,并未因为她的身份就看低她一等。

只是此时,简风迟很清楚,想要拿到这封信,搬出这一套说辞是最有用的。

果然,对面的男人犹豫了片刻,便取出了一封信,递了过来。

“那就请简公子好好保管,将来见到她,务必第一时间转交。”

简风迟伸出手,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夹,便将信拿了过来,轻笑道:

“这是自然。”

七寒犹豫了一下,又道:

“另外,若是您见到了楚流玥小姐,请务必将这封信也给她一看。”

简风迟愣了一下。

“哦?这是为何?“

七寒顿了顿:

“因为...楚流玥小姐之前家中也曾按时寄信过来,但最近却是没了什么消息,不知是否出了什么情况。牧红鱼小姐与她是旧相识,或许信中会有提及,也说不定。”

简风迟眯了眯眼:

“...看不出来,你对流玥的事情,好像还挺关心的?”

“流玥小姐是我们的常客,而且出手阔绰,我们自然会多加关注。”

七寒神色不变,解释了一句。

简风迟不置可否。

做这一行当的,只要给的钱多,办事的效率往往也就更快。

楚流玥对他们出手大方,也很正常。

毕竟她已经来西陵几个月了,一直没回曜辰,和家人联系的唯一办法,就是这个。

“信已经送到,若是没什么事儿的话,那小的就先告辞了。“

说完,七寒便干脆的转身离开。

原本他是不想说那么多的,但是殿下自从去了大荒泽,就一直没有回来。

他这边怎么都联系不上她,而西陵城中各种谣言又甚嚣尘上,他心中难免担心。

简风迟垂眸看了一眼,信封上的确写着牧红鱼亲启。

这字迹...他认得,和之前那封信是一模一样的。

确认是牧红鱼的信不错。

只是那个秦七...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简风迟将信收了起来,抬眸看去。

瞧着秦七的背影,怎么都觉得有股莫名的熟悉...

忽然,他脑海之中闪过一道白光!

“等等!”

七寒站定,回头看来。

“简公子还有事儿?”

简风迟追上前几步,在秦七的面前站定。

“你...”

简风迟喉咙有些发紧,双眼紧紧盯着面前的青年。

这张脸是陌生的。

这声音也是陌生的。

可是这眼神...

七寒似有所觉,袖中的手缓缓收紧。

简风迟一字一句道:

“我们之前,是不是曾经见过?”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