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什么时候?”



水柳儿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么重要的事情,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过?“



简风迟略作停顿。



“因为当时我也不太确定...说起来,这还是当初在曜辰国的时候发生的事儿。我那时候曾无意见过一个人的身影,隐约觉得很是相似,但后来却是没再见过,我也就将这件事情搁置了。”



他倒是也想再见见,确定一下那人的身份,奈何无论他怎么找,半点人影都没有。



这都过去挺久的了,要不是水柳儿忽然提起,他还真的想不起来。



”你说见到那人,是在夏侯府?“



“嗯。那天我本来是打算去夏侯府打探一下消息的,但遇到那人之后,我觉得有些奇怪,就暂时没动。后来发现,他果然是在暗中盯梢夏侯府。但他动作极其隐蔽,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



要不是因为觉得那人莫名熟悉,她也不会注意到那人。



简风迟一只手摇着骨扇,半眯着眼睛:



“夏侯荣是太傅,夏侯府内外有有不少护卫,闲杂人等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去盯着他们。既然他这么做了,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如果不是那人,那咱们得好好查查,看看到底还有谁打算对夏侯府动手。但如果他真的是...那就更得仔细查探了,竟是连他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简风迟说着,骨扇收起,抵着下巴。



“不过,这样看来,江羽丞这段时间当真是忙的焦头烂额了,竟然一点都没觉察到不对?”



水柳儿轻笑一声。



“听说他又去了一趟大荒泽,结果受了伤,现在正在江府养着呢。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若是能见,我可得好好谢谢他。“



“听我爹说,那人实力极强,别说是江羽丞,就连他们几个也不是对手。”简风迟的声音却是认真了许多。



水柳儿有些诧异,这才想起简书夜也是跟着一起去了的,肯定知道不少内情。



她有些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不会吧?比那几位还厉害?那得是什么样的人物?放眼整个天令皇朝,这样的人也是屈指可数的吧?”



简风迟摇摇头。



“我爹他们也没见到人是什么样,对方带着面具。不过...他好像只对江羽丞下手了,对我爹他们还是挺客气的。江羽丞这次受伤挺严重的,短时间内应该是不能再闹腾了。小柳儿,你这两天再抽时间去夏侯府那边打探一下,看看那人的底细到底如何。“



水柳儿神色微凝,轻轻颔首。



简风迟站起身,掸了掸长袍:



“至于我...倒是有段时间没正经的进过宫了,不如去探望一下咱们尊贵的三公主殿下!”



......



简风迟大摇大摆的进了宫,随后直奔华阳殿。



不出意外,还是被拦在外面。



这些天,求见上官婉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无功而返,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得到允准,进入大殿见上她一面。



但每次的时间也都不长。



宫中对外一直宣称说是上官婉之前为了帮圣上取药受了伤,现在需要静养。



众人虽然怀有诸多猜测,但华阳殿守卫森严,一时间也无法得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只得继续等待。



简风迟对此结果也不意外。



之前自家老爹主动申请帮忙看诊,都被上官婉拒绝了,更不用说他。



简风迟也没多纠缠。



“本公子其实也是记挂三公主,既然三公主要静养,那本公子就不多打扰了。”



说完,脚步一转,便打算离开。



蝉衣有些意外。



简风迟性格其实非常难缠,他主动找了过来,本以为劝他走要费好一番功夫,结果没想到他竟是这般干脆的走了。



但刚刚走出半步,简风迟就又转过身来,嘴角噙着一丝漫不经心的邪笑。



“对了,本公子忽然想起,之前本公子从帝姬那借了几本医术,一直没还回去。今天既然来了,便想去一趟昭月殿,顺便将这些都还回去。”



蝉衣眼皮一跳。



帝姬的医书?



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好还的?



何况现在都已经过去快两年了,根本不会有谁在意这种事。



她狐疑的打量了简风迟一眼,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但简风迟脸上噙着笑,风流张扬,和以前没有半分区别。



看起来,好像不是要找事儿的...



蝉衣沉吟片刻,道:



“昭月殿是帝姬生前寝殿,三公主殿下一直命人认真看管,不可损坏其中的任何物件,也不允许外人随便进入。奴婢帮您请示一下,您且稍后。“



简风迟笑眯眯的点点头。



“去吧去吧。”



蝉衣转身进入了房间。



简风迟剑眉微挑,看似随意的在庭院之中打量了一番。



一段时间没来,好像又有了点变化...



他虽然不常来,但过目不忘,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走到了一颗树前,斜斜一靠。



忽然,他鼻尖微微动了动。



一股淡淡的苦涩腥甜气息,若隐若现。



他垂眸看了一眼。



这味道,似乎是从这地面之下传来的。



他又仔细看了一眼,忽然瞳孔微缩。



......



“他要去昭月殿?”



上官婉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好端端的,他忽然去那儿做什么?”



上官玥已经死了那么长时间了,几本医书还不还又有什么要紧的?



但简风迟这个人很不好搞。



如果不答应他,指不定他会闹出什么事儿来。



反正他一向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放肆嚣张的很。



上官婉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惹来这么大个麻烦。



她厌烦的挥挥手。



“他既然想去,让他去就是!反正昭月殿有的是人,一旦发现他有什么异常,立刻来报!”



“是!”



上官婉揉了揉眉心。



其实以前简风迟和她的关系还挺好的,很多次都帮她说话,也帮过她不少忙。



但不知道为何,上官玥死后,他对她的态度就有些微妙的变化。



虽然表面看不明显,但上官婉的确能感受到。



她实在是想不通,简风迟以前和上官玥就是一对冤家,彼此看不顺眼,他怎么会忽然变成了这样?



现在他去昭月殿,不知又是为了什么...



.....



简风迟掌心原力汇聚,正要俯身探出手去,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蝉衣警惕的声音:



“简公子,您在做什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