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尉迟松忽然提到十三玥,江羽丞一愣,旋即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但也只是一瞬,他的神色便很快恢复如常。



“尚未。”



江羽丞摇摇头。



“您也知道,十三玥各个手段非凡,实力超绝,想要找到他们,是极难的。”



那时候,他们用尽手段将十三玥全部调离西陵,才对上官玥下的手。



其实当时十三玥已经觉察到了不对,所以全速赶回。



但他们回到西陵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几乎已经将皇室宗祠彻底包围的熊熊大火。



再之后不久,那十三个人全部回到了西陵。



他们对上官玥的死抱有怀疑,立刻便要开始着手调查。



首当其冲的,就是江羽丞!



所以,江羽丞当机立断,反杀一招,直接对外公布,说十三玥通敌叛主,其罪当诛!



当日,他便直接下达了追杀令!



十三玥是厉害,随便哪个拎出来都是顶尖儿的人物。



但彼时西陵城基本上已经全在江羽丞的掌控之中,又在各方面都占尽先机,最关键的是——黑骑军的军权,也被他握在了手中!



这种情况下,十三玥根本不可能是江羽丞的对手,便各自逃亡,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今想想,也已经快两年的时间了。



这期间,江羽丞也曾几次三番的命人仔细找寻,可是始终没有什么进展。



他很清楚,能躲避这么长时间,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已经离开了天令皇朝,去往了天幕界之外!



那样的话,能找到他们的几率就更小了。



虽然嘴上很少提,但其实十三玥逃亡在外,一直是江羽丞心中的一个隐忧。



因为这十三个人,和其他跟随上官玥的人还大不相同。



——他们只效忠于上官玥!



甚至连当今陛下的命令,如果没有上官玥的指令,他们也是毫不理会的!



他们都只有私卫这一个身份,所以除此之外无牵无挂。



为了楚流玥,他们能毫无顾忌的反过天去!



其他人或许还能用权利或者利益钳制,这些人却是完全不能的。



“尉迟阁主怎么忽然提起这个来,难道是有什么消息吗?”



江羽丞试探性的问道。



尉迟松却摇头。



“老夫只是看到这齐大河背叛于你,心中有感,忽然想起了这件事而已。当初这齐大河能随你一同前往南疆,想必也是深受你的器重的,谁知最后竟然会沦落到这般地步...可见这世上,人心难料啊!有时候你对他全然信任,却不知他会反手给你一刀!“



江羽丞的脸色有了片刻的僵硬。



“...尉迟阁主说的是...”



“这种人,得手之后,或许张狂得意,但终有一天,报应迟早是会来的。江大公子,你说,是不是?“



江羽丞脸上的表情有些挂不住。



这样的话在他听来实在是太过刺耳。



他仔细的看着尉迟松的脸,一瞬间甚至怀疑他是在说自己。



可尉迟松容色平静,什么都看不出来。



最后,江羽丞自觉尴尬,便主动告辞。



“既然人已经带到,剩下的就全都交给您处置,我便不继续打扰了。”



尉迟松也并未过多挽留,就这么让他离开了。



江羽丞走了以后,尉迟松将大门关上,走到齐大河身旁。



他手中银光一闪,便将齐大河手腕上的绳索切断。



齐大河的手腕上有着深深的勒痕,但这点皮肉伤,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因为他身上新伤旧伤叠加,数都数不清,如今基本上只剩下了半条命。



尉迟松帮他把了一下脉,眉头逐渐拧起。



齐大河的身体状况的确十分糟糕。



内有混元砂反噬,外有各种伤痛折磨...



能活到现在,不过是江羽丞故意让他吊着一口气,要将他送来给尉迟松交差罢了。



实际上,齐大河现在这样,基本上也活不过半个月了。



而这半个月,他神志昏迷,脑子糊涂,谁也问不出半个字来!



尉迟松取出一颗丹药,给他喂了下去,随后叫来了两个弟子,只说这人身份十分重要,叮嘱务必好好照料。



既然阁主都这么说了,下面的人自然是照做,小心翼翼的将齐大河带下去了。



冲虚阁之中的绝大多数弟子都是天医,这种事情是最擅长的。



另一边,尉迟松则是开始亲自帮齐大河炼药。



众人看到这般阵仗,都是十分吃惊。



这齐大河是江羽丞带来的,也不知是什么身份,瞧着都已经半死不活了,阁主居然打算费大力气将人救回来?



好奇归好奇,对于阁主的命令,众人还是老老实实的照做。



于是,齐大河就这么在冲虚阁安置了下来。



......



江羽丞离开冲虚阁之后,就打算回江府。



解决了在心头悬了多日的事情,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反正人他是送过去了,而且证据确凿,无可抵赖!



尉迟松就算是不信也得信!



齐大河将死,就算是还能活几天,脑子也已经坏了,什么都不可能问出来。



尉迟松就算对此事还存疑,也再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来找他的麻烦了。



这么些日子以来,总算是有了一件舒心的事儿,江羽丞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只是,想到齐大河,他就不可避免的想起之前的夏木。



那个人...就像是忽然消失了一般,无影无踪!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整个西陵都被他翻了一遍,也还是没能找到其人。



好像那一天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幻梦一般。



可他的小腹之上,至今仍然留着一道伤疤,时时刻刻提醒着他,那一天曾经遭受过的屈辱!



走着走着,江羽丞逐渐觉察到有一丝不对。



好像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他!



江羽丞脚步一顿,回头看去。



但却并未发现任何人影。



而那一道若有若无的视线,也随之消失。



江羽丞皱了皱眉,又转身继续朝前走去。



他集中精神,但那种被窥视的感觉,竟是再没出现。



难道真的是他的幻觉...



又过了一段时间,江羽丞忽然发现,自己竟是不知不觉来到了辛荔园。



想起那被偷的古琴,江羽丞犹豫片刻,还是抬脚走了进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