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陵。



华灯初上,明月高悬。



春风楼之中一派热闹。



水柳儿却独自待在自己的房间,对外面的一切充耳不闻。



今天是她一贯的休息日,本就不待客,何况她晚上还有要事去做。



——她打算去一趟夏侯府。



本来和简风迟商量的是明天去,但她想来想去,觉得晚上行动会更加隐蔽。



因为夏侯荣已经回了西陵,这几天一直都待在府中。



前几天她考虑到夏侯荣刚回来,肯定心有警惕。



到今天,应该是会松懈一些。



至于那人的身份...等有机会了再确认也不迟。



水柳儿开始梳洗装扮。



安全起见,自然是要换个容貌比较合适。



她取出了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正要往脸上戴的时候,门外却是忽然传来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



“柳儿呢?让她来伺候!”



夏侯廷安!?



他怎么现在来了!?



而且听着好像是有些喝醉了。



听到上楼梯的声音,水柳儿迅速将东西收了起来。



“夏侯二公子,你今儿来的不巧,柳儿姑娘今天休息,要不换别的姑娘来,如何?”



张妈妈好声好气的劝道。



“本公子今天只要她作陪!旁的谁也不要!她人呢?让她出来!”



或许是因为喝醉了,夏侯廷安变得比寻常时候更嚣张了些,甚至敢在春风楼如此叫嚣了。



张妈妈笑了笑,不动声色的拦在了他身前,颇为为难:



“二公子,您也不是第一次来咱们春风楼了,这里的规矩您也是知道的。柳儿姑娘要休息,便是我,也劝不动她出来啊!她那小脾气一向是倔的很,就算是勉强出来了,肯定也扫您的兴。最近咱们这新来了一个姑娘,弹琴是一绝,要不给您带来看看?”



夏侯淳安却是不听,一把将她推开!



砰!



张妈妈被猛地推到了栏杆之上,撞得腰疼不已。



夏侯廷安不屑嗤笑,一边往上走,一边讥讽道:



“弹琴一绝?你懂什么?本公子听过这天下最好的琴!旁人,岂上的了台面!?别脏了本公子的耳朵!”



张妈妈神色微变,隐隐知道他是在说谁,胸腹间的怒火压了下去。



她扶着腰跟了过去:



“二公子,这实在是不行——”



夏侯廷安十分烦躁,满脸的不耐烦:



“怎么?本公子到了你们这一个小小的春风楼寻个乐子,也得看你们的眼色?听你们的命令?”



他在家已经听够了!



“滚!”



他正要动手,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道轻柔甜美的声音。



“且慢!”



张妈妈抬头看去,吃了一惊:



“柳儿?你怎么出来了?”



水柳儿轻轻一笑:



“老远就听见夏侯二公子的声音了,既然二公子点名要听奴家,是奴家的荣幸,自然没有将人拒之门外的道理。”



说着,她看向夏侯廷安。



“二公子,请——”



夏侯廷安这才满意,警告的看了张妈妈一眼。



“要是你有柳儿姑娘的一半懂事,就能少掉许多麻烦了,知道吗?“



张妈妈却是还没反应过来,满眼疑惑和惊讶的看着水柳儿。



今天这日子,她一贯是要休息的。



别说区区一个夏侯家的二公子,便是天王老子来了,她也不会出来迎客。



以前水柳儿刚来的时候,不是没有人欺负,甚至还有一些想要欺辱于她。



但那些人最后全都消停了。



——以各种方式。



从此西陵之中,几乎再无人敢那般放肆。



夏侯廷安今天是喝醉了,脑子糊涂才敢这么干。



但他们不是应付不了,实在是不用水柳儿亲自出面。



但水柳儿却只是笑。



“麻烦张妈妈将二公子请到那边的包间,我收拾片刻便来。“



张妈妈满心不解,但也只好照做。



夏侯廷安大摇大摆的进了包间。



他若是清醒机敏一些,便会觉察到不对。



可惜此时他什么也看不出来,反而还以为是自己的身份将她们都镇住,心中暗自得意。



没一会儿,水柳儿果然抱着琵琶来了。



她冲着张妈妈使了个眼色:



“张妈妈,二公子身份尊贵,还请给二公子上咱们这最好的酒。”



张妈妈不知她打的什么主意,但还是照做。



很快,下人们就将酒送来了。



夏侯廷安拍开,清冽的酒香扑鼻而来,正是上好的竹叶青!



房间内,此时只剩下了夏侯廷安和水柳儿。



水柳儿十分温柔的问道:



“二公子想听什么?”



夏侯廷安想了想:



“挑你最擅长的就是!”



说着,又开始喝起酒来。



水柳儿眸光微闪,笑着应了。



“是。”



随后,素手轻弹,悠扬凄婉的琵琶声响起。



夏侯廷安的情绪被挑起,憋闷不已,接连灌了好几杯酒。



水柳儿停了下来,柳眉微蹙,似是又几分担忧。



“二公子看起来心情不好,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夏侯廷安的脑子有些发昏,听到这声音,张了张嘴,就将心理的话说了出来。



“还不是因为...江府!“



砰!



他将酒杯重重的砸在桌子上,脸色涨红,神色愤愤。



水柳儿睫毛微颤,声音轻柔如风。



“奴家不过一介弱女子,对这些也不懂,只希望二公子能宽心一些,别再为这些事情烦忧了...“



夏侯廷安似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冷笑道:



“本公子也不想,奈何——那江府欺人太甚!”



西陵城中谁不知道,江羽丞的亲妹——江羽织,和夏侯廷安正在商量婚事?



两家强强联合,这婚事对双方都是极有好处。



尤其是夏侯廷安。



单单靠着这一门婚事,就已经赢了夏侯府其他公子一头!



他还有什么可不满的?



水柳儿只问了几句,便从夏侯廷安那套出了不少话。



她这才知道,原来最近因为江羽丞受伤,江府和夏侯府的婚事,又开始拖了。



甚至还说要等到三公主和江羽丞大婚之后。



这让夏侯府觉得,江府对这门婚事丝毫不看重。



他们已经屡次三番的退让,就是为了能尽快定下来,将这事儿完成了。



但江府却是得寸进尺。



“...他们竟然还想要九霄回元丹,真是可笑!”



夏侯廷安大着舌头,声音有些模糊。



“当初既然已经将这东西送给我们,又怎有要回的道理!?他们想要回丹药给江羽丞?做梦!“



水柳儿猛然一惊!



九霄回元丹——那是帝姬之物!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