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回元丹是当初太祖留存下来的一颗九品丹药,珍贵至极。

传闻这丹药有提升原脉等级之效,一直为天令皇室小心保管。

天令皇朝已经数百年没能出现过九品天医,这一颗九品丹药何其难得,可想而知。

当年帝姬及笄的时候,圣上便将这九霄回元丹作为礼物,赏赐给了她。

世人皆知,这是圣上打定主意将皇位传给帝姬了。

从那之后,便一直是帝姬负责保管这九霄回元丹。

一方面,她本身就是天经原脉,根本用不着这东西,另一方面,这九霄回元丹意义非同寻常,天令皇室默认是不会给谁用的,而只会一直传承下来。

然而如今,夏侯廷安居然说,九霄回元丹在他们府上!?

水柳儿连忙垂下了眼帘,掩去了眼底的情绪。

哪怕她一贯擅长伪装情绪,此时也差点控制不住。

哪怕夏侯淳安此时已经醉的完全糊涂了,她也不敢让自己流露出半分异常。

她深吸口气,停歇片刻,才终于将心底的波澜压下。

同时,她脑海之中瞬间浮现了无数猜想。

当初帝姬身亡之后,是江羽丞和上官婉负责的一切事由。

众人理所应当的以为,九霄回元丹是留存到了上官婉的手里。

因为帝姬突然离世对众人的冲击太大,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帝姬生前身后的事情之上,极少有人在意这一颗九霄回元丹。

没想到,居然在夏侯府!?

听夏侯廷安的意思,这九霄回元丹原本还是江羽丞给他们的,只是现在又想要回去了,双方谈不拢,这才闹了矛盾。

江羽丞当然是有可能拿到这东西的!

至于他为何要送给夏侯府...其中原因,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但这也印证了水柳儿一直以来怀疑和调查的一点帝姬的死,夏侯府果然也脱不了关系!

如今江羽丞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想将那九霄回元丹要回去...

砰!

夏侯廷安忽然栽倒在了桌面上,桌上的酒洒了满地。

他嘴里还低声喃喃着什么。

“二公子?二公子?”

水柳儿喊了两声,夏侯廷安没怎么回应。

她脸上温柔的笑意褪去,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

模糊中,听到了他断断续续的话。

“...是我...是我的...九...九...”

水柳儿暗自思索。

看夏侯廷安这愤怒又不甘的模样,八成是因为之前他一直以为那九霄回元丹是自己的。

结果现在江羽丞又打算要回去,他当然不肯。

水柳儿的声音更轻,带着某种莫名的引诱。

“...九霄回元丹在哪儿?”

夏侯廷安双眼紧闭,脸色通红,浑身酒气冲天。

听到这话,他的眉头动了动,摇晃着手指。

“在...在...”

......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在外面紧张等待的张妈妈连忙看了过去,见水柳儿安然无恙的抱着琵琶走了出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快步走上前,打量了水柳儿一圈之后,便越过她的肩膀朝着里面看去。

“怎么样?没事儿吧?”

水柳儿笑道:

“二公子喝醉,已经睡了过去。别让人来,惊扰了二公子。“

张妈妈隐约看到夏侯廷安的衣角,听着里面的确是没什么动静了,心中稍安。

“不如派人将他送回夏侯府”

“他现在这样子,送回去必定会招人议论,指不定还会给咱们惹来麻烦。他想在这睡,便让他睡就是。“

这种事情,对于西陵城中的公子哥而言,是再正常不过。

只要不过分,他们家中也不会太过追究。

“那...那要不要找人来伺候他梳洗了休息...”

张妈妈轻轻扇了扇,房间内的酒气简直是让人难以忍受。

这还是站在门口,里面还不知是什么样呢!

真是难为了水柳儿!

“也好,喊个人来吧。“

水柳儿回眸看了一眼,将碎发别到耳后,笑吟吟:

“到底是夏侯府的二公子,如此模样未免太过不堪。咱们只管今天把他伺候好了,明天自然会有人来接他回去。”

张妈妈听她这么说,也觉得很有道理,便点点头。

水柳儿打了个呵欠,素手掩口,一双水眸端的是水灵动人,还带着几分天然的妩媚娇软。

“今儿我累了,就先回去了,这身上的酒气可真重...“

水柳儿红唇轻轻一撇。

“剩下的,烦请张妈妈多费心了。”

说完,她便抱着琵琶,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张妈妈看了她一眼,心中有些奇怪。

水柳儿对夏侯廷安这样的人一向是不太看得上的,但今天却格外耐心。

甚至这屋子里已经脏乱成了这模样,她居然也忍了下来。

但她也没想太多,水柳儿的脾性一向极难琢磨。

她忍着那味道先将门关了起来,而后喊了人过来收拾。

......

第二天一早,夏侯廷安是被一阵嘈乱的吵闹声惊醒的。

隐隐约约之间,他似乎听到了江羽织的声音。

他艰难的坐起身,却觉得头疼的像是要裂开了一样!

正在这时,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踢开。

“夏侯廷安,你给我出来!”

一个人闯了进来,满面愤怒,正是江羽织!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