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清鸣穿云破雾,甚至还隐隐能听到龙啸之声!



身形健硕,鸦羽层叠,双翅展开几乎可以遮天蔽日!



楚流玥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片光洁的羽毛!



它的双瞳是黑色,唯独第三只眼,是绚烂的紫金之色!



尊贵至极!



这——便是真正的三目神鹰!



其气息,竟是比之前强悍了数倍有余!



甚至,隐隐还压过团子一头!



楚流玥暗暗惊奇。



其实,三目神鹰虽然也是神兽,但等级并不是最高的。



赤金天凤和太虚凰龙,是两大上古神兽,是至尊的存在。



其下又分出一些种族,按照体内所传承的血脉之力的不同而划分为不同的等级。



比如团子这样的赤尾丹凤,就是最接近赤金天凤的一类。



所以,团子的等级,按理说是排在三目神鹰之上的。



然而因为三目神鹰体内融合了太虚凰龙的血脉之力,又承继了两道骸骨,所以比起刚刚突破不久的团子,竟是更胜一筹!



三目神鹰自己也是吃了一惊,感受着真实存在的肉身,以及体内那汹涌澎湃的力量,胸腹间似有江流激荡!



成了!



当真成了!



在暗无天日的地方被镇压千年之久以后,连它自己都心生绝望。



但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而这,全部仰仗了一个人:楚流玥!



如果不是她将它带离,如果不是她与它契约,如果不是她帮它寻到紫金菩提叶...



它肯定会一直被困在那里,最后无声无息的消亡!



三目神鹰收拢双翅,微微垂首,看向楚流玥。



“吾,三目神鹰一族,第二百八十七代鹰主——紫尘,愿追随吾主,生死相随!”



清澈有力的声音在心底响起。



字字句句,忠诚真挚。



楚流玥微微睁大了眼睛。



“鹰...鹰主!”



那不是三目神鹰一族身份最高的存在吗!?



它竟然是——



“因吾身份特殊,故而之前对吾主有所隐瞒,还望吾主见谅。”



三目神鹰继续说道。



此时它的声音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听起来倒更像是二十多岁左右的青年男子。



楚流玥懵了。



她她不但契约了一只神兽,这神兽还恰巧是族中的老大?



”...紫尘?这是你真正的名字?“



三目神鹰轻轻颔首。



作为神兽,和人族契约的少之又少。



尤其是它曾经贵为鹰主,对这些自然更加在意。



即便是它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整个三目神鹰一族考虑。



是以,它虽然之前和楚流玥契约了,但始终还有最后一道门槛没有迈过去。



直到现在,楚流玥帮它重塑肉身,相当于重新赐予了它一条命。



这种情形下,它将身心全部交付,将来重回族群,也能对它们有所交代。



对自己对楚流玥,对族群都无愧于心!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你有你的考虑,我怎么会怪你?“



楚流玥笑了起来,眉眼弯弯。



“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鹰主!



尽管她对神兽的了解不多,可也知道这样一个族群的首领答应和自己契约,是一件多么难得而幸运的事情!



她这到底是走了什么运!?



“紫尘?那我以后这样叫你可以吗?”



“尽听吾主之命。”



三目神鹰恭敬说道。



楚流玥唇角笑意更深,眼睛晶亮,灿烂如星辰。



她知道三目神鹰和自己一直不算是十分亲近。



二人从一开始的彼此敌对,到相互掣肘,再到彼此合作...



中间经历了太多太多。



对于这样一只被镇压了千年的神兽而言,想要它完全臣服的确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哪怕是后来双方契约,生死相连,楚流玥也知道,她们之间也总是隔着点什么。



到今天,那一层无形的屏障终于打碎!



从这一刻开始,三目神鹰才算是彻底忠诚甘心的追随于她!



对楚流玥而言,她的心中只有欢喜。



她知道,三目神鹰愿意将真实身份告知,便是最大的真诚!



看楚流玥的确是对这些毫无芥蒂,紫尘心中的最后一丝隐忧也彻底放下。



它身影一闪,便回到了楚流玥的体内。



楚流玥缓缓吐出一口气,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竟是契约了一只三目神鹰的鹰主,心情十分微妙。



原本她还想再问问紫尘,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它才会被镇压在了那九层塔之中。



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就感觉到周围有几道目光,正灼灼的看着她。



楚流玥心里一跳,这才想起旁边还有几个人。



她缓缓抬头看去。



左手边,是那黑衣男子。



右手边,是那三个喊她玥儿丫头的人。



此时,这几人都看了过来。



“你的铠甲修复好了。”



容修背靠石壁,慵懒开口。



楚流玥心中一喜,立刻就要过去。



“玥儿丫头。”



另一边的孤独墨宝也开了口。



”你刚才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楚流玥脚步顿住。



她看了看那黑衣男子,又看了看那三人,一时间十分为难。



不知为何,她隐隐觉得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杀意...



是先去拿回自己的赤金圣铠,还是先去找那几个人问一问到底和自己有什么来往呢?



楚流玥心里有些纠结。



她心中有一种莫名的预感。



这几个人,对她而言好像都十分重要...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想法到底是从何而来,但出现之后,却是挥之不去。



楚流玥犹豫片刻,还是抬脚,打算先去将自己的赤金圣铠取回。



大当家到底算是“见”过两次的,比较而言,好像更可信一点。



容修唇角微勾,抬眸看向了对面的几人。



独孤墨宝的小脸一黑。



蓝潇忍不住摸向自己的脸。



真是奇怪,容修这会儿带着面具呢,也没露脸,怎么还是赢了?



难道是自己变丑了?



还是那丫头现在不看脸了?



想到这,蓝潇心里忽然浮现一丝不祥的预感——那丫头如今换了个身子,记忆也是七零八碎,搞不好真的变了!



此时,楚流玥已经走到了容修身前。



他将赤金铠甲递了过来。



楚流玥小心的接过,仔细的看了一圈,发现上面的那个破碎当真已经被修复完毕!



她抬眸看向眼前的黑衣男人,感激道:



“多谢大当家!”



话音刚落,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天下间,能将这等原器完全修复好的人,寥寥无几。既然遇上了,阁下何不摘下面具,以真面目示人?“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