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跟我们一起回去?”



蓝潇问道。



他们不能在外面待着,那让丫头跟着他们一起走就好了呀!



楚流玥愣了一下。



跟他们一起去赤月沙漠?



她其实也有一丝好奇,但外面羌晚舟他们应该还在等她...



她在下面待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他们现在情况如何。



正在这时,一旁的容修忽然开口。



“我来的时候,看见镜湖有一朵婆娑莲。”



婆娑莲?



楚流玥颇为惊喜。



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



即便是她也难免心动。



蓝潇忍不住暗骂:



“真个不要脸,知道丫头喜欢这些东西,就故意这么引诱她!”



第五长泽摇摇头:



“哎,可惜赤月沙漠里面,什么药材都长不好。她要是想要其他东西也就罢了,咱几个东拼西凑的也能拿出来。偏偏这药材...”



“这还不都是你们早些年做的孽?那赤月沙漠为何变成了现在这样,你们心里没点数?”



独孤墨宝冷冷的瞥了二人一眼。



蓝潇摸了摸下巴。



“别说的好像和你无关一样。当年你可是闹得最凶的那个。”



如今竟然也好意思这么说他们了?



独孤墨宝一噎,难得的没话说。



“算了算了,没看丫头听见婆娑莲眼睛都亮了吗?且让她去嘛!”



第五长泽倒是想的开。



“等她将那东西取了,再让她去找咱们不就行了!”



独孤墨宝和蓝潇想了想,觉得这个提议还不错,也就都同意了。



于是,几人连问都没问,便直接道:



”那等你去镜湖办完事儿再来!我们都等着你!“



楚流玥:“......”



她好像...还没答应要去呢...



但看几人这样子,好像也不好拒绝...



楚流玥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几人这才露出满意的神色。



蓝潇看了容修一眼,意有所指的说道:



“丫头,有的人看起来人模人样的,但实际上一肚子坏水!你可千万长点心眼,千万别被某些人骗了!”



楚流玥默默的垂下了眼睛。



这是...在说大当家?



虽然她也觉得这位好像挺不简单的,但是当面这么说...



只能说有实力就是有底气啊!



这换做现在的她,真是哪个都惹不起。



于是只好在双方的夹缝中生存......



容修听到这话,倒是并不生气。



这几位一直对玥儿十分疼爱,如今知道她经历了这么多,肯定是十分心疼的。



这态度,应该已经是看在她还在场的情面上了。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闪过,独孤墨宝便看了过来。



“你——跟上!“



容修眉心一跳。



果然不能将这几位幻想的太过仁慈。



怎么就忘了,他们对他从来都是不留半分余地的呢...



楚流玥看了看大当家,又看了看独孤墨宝等人,眯了眯眼。



“你们...认识?”



一开始还没看出来,但这来来回回的,语气听着真的不像是陌生人。



话音落下,双方齐齐安静了一瞬。



无人否认。



楚流玥的心情顿时变得十分微妙。



既然认识,那一开始大宝为何故意那般客气的让大当家取下面具?



她隐隐觉得这里面好像藏着什么秘密。



仔细想来,那话应该是说给她听的?



那么,大当家不肯取下面具,也是因为她?



楚流玥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道白光!



她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看向大当家,双眸紧紧盯着他。



难道这面具下的脸...她认得!?



楚流玥的心脏忽然快速的跳动起来,那股熟悉的感觉越发强烈!



容修目光微转,避开了她的视线,抬脚朝着独孤墨宝几人走去。



擦肩而过的时候,楚流玥忽然伸出手,去抓他的手腕!



容修不动声色的避开。



楚流玥抬眸,一字一句问道:



“大当家在害怕什么?”



如果不是心虚,害怕被认出来,又何必如此躲着?



对面的男人却似乎没有半分紧张,只似笑非笑道:



“不好意思,我夫人家教严的很,不喜欢我碰别的女子。”



楚流玥忽然一懵。



她怎么都没想到,对方会抛出这样一句话来。



这个...



这个理由好像很扯,但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在她愣神的时候,容修抬脚走了过去。



独孤墨宝小脸冷肃。



蓝潇满眼鄙夷,忍不住“呸”了一声。



还夫人?



不就玥儿丫头吗!?



几年不见,这小子的演技倒是越发的好了。



等他日一切真相揭开,玥儿丫头知道了他的身份,看他会是个什么下场!



唯有第五长泽竖起了大拇指。



仗着丫头什么都不记得,容修现在竟然都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骗玥儿丫头了。



胆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容修剑眉微挑:



“几位,请吧——“



独孤墨宝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楚流玥。



等出去再找这小子算账!



”走!“



话音落下,几人的身影就迅速向上飞去!



楚流玥抬眸看去。



忽然,她目光一凝!心脏骤然跳漏了一拍!



大当家的背影,她见过!



——悬崖边,八角亭中的那个男人!



.....



西陵。



夏侯廷安听说了江羽织和夏侯玉树订婚的消息之后,就拖着自己还带着伤的身体前往夏侯府。



但走出一段距离后,满腔怒火逐渐平息,他的脑子也冷静了下来。



此时正是白天,街上人来人往,他若是就这样回夏侯府,肯定什么都做不成。



说不定最后还会再次沦为众人的笑柄。



于是,他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回去了。



幸好小蝶乖巧的很,什么都不多问,只是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他。



几天之后,他身上的伤势好了大半,便决心行动。



他耐心的等到了晚上,小蝶睡着了以后,才悄无声息的出了门。



此时已经是深夜,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



只有个别的宅院之中,还亮着一点灯火。



夏侯廷安就这么一路回到了夏侯府的后门。



后门的看管没那么严,他故而轻而易举的将两个门卫迷昏,偷偷闯了进去。



他对夏侯府最为熟悉,所以哪怕是夜里,他也依然清楚的知道每个方位。



就这样,他一路顺利无阻的来到了夏侯荣的书房。



此时,书房还亮着,显然是有人在里面。



夏侯廷安屏住呼吸靠近。



刚刚走到墙角,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道冷嗤。



“早知那江羽丞如此德行,老夫当初怎会背叛帝姬!”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