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廷安和江羽织的婚事,就这样告吹了。



春风楼一闹,夏侯廷安被赶出府,江羽织和夏侯家三公子夏侯玉树订了婚。



这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众人的预想,直接让西陵城内正等着看两家笑话的人都蒙了。



奇怪,都闹出这种事情了,怎么江家和夏侯家还联姻呢!?



换做是一般人家,可能直接就不往来了。



就算这两家都是顶级权贵,做事方方面面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也不至于如此吧?



江羽织难道是认定了夏侯府!?



还是夏侯府非扒着江羽织不放?



外人无从得知,只茶余饭后谈的热闹。



.....



但无论是谁说起来,都知道这事儿最吃亏的,还是夏侯廷安。



江羽织是江羽丞的亲妹,谁不想和他们攀上点关系?



哪怕是夏侯府也不例外。



夏侯荣是太傅,按理说本不需要过多理会这些。



但如今陛下已经昏迷将近两年,所有大权几乎都落在上官婉和江羽丞的手中。



夏侯府这年轻一辈之中,并无什么出色的修炼天才。



他们自然更加需要和江家搞好关系。



联姻是最好的。



之前夏侯廷安一直和江羽织出双入对,众人都以为好事将近,人人都对夏侯府客气三分。



夏侯廷安的身份也是水涨船高。



结果一夕之间,夏侯廷安被逐出夏侯府,一直默默无闻的夏侯三公子顶了上来。



还有什么好处是他夏侯廷安能捞着的?



所有人都觉得夏侯廷安疯了。



......



“二公子。”



西陵城中的一个宅院之中,夏侯廷安躺在房间的床榻上,脸上身上都是伤痕累累,原本还算俊朗的一张脸,此时几乎已经肿了一圈。



小蝶端着盘子走进来,里面放着几个玉瓶,还有纱布之类的东西。



“二公子,我帮你换药吧。“



小蝶在床边坐了下来,清秀动人的脸庞上,一双细眉微微蹙起,似乎很是担忧他。



夏侯廷安本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这般模样,奈何他实在是需要人照顾。



他握住小蝶的手,感慨道:



“小蝶,我现在算是看清楚了,只有你待我是真心的。”



他被赶出夏侯府之后,无处可去,本打算去几个朋友家借住,结果却是连一个开门的都没有。



无奈之下,他去了春风楼。



春风楼的人告诉了他小蝶的住处,他实在是没办法,就来了。



没想到小蝶一点儿也没嫌弃他这模样,反而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他。



倒是昔日的那些好友,这几日竟是没有一个人来探望过。



人情冷暖,夏侯廷安觉得自己体会的够够的了。



小蝶微微一笑:



“这都是小蝶应该做的。二公子别嫌弃小蝶才好。“



说着,她不动声色的将手抽了出来,去拿药瓶。



“您身上的伤好了许多,再休养一段时间,便能彻底痊愈了。“



夏侯廷安也没在意她的动作,点了点头。



他身上的伤看似严重,但其实夏侯荣并未下死手。



毕竟是父子。



想到这,夏侯廷安眼中划过一抹愁绪。



他这几天冷静下来,也觉得自己有点太冲动了。



但他不想认错。



因为他的确不想再忍受江羽织,也不想再那么窝囊下去了。



小蝶叹了口气,劝道:



“二公子,您一直在外面待着也不是办法。太傅大人到底是您的亲生父亲,这打断骨头连着筋呢!等您身体好了,便回去跟太傅大人认错吧?”



夏侯廷安没说话。



要放之前,他肯定拒绝。



可是这几天他才意识到,没有了夏侯家的支撑,的确是处处犯难。



他也不想因为一个江羽织,就失去自己曾经拥有过的一切。



小蝶顿了顿,又似是无意的说道:



“您别担心,奴家今天在外面听人说,三公子已经和江四小姐订婚了,过段时间就大婚...“



“什么!?“



夏侯廷安猛地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江羽织一直喜欢的都是他夏侯廷安,什么时候轮到那个小妾生的贱种来顶替他的位置了!?



在夏侯家的同辈人之中,他最厌恶的就是这个夏侯玉树!



这才几天时间,竟然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小蝶惊愕的掩唇。



“这...这...您不高兴吗?”



夏侯廷安也不知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江羽织可以和任何人成婚,但唯独不能是夏侯家的人!



这将他至于何地!?



夏侯廷安拳头紧握,神色变换。



父亲这么做,是真的打算将位置留给夏侯玉树了吗!?



夏侯廷安一直以来都是最受宠爱的那个,所有的东西都来的太过容易。



以至于当他知道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去的时候,心中竟是无法接受。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儿?”



夏侯廷安阴沉着问道。



小蝶有些怯弱的后退了半步,迟疑着说道:



“好像...好像就是您出了府之后的那天...而且,外面传闻说,夏侯府为表歉意,彩礼十分丰厚...”



夏侯廷安眉心狠狠一跳!



——九霄回元丹!



他们还是打算将这东西还回去了!



夏侯廷安心里恨得不行。



他本来打算将那东西留给自己用的!



一直以来,他的修行天赋都很一般。



为此,夏侯府的人明里暗里,都对他很不服气。



他等了那么久,忍受了那么多委屈,就是看在这九霄回元丹的份上!



可现在——全都泡汤了!



他直接掀开了被子,便要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但刚走了两步,便腿脚一软,摔了下来。



小蝶连忙去扶他:



“二公子,您没——”



“让开!”



夏侯廷安一把将她推开!随后勉强自己站起身,朝着外面一瘸一拐的走去!



他要去将九霄回元丹讨回!



那是他的!



谁也不能和他抢!



身后,小蝶望着夏侯廷安离去的背影,微不可查的笑了笑。



......



西陵城中暗潮汹涌,幻雾森林中却是一片宁静祥和。



就连地下的几人,也是如此。



聊过之后,独孤墨宝几人就和容修一样,一同开始在旁边等待。



事情已经如此,再说什么都没用了。



不过丫头还是那个丫头。



还能怎么办?



只能继续宠着。



时间缓缓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楚流玥身前,三目神鹰的肉身,终于完全重塑!



呼啦——



它猛然展开双翅!



一声惊空清鸣,响彻开来!



唳!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