惴惴不安的度过了混乱惊慌的一夜,第二天一早,夏侯廷安就做了一番乔装打扮,去外面打听情况。

夏侯府中没有任何消息传出,一切平静如常。

但这并未让夏侯廷安安心多少。

这种情况,要么是夏侯荣尚未发现异常,要么就是已经发现,却将这事情压了下来。

夏侯荣除非是疯了,才会让外人知道那九霄回元丹在自己府中,而且还丢了!

在夏侯府外徘徊了两圈,夏侯廷安并未发现什么不对,便又心中忐忑的离开了。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夏侯荣的确是满心忧虑,但却不是为了九霄回元丹,而是为了前一天晚上逃脱的那个神秘人。

夏侯荣生怕说的话被对方听取,心里悔恨不已。

可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了。

对方实力不弱,他追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被那人甩开。

现如今,别说他不敢声张,就算是他敢放肆的在西陵城中到处寻人,也根本连对方长得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夏侯荣不敢告诉任何人这件事。

追人未果,他心里充满担忧,所以也就没注意到书房之内已经被人翻看过。

而他心心念念的九霄回元丹,此时也已经全然不在府中!

......

西陵城中一切都很平静,而且因为三公主和江羽丞的大婚时间只剩下最后的一个多月,所以各部都开始忙活了起来。

皇室大婚,规格自然不同。

尤其三公主大婚当日,也是登记之时,当然也就更加隆重。

宫中,华阳殿。

经过一段时间的将养,上官婉的身体恢复了不少。

可她脸上的伤,却还是没有半点好转。

不用去照镜子,她每天只要随便摸一下,就知道自己的脸现在是什么样子!

也正因如此,虽然距离大婚的日子越来越近,可她的心情却变得越发糟糕。

正当上官婉在想着这些的时候,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笃笃!

“殿下,左大人来了。“

这是蝉衣的声音。

上官婉咬了咬唇,用面纱将自己的脸遮住。

“请左大人进来。”

吱呀一声,大门打开。

左明希走了进来。

他恭敬的弯着腰,上前几步行礼:

“微臣见过三公主殿下。“

蝉衣将门轻轻关上,在外面等候。

上官婉道:

“左大人请起来吧。”

左明希这才起身,但眼睛也还是微微垂着,以示敬重。

上官婉咬了咬牙,道:

“距离大婚已经只剩下一个多月,左大人还没想出办法,帮本宫解决这脸上的问题吗?”

左明希连忙道:

“殿下,微臣今日来,就是为了此事。昨日微臣在一本古籍上偶然看到一个法子,或许会对您有用。“

“当真?快说来听听!”

上官婉眼睛一亮,立刻催促他快说。

“按照那古籍上的说法,您脸上这伤,是神兽抓挠造成的,因为还有一些神兽之力残存,才会导致这伤口反反复复,不得痊愈。若是能取神兽的血液,融入药材,敷于伤口之上,便可算是以毒攻毒,将其彻底清除干净。这样,伤口不日便可恢复!”

上官婉的神色逐渐暗淡了下来,听完之后更是眉心紧蹙。

“要神兽之血?”

这个时候,她上哪儿去取神兽之血?

唯一见到过的赤尾丹凤,还和楚流玥一同死在了幻雾森林!

现在再想遇上一个,更是难上加难!

左明希也露出为难之色。

“这...请恕微臣无能,目前只想出了这一种办法...“

实际上,能相处这个办法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毕竟他也没见过神兽,更加不知上官婉这伤到底是如何造成的。

这些天来,他哭诉冥想,不知翻阅了多少医书,这才寻到这个办法!

除此之外,他也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上官婉也知道这种事情,任何人都为难不得。

可她绝对不能顶着这样一张脸见人啊!

正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了蝉衣的声音。

“殿下,礼部大臣宇文大人到了。“

上官婉眉头皱的更紧。

宇文崴?

他是礼部大臣,来这里肯定是为了大婚的一些事宜。

她冲着左明希挥了挥手。

“你先退下吧,父皇那边你且和另外两位仔细照料着,本宫这边的事情,不要声张。”

左明希连忙道:”是。微臣告退。“

说完,他便弯着腰后退几步,打开门走了出去。

正好撞上正在外面等待的宇文崴。

二人彼此打了个招呼,并未多言。

上官婉迅速取出了一张人皮面具,覆盖在了脸上。

这一层薄如蝉翼,但贴合到脸上之后,便立刻将她的伤痕全部遮掩了起来。

一眼看去,和她以前没受伤的时候一模一样。

其实这人皮面具是她近日命人花费了好大功夫才做成的。

前段时间她一直待在华阳殿之中,不出来见人,已经引起了不少议论。

她不敢一直如此,就只能用这个办法,先勉强应付着。

实际上,这段时间她已经开始陆续的见一些人,都是顶着这张面具。

宇文崴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

身形高大魁梧,脸上蓄着长须,看起来风度翩翩,不难看出年轻时候绝对是难得的俊朗。

宇文世家在西陵也算是最顶级的权贵之一,但平日里却一直都是十分低调。

认真说起来,他们的底蕴甚至比江府夏侯府等等都要长久。

因为当年宇文世家的先祖,是跟着太祖一起打天下的。

当年追随太祖的人何止千万,最后论功行赏,封了不少王侯将相。

然而千年时间过去,如今尚且安然存在的,却是只剩下了宇文这一家。

宇文世家的家训,一是忠诚于天令皇朝,二是谦虚低调。

所以,他们如今虽然不是天令皇朝最繁盛的家族,也不是权力最大的世家,但却是最长寿最安稳的存在。

而宇文崴,也是淡泊名利,只捡了个个礼部大臣的身份,从不参与皇室纷争。

也正因如此,上官婉和江羽丞从未想过对付宇文家。

宇文崴行了礼,便开门见山的说道:

“殿下,今日微臣前来,是大婚上的一些事情,想要请教您的意见。”

上官婉笑了笑。

“宇文大人请讲。”

宇文崴顿了顿,神色有些微妙。

“殿下,是这样。大婚的礼制,您看...要按着和当初帝姬殿下一样的来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