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主一仆向前走着。



烈日炎炎,沙子滚烫。



但容修的步伐,却一直十分平稳,始终保持着一样的速度。



若是此时有人在此,仔细看去,就会看到容修的脚,其实并未触碰到脚下的流沙。



他每走一步,脚底距离沙子都会留有半寸的距离。



看似是在沙漠之中行走,但其实是御空而行。



所过之处,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而雪雪跟在后面,基本上也是如此。



“看来这几年,你倒是未曾荒废,竟是已经将身法修炼到了如此地步...“



独孤墨宝的声音传来,如同在耳边响起一般。



容修微微一笑。



“多谢前辈赞赏。”



独孤墨宝了冷哼一声。



本想给这小子点教训,然而他们现在才发现,之前的那些手段,对他已经无法再造成威胁。



容修应付这些起来,已经算得上是轻松自如!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问,容修始终还是不肯透露玥儿丫头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坚持等她自己来说。



可现在丫头连他们是谁都不太记得了,还能说点什么?



蓝潇轻叹一声,忍不住道:



“要是咱们能离开这鬼地方就好了...何必在这里和这小子纠缠不休?”



第五长泽冷静道:



“别做白日梦了。”



“谁做白日梦了?”蓝潇有些不满的反驳,“要是丫头没出事儿,一切顺利进行,说不定现在已经将咱们放出来呢呢!”



谁知道中间竟然会发生这么多变故?



他们在这地方已经等待了太久,好不容易遇上一个丫头,窥见一丝希望,结果...



很显然,他们又要从头等待了。



“现在是先不用想了,丫头连六阶武者都还没突破呢...”



第五长泽顿了顿,语气凝重了许多。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已经不是天经原脉了。”



话音落下,周围一片静寂。



独孤墨宝和蓝潇齐齐没了声音。



因为这其实也是他们最担忧的一点。



他们几人的实力都摆在这,就算没有上前亲自把脉检查,也依然能凭借着楚流玥体内气息的涌动,大概看出她的原脉等级。



那绝对是地经原脉,而非是天经原脉!



“她就算现在不是天经原脉,未来也一定还会成为这世上的顶尖强者。”



独孤墨宝忽然开口,语气笃定。



那是基于自身强大实力才有的底气和骄傲!



“我们几个一起教出来的,谁也不能与之争锋!”



“若她忘了,便再来一次就是!”



.....



西陵。



江府最近很是热闹。



一方面要筹备大公子和三公主的大婚,另一方面又要准备四小姐和夏侯府的联姻。



府中之人,从上到下,全都忙活了起来。



但在这之中,江羽丞却是格外清闲。



他大多数时间都待在自己的房间之内休养身体,除了个别重要的事情需要来向他请示之外,其他的全都交给了下面的人去办。



这一日一大早,江羽丞用了药,收拾一番便打算出门。



但刚刚走到门口,就见到孙琪带着三个人迎面走了过来。



看到最前面那人熟悉的脸容,江羽丞眯了眯眼睛。



宇文崴?



他来这所为何事,不用想也知道。



孙琪上前行礼:



“大公子,宇文大人来了。“



江羽丞和宇文崴客气的见了礼。



宇文崴开门见山:



“大公子,今日我来,是为了商定一下大婚之中的一些具体事宜。“



江羽丞笑了笑:



“辛苦宇文大人还要这么跑一趟,想必之前,您已经去请示过三公主了吧?”



宇文崴颔首。



“三公主的意思,还是按照公主的礼制,至于大婚上要用的东西,则是全部换成新的。“



江羽丞眉心微蹙:



“全部换成新的?这是殿下的意思?”



“是。”



“距离大婚的日子已经没多少时间了,这会儿全部重新准备,应该是来不及的吧?明明有很多东西都是现成的,为何不沿用?”



宇文崴停顿片刻:



“我已经命人快马加鞭的赶制,您放心,不会耽误大婚进程的。“



但江羽丞的表情,还是没有好到哪儿去。



他不用想也知道,上官婉为何要提出这些要求。



无非是不想用上官玥曾经准备用的东西罢了。



哪怕当时他们尚未大婚,那些其实都还没有用过。



江羽丞心中生出一股子的厌烦。



上官婉不会不知道,这样会让礼部的人十分为难,对她的名声没什么好处。



但她还是这么做了。



只为了不用上官玥的东西。



江羽丞的神色淡了许多。



“既然时间如此紧张,那我们这边就一切从简。反正该准备的东西府里都是齐全的,到时候直接用就是。至于其他...该删减的删减,一切按照公主的礼制进行。宇文大人对此颇有经验,应该不用我再多言了吧?”



宇文崴愣了一下。



“大公子的意思是...”



“这些事情全都交给您了,我今日还有要事,就先走一步。您若是还有什么疑问,尽管去找家父商量即可。”



说完,江羽丞便颔首示意,而后抬脚离开了。



剩下的几人齐齐安静下来。



谁也没想到,江羽丞竟然这般急匆匆的走了...



他们可是来找他商议大婚事宜的啊!



他就这么干脆利落的将所有的事情都推了?



到底是要去做什么,能比和三公主的大婚还要更重要?



孙琪看了一眼江羽丞离开的方向,心中叹了口气。



最近也不知为何,大公子的心情一直十分不好。



连他也不敢去触霉头,只得谨小慎微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他什么都不敢多问。



他冲着宇文崴拱了拱手:



“宇文大人,小的带您去见老爷吧?”



再怎么说,老爷的身份还摆在这,也不算太过失礼...



宇文崴回过神来,笑了笑,客气道:



“那就不必了。大公子的意思,我们都已近心领神会,就不去叨扰江大人了。”



孙琪也不敢多说什么,恭敬的将几人送了出去。



离开江府之后,走出好一段距离,宇文崴身后的一个青年才终于忍不住说道:



“江大公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好像对大婚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宇文崴略作沉思:



“这种事情不用多管,只管按照他说的做就是。”



二人齐齐应声:”...是!“



宇文崴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江府一眼。



看来这位江大公子,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在意三公主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