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羽丞的意思,就是这边所有的东西,都还用之前的。



所谓之前的,自然是他和帝姬要大婚的时候准备的那些。



而且,因为帝姬大婚的等级更高,所以他这边反而还得拿掉不少东西,才能算的上是公主礼制。



三公主的意思,是不想用帝姬殿下的东西,以免触景生情。



而他明明已经将这意思转达给了江羽丞,可江羽丞还是直接这么做了决定。



往好了说,他这是迫于时间紧迫,为大家减轻压力。



往不好了说...他这根本就是置三公主的心思于不顾。



若江羽丞真的对三公主有心,肯定不会选择这么做的。



这一场大婚典礼,同时也会是三公主的登基典礼。



到时候必定是万众瞩目!



到时候,典礼上的一切,都有可能成为整个天令皇朝的谈资。



所以,一切都必须小心谨慎至极!



按理说,江羽丞应该对这些格外在意。



可没想到他的态度居然如此敷衍...



想当初,两年前筹备帝姬大婚的时候,江府这边的一切东西,可都是江羽丞亲自一一过目的啊...



宇文崴神色变换,最终归于平静。



他收回视线,转身带着二人离开。



“走吧,咱们的时间可紧着呢。“



......



江羽丞的确是没有将大婚的事情放在心上。



甚至他连多想一想都不愿意。



因为只要一想到这个,他就会不可避免的记起上官婉那张伤痕累累的脸,以及满是怨怼阴毒的神色。



江羽丞早就知道她是个什么性子,但以前她还没有这么过分,所以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不过于计较。



但是现在...



上官婉变得敏感非常,经常神经质一样的发脾气。



一次又一次,早已经将他心里那点不多的喜欢给消磨干净了。



若不是为了...



他又怎么会选择和她大婚?



江羽丞脸色越发的冷,独自一人朝着江府的一个偏僻角落走去。



这是一个已经荒废的院子,看起来冷冷清清,门口的杂草都无人清理。



江羽丞却是脚步不停,径直超前走去,推开了大门。



门内,有两个侍卫分立左右。



见来人是江羽丞,二人齐齐行礼:



“见过大公子!”



江羽丞点点头:



“最近他怎么样了?”



其中一人恭敬道:



“一开始有些不老实,但现在已经听话了。大公子是要亲自去见他吗?“



听到江羽丞淡淡的“嗯”了一声,那侍卫连忙在前面带路。



“大公子这边请。”



二人一同朝着里面的房间走去。



若是此时有人闯入这里,便会觉察到,这看似荒凉的院子里面,其实藏着好几道隐晦气息。



一般人轻易闯不进来。



因为——这其实是江羽丞关人的地方!



江府的人也都知道这是江羽丞的地盘,从不会擅自来此。



江羽丞随着那侍卫一同走向了其中一个房间。



......



吱呀一声,大门被缓缓打开。



江羽丞抬脚走了进去,侍卫则是贴心的将门重新合上,并且在外面安静等候。



这个房间不大,各处都落了灰尘,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无人来过。



江羽丞脚步不停,走过屏风,进入侧间。



这是个昏暗逼仄的狭小空间,甚至连一个人平躺都无法容纳。



而在这里面,有一个人正靠着墙跪坐着。



各种难闻的气息扑面而来,混杂着浓郁的血腥气息。



当江羽丞却是面色不改。



这等场景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常见。



听到有人来,那男人缓缓的抬起头来。



原本还算壮实的身体,经过长时间的折磨,已经变得瘦骨嶙峋。



他的脸颊和眼窝,也深深的凹陷了进去。



凌乱的头发下,可以看到他少了一只耳朵,那边有一处碗口大的伤疤。



这人正是当日被江羽丞关押起来的齐大河!



看到来人,齐大河眼珠动了动,眼底却是泛着猩红。



江羽丞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被混元砂反噬,感觉如何?”



齐大河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只发出了嘶哑艰涩的呻吟声。



这是因为中间他想要自杀,尝试咬舌自尽,但因为被人及时发现,没能死成。



可从那之后,他的舌头也就直接被人割了,再不能说话。



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江羽丞,但他刚刚一动,便传来一阵锁链震动的声音。



原来他的四肢,都已经被铁链锁紧,完全失去了自由。



他消瘦如皮包骨一般的双手在半空用力的抓了抓,手背之上青筋暴起,还带着触目惊心的斑斑血迹!



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抓到,只落了个空。



江羽丞的声音平静而冷酷:



“放心,今日你便能出来了。冲虚阁的尉迟阁主正在找你呢。“



齐大河慌张起来,眼底涌现深深的绝望。



他拼命的朝着后面躲去。



但这空间如此狭小,他的身体连施展开都做不到,何况逃走?



江羽丞抬手。



一团棕黄色的粉末散开!



齐大河渐渐地停止了挣扎,昏了过去。



江羽丞垂眸,掀起衣袖。



手臂之上,一道疤痕横亘其上,狰狞可怕。



那一道隐隐的红线,几乎已经无法看到。



这种程度的伤疤其实是可以修复的,但他当然不会这么做。



随后,江羽丞俯身,检查了一下齐大河手臂上的相同位置。



果然已经出现了一道同样的红色线条!



江羽丞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神情。



为了做足全套,他可是费了好一番功夫。



他退后几步。



“来人。将他带出去。“



......



冲虚阁近日的气氛一直十分低迷。



大荒泽一行,楚流玥几人全都没回来,外界的风言风语传的非常厉害。



哪怕他们大多数都待在清源山上,也依然听到了各种传闻。



这不得不让他们心生担忧。



若非是因为之前简风迟曾经来解释过,加上阁主的反应一直比较好,他们早就按捺不住要冲去大荒泽找人了。



日复一日的等待,让众人都非常煎熬。



而这样的氛围,终于被江羽丞的到来打破。



消息传来的时候,尉迟松正在药圃打理那些药材。



听到江羽丞带了一个人来,尉迟松皱了皱眉,便命人去告诉江羽丞先等着。



直到将药圃全部打理了之后,他才去见了江羽丞。



尉迟松一只脚刚刚跨过门槛,房间内等候多时的江羽丞,便起身说道:



“尉迟阁主,您要的人,我帮您找着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