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许多双眼睛注视着他们。



江羽织如芒在背,从未觉得如此丢人!



她死死瞪着夏侯廷安,双眼通红,每个字都像是咬着牙挤出来的一般:



“夏侯廷安,这可是你说的!将来你可不要后悔!”



说完,她便转身朝着外面奔去!



众人连忙让开。



江羽织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春风楼。



众人久久没有说话。



水柳儿唇角微不可查的挑了挑。



事情比预想中进展的还要顺利呢。



她不过是递了消息给江羽织,引她过来,本想让他们闹一闹,将九霄回元丹的事情扯出来。



没想到,居然直接说要取消婚约了?



这下,夏侯府可真是没半点占理的地方了。



他们若还想和江府接亲,除了拿出九霄回元丹,只怕是没别的办法了。



这倒是更方便了。



水柳儿转身,看向夏侯廷安。



他正站在原地,脸色青白,神色看起来十分复杂。



这酒,喝的可真是值了。



“二公子,江四小姐似乎很是伤心的样子,您还是快去追吧?”



水柳儿善解人意的劝道。



夏侯廷安心中刚刚生出的那一丝担忧,瞬间烟消云散。



他冷声斥道:



“她要走就走,与我何干!?”



水柳儿神色微动,笑了笑,道:



“是是...您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那...我们就先退下了,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说就是。”



说完,便转身冲着众人笑道:



“都散了吧!”



众人这才各自离开忙活自己的事儿。



但撞见这么大个新鲜事儿,谁不当做谈资?



用不了多久,这一场春风楼的好戏,就得传遍整个西陵城!



水柳儿冲着房间内的女子招招手。



“小蝶,过来吧。“



被叫做小蝶的女子咬着唇,默默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



走到夏侯廷安身边的时候,她福了福身子,低眉顺眼:



“今日之事,皆因小蝶而起,与他人无关。”



夏侯廷安本来也知道这事儿主要还是自己的错,怪不到人家小姑娘的头上,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反而更生了几分疼惜。



小蝶继续道:



“二公子和江四小姐乃是天作之合,若因小蝶生了嫌隙,小蝶实在是承受不起。小蝶愿去江府请罪...只要能求得江四小姐原谅,小蝶做什么都可以。”



这般委曲求全的模样,看的夏侯廷安心里很不是滋味。



想到刚才江羽织那嚣张跋扈的泼妇样,他就一肚子火。



这还没成婚呢!



若成婚了,以后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少事情来!



“你去江府做什么!?在这好好待着就是!“



夏侯廷安思索片刻,取出了一枚乾坤戒。



“从今天起你便跟着本公子,不过夏侯府你应该是进不去的,我会命人找个小宅院,以后你就住在那儿去。”



小蝶似是受宠若惊,立刻跪了下来,连说不敢。



但夏侯廷安十分坚持,扔下乾坤戒便离开了。



他要回去找父亲说明此事!



这婚事,他不结了!



夏侯廷安离开后,水柳儿才上前将小蝶扶了起来,笑吟吟道:



“小蝶,辛苦你了。”



小蝶起身,眸光清澈而坚定,眼睛里哪儿还有半分之前的柔弱?



“柳儿小姐放心,那夏侯廷安并未占得我的便宜。”



她可不想这般委屈了自己。



水柳儿笑道:



“你的本事,我自然是清楚的。只是之后要多麻烦你了。“



小蝶定定道:



“为殿下,赴汤蹈火,亦在所不惜!”



......



春风楼的这一场闹剧,果然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西陵。



夏侯廷安回到府中的时候,就发现气氛不对。



所有下人都是战战兢兢的看着他,神色诡异。



事已至此,夏侯廷安知道,消息肯定已经传回来了。



想也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



但他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绝对不会再去向江府低头!



这婚事,就算是江羽织愿意继续,他也不愿意了!



“你还敢回来!”



夏侯廷安还没走一段路,就看到夏侯荣怒气冲冲的快步走了过来。



他心里一跳,立刻张口解释:



“爹,您听我说——”



啪!



夏侯荣一巴掌狠狠甩在了他的脸上!



夏侯廷安一个踉跄,直接倒在了地上。



“你是要气死我!“



夏侯荣脸色铁青,胸膛剧烈起伏。



这个孽子!



他一把抓住了夏侯廷安的领子,将他拖到了书房之内!



夏侯廷安一直想张口说点什么,领子却被攥的死紧,半个字也说不出,呼吸困难,脸色涨得通红。



砰!



夏侯荣一把将他掷到地上!



夏侯廷安摔的骨头都好像要裂开了。



”爹,我——“



“你太不争气了你!”



夏侯荣气的手指颤抖,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你可知道,你这次,是将九霄回元丹拱手让人了!我怎么会有个你这样不成器的儿子!?”



......



幻雾森林。



时间一天天过去。



林中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那天羌晚舟说楚流玥快出来之后,一群人都很是欣喜。



结果左等右等,她还是没出来。



几人只得继续等待。



不过,牧红鱼三人在这等待的期间内,没忘了修炼,加上有秦衣和雷老四耐心指点,倒是都有所突破。



尤其是羌晚舟,进步最为明显。



秦衣本想再看看他体内的封印,可从那天之后,就再没出现过了。



虽然心中有些遗憾,但秦衣倒是没执着的追着羌晚舟要看。



等殿下出来,再说这些也不迟。



毕竟羌晚舟对她唯命是从。



等这里的事情全部处理好了以后,再一点点的解决这些问题也不是不行。



......



夜晚,蓝黑色的夜幕一片深沉宁静,一轮圆月高悬其上。



渐渐地,那月便染上了一丝赤红之色!



赤月沙漠之上,一阵簌簌声响。



“可算是等到这时候了...再见不到丫头,我怕是要老上许多呢...”



蓝潇的声音依旧缥缈动听。



”咱们还是快走吧...咦?第五,大宝呢?“



“我也没见,刚刚还在呢...”



蓝潇忽然想到了什么,暗骂一句:



“...他抢先一步去了!这个死小孩!“



......



地下。



楚流玥身前,半幅骸骨之中的血脉之力,几乎已经全部淬炼出来,又凝聚成了一颗血珠!



而三目神鹰的身体,几乎已经重塑了一半!



楚流玥双眼紧盯,一颗心像是被什么紧紧攥住。



正当她要继续动作的时候,耳边却忽然传来了一道婴儿般的声音。



“玥儿丫头!“



楚流玥心中一动:又是那个声音!



她立刻抬头看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