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羽丞的脸色瞬间变了。



他盯着江羽织,目光充满威压,脸色深沉如水。



江羽织也意识到自己失言,心里一沉!



“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这些是你从哪儿知道的?”



江羽丞一把抓住了江羽织的手腕,一字一句问道。



江羽织几乎从未见到过大哥对她露出这样的神色,更别提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过话。



她她好害怕...



“大哥大哥!你先松开手!我好疼!”



她心慌不已,想要去掰开江羽丞的手。



但江羽丞的手却依然是死死的钳住她的手,没有松开半点。



“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江羽丞抬高了声音,语气非常严厉,像是在质问一般。



世人都道他们二人是天作之合,感情极好。



整个天令皇朝,不知多少人对他充满艳羡和嫉妒。



只因和她的那一场婚约。



但这件事情的内情,只有他和上官玥知道。



如今上官玥已经死了,其他人就更是无从得知。



江羽织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江羽织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看大哥的神色凶厉的可怕,心里也是生出了深深的畏惧,连忙道:



“我我——是我无意间听到的!那天我要去千景园找你,结果结果正好撞见你和帝姬在说话,我我就听见了一点...“



江羽丞知道她说的是哪一天。



“还有呢?其他的,你还听到过什么,知道什么?“



江羽丞没有丝毫放松,如同审问犯人一般。



“没没有了!真的没有了!大哥,我手好疼!”



江羽织连连说道,一张脸因为疼痛而有些发白,眼底一片仓皇。



江羽丞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她没有说谎之后,才终于甩开了她的手。



江羽织踉跄一步,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



低头一看,手腕已经一片青紫。



她心中越发委屈。



这么多年,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大哥从来都不会如此对她。



现在,她只是提了一句帝姬,竟然就...



江羽织心里气愤又委屈,但她知道这是触碰到了大哥的逆鳞,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多说什么。



“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儿。”



江羽丞冷冷说道。



“以后,别在让我听到第二次,知道了吗?”



江羽织身子微微颤抖,连忙点头,却连看都不敢再看一眼江羽丞。



刚才...大哥实在是太可怕了...



江羽丞闭了闭眼,这才平息了心中的波澜。



他看了一眼江羽织,也看到了她手腕上的伤,和那害怕畏缩的模样,眉头皱了皱。



刚才他一时没控制好,估计是吓到她了...



江羽丞眉头皱了皱。



“至于你和夏侯廷安的事儿,你可考虑清楚了?”



江羽织动作一顿,随后迟疑着点点头,但眼中又生出了几分怨恨。



“但是,春风楼那个贱人,我一定要她的命!”



江羽丞嗤笑了一声。



“你可知道,那女子今天已经从春风楼赎身,在城中另寻了一处宅子住着?“



“什么!?”



江羽织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几乎是一瞬间,她就明白了过来。



——夏侯廷安这是真的要在外面养女人了?!



他是真的一点儿都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亏得她这一天还一直在劝慰自己,一切都是那个贱人的错,夏侯廷安是喝醉了酒一时糊涂才这么做的。



谁知他转眼就做出这种事情来!



这简直是在扇她的耳光!



让她成为整个西陵城的笑柄!



江羽织的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



他以前对她那么好,难道都是假的吗?



对比之下,刚才她说的那些话,简直可笑!



她抬脚朝着门外走去。



“你去哪儿?”江羽丞将她拦下。



江羽织神色愤愤。



“我要去收拾那一对狗男女!让他们生不如死!“



江羽丞继续问道:



“那你现在还对他有不舍吗?还要与他结亲吗?”



江羽织胸口像是被一块巨石压着。



她用力的摇摇头,双眼通红,却已经没有了眼泪。



“那就好。“



江羽丞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有件事情忘了告诉你,昨天半夜,夏侯廷安已经被夏侯荣赶出了府。“



原来,夏侯廷安回到府中之后,就被夏侯荣拉着教训了一顿。



夏侯荣要求夏侯廷安来江府认错,以求得江羽织的原谅。



但夏侯廷安已经铁了心取消这门婚事,犟得很,说什么都不肯。



最后,夏侯荣气不过,盛怒之下将他赶了出去。



他本想用这些吓唬夏侯廷安一下,没成想他居然真的硬气了一回,连夜离开了夏侯府。



”我已经派人去打听过了,他现在和那个女子住在一处。“



江羽丞的这句话,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夏侯廷安宁可被赶出去,和那个春风楼出身的卑贱女子住在一处,也不愿来请求她的原谅,这说明了什么?



难道她堂堂江家四小姐,还不如一个风尘女子!?



从今天起,西陵城中的人,不知道要怎么议论她!



江羽织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无尽的恨意上涌!



随后,她眼睛一翻,竟是直接昏厥了过去!



江羽丞将她扶住,之后抱到了床上。



随后,又命人进来收拾,并且将冯山远请了过来,帮江羽织把脉。



确定她只是一时气火攻心才昏了过去,并没有什么大碍之后,江羽丞心中也安定了许多。



随后,他就坐在床边,亲自照顾着江羽织。



江羽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在床边守着的江羽丞。



“羽织,醒了?“



江羽丞的声音又恢复了一贯的温和。



江羽织心中的委屈一下子爆发,眼圈瞬间红了。



“好了,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



江羽丞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等她发泄的差不多了,又喂她喝了水。



最后,等江羽织缓和了过来,才轻声道。



“你觉得,夏侯府的三公子,如何?”



江羽织知道他的意思。



她犹豫了一下:



“大哥,我不想再去夏侯...”



话说到一半,她便看到江羽丞朝着自己淡淡的看了一眼。



她忽然顿住,随后僵硬的点了点头。



“...好。”



江羽丞脸上露出一丝宽慰的神色。



九霄回元丹,这一次,夏侯府非给不可!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