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僵硬。



但她很快就恢复如常,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淡笑,似是无意的问道:



“宇文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宇文崴停顿片刻,解释道:



“这个...您也知道,当初帝姬殿下大婚的准备工作,其实基本上都做完了,而且一切都是按照最高规格做的。您看您是按照和帝姬一样的,还是...按照公主的礼制走?“



他这话虽然说得很是委婉,但上官婉却听懂了。



因为当初的上官玥,并不是按照寻常公主的礼制准备大婚的,而是比之又提升了一个等级!



毫无疑问,就是因为她帝姬的身份!



天令皇朝传承千年,历任君王在大婚登基的时候,基本上都会举行盛大的典礼。



一般而言,无论是公主还是皇子,上位的待遇都是一样的。



但上官玥的,却是比以前的都要更加隆重!



只因为她是继太祖之后,整个天令皇室出现的第二个天经原脉!



而也正因如此,尽管那一场大婚耗费了无数人力物力去准备,整个天令皇朝的人,无一句怨言和非议!



在他们看来,这都是帝姬应得的!



而现在,这个人换成了上官婉。



上官婉如今虽然掌权,可并没有达到帝姬当年的高度。



所以按照常理来说,应该是直接按照公主的礼制进行的。



但宇文崴出于谨慎,还是来问上一问,以免出错。



上官婉端坐上首,双手在身前交叠。



她的面色虽然十分平静,可袖中的两只手,却已经紧紧攥住!



在她看来,这个问题就是对她的羞辱!



从小到大,上官玥处处比她好!



小到一只毛病,大到一座宫殿!



方方面面!上官玥永远压她一头!



如今上官玥终于死了,她彻底将她的尸骨踩在了脚下!



本以为从此就可以永远凌驾于上官玥之上,可她渐渐发现不是这样的。



比如这大婚的礼制。



她心里当然是想要按照和上官玥一样的规格进行的,可她不能这么做。



——因为她太清楚如此选择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麻烦!



寂静片刻,上官婉开了口。



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



“本宫怎么能和长姐相比?就按照公主的礼制进行吧!“



她嘴角微微扬起,但眼底却是一片冰冷。



宇文崴轻轻颔首:“



“是。一切皆遵循殿下旨意。另外...“



他顿了顿,有些欲言又止。



上官婉眉心一跳:



“宇文大人还有何事?”



“...微臣的确是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示殿下。就是...之前帝姬殿下大婚准备的那些东西,有一些处理了,但还有一些,依然放在那里没动。比如一些专门挑出来用于大婚的珍品...您看,您打算怎么处置?“



当初上官玥的大婚,安排的可谓是奢华尊贵至极。



其中所用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精挑细选的宝贝。



随便一样拿出来,都极其珍贵。



就上官婉知道的,当时他们准备的迎亲的红毯,就是用最奢贵的冰金丝绒专门织就,上面还镶嵌点缀了无数的红宝石。



真可谓是价值连城,一步万金!



仅仅是一个红毯,就如此华贵惊人,其他物件更是不用说,全部都尊贵至极!



现在,宇文崴的意思就是在问她,类似于这样的东西,她是否要用。



一方面,帝姬在大婚前夕出了意外去了,这些东西就好像不合适再用。



可另一方面,这些全都是耗费了无数财力人力准备的,若真是就此蒙尘,再重新准备新的,也是一件麻烦事儿。



上官婉压下心中的怒火,垂下了眼帘,轻叹一声。



“那些毕竟是长姐的东西,本宫见了必定触景生情,心中难受。还是不用了,将那些东西都好好收起来吧!”



宇文崴神色微动。



其实他本来以为上官婉会愿意从中选一部分用的。



这倒并不完全涉及到钱财等方面的问题。



因为天令皇室中人大婚的时候,其实有很多东西不会去重新定制,反而会沿用以前的物件。



一方面彰显权利传承,另一方面也是表示血脉相连。



但没想到上官婉竟然全都不肯用...



“殿下,若是那些全都换新的话,时间怕是有些赶...”



“这便是宇文大人要处理的事情了,难道还要本宫亲自来操心这些问题吗?”



上官婉心中已经满是不耐,说话的语气也冷了一些。



宇文崴心领神会,立刻识趣的说道:



“是!请殿下放心,微臣务必竭尽全力!”



上官婉的火气这才稍微降了下来,只是眉眼之间依然带着几分冰冷气息。



“若是殿下没有其他事情要交代的话,那微臣就先告退了。“



上官婉挥了挥手。



宇文崴行了一礼,便退后走了出去。



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外,上官婉依然是怒气未消。



宇文崴这一趟,根本是恶心她来了!



左一句帝姬,右一句帝姬!



人都死了快两年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行了,别想那些没用的了,还是尽快想办法恢复你的原脉吧!”



脑海之中忽然传来一道沙哑冰冷的声音。



上官婉浑身打了个哆嗦,眼中划过一抹惊惧。



“...是!是!”



“若是到你大婚之前,你的原脉还未完全恢复,只怕是无法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举起那权杖吧?”



这一句话直接刺痛了上官婉。



一直以来,这也是她最担心的问题!



“前辈说的是!”



“之前让你召几个人进宫,你怕得很,现在若是再不动,可是没时间了!”



上官婉也很头疼:



“可可若是如此明目张胆,必定会引人怀疑...”



她之前不过是从杨沁儿那取了一部分的,事情败露之后就被人怀疑了很久,还被江羽丞狠狠训斥了一顿!



现在实在是不太敢了...



那个声音连连冷笑。



“若是你不敢叫他们来,你自己出去找他们,不就行了?”



“出去?可是——”



“放心,到时候我自会帮你。“



“...是!”



......



独孤墨宝几人离开之后,楚流玥望着那一道黑色背影,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之中,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大当家...她是见过的!



她之前一定和他有所来往!



而且...在那一场如梦一般的幻境之中,他的语气那般亲昵而温柔。



他喊得她“玥儿”!



一个荒唐的猜测,在楚流玥心中骤然升起!



他是——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