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松点点头:



“如此也好。三公主千金之体,自然要好好照看。”



宫人没想到他们会这么说,神色为难:



“这...这...蝉衣姑娘只说了请宋掌门一人...小的不敢擅做主张。“



在宫中,谁不要看蝉衣的脸色过活?



对待和三公主有关的事儿,蝉衣一向十分严格。



若是自己带了这二位过去,他们身份股这姑娘,蝉衣不敢说什么,可自己的安危却不好说了。



简书夜嗤笑一声,似是开玩笑的一般说道:



“我们都知道蝉衣深受三公主的信任和器重,不过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婢女,难不成,我们去见三公主,还要经过她的同意?”



宫人连忙跪下:



“小的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



“有什么‘只是’的?我们也是关心三公主的身体,这才特地前去探望。若是到了华阳殿,三公主实在是不能见,我们自然也不会勉强。“



一句话将宫人噎的无话可说。



旁人也就罢了,但简书夜和尉迟松都是天令皇朝顶尖的天医,他们提出要帮三公主看一看,的确说得过去。



夏侯荣眉心微蹙,道:



“其实咱们也不必非要去。宫里毕竟还有左明希几位大人,医术高超。咱们现在去,说不定反而会有所打扰...”



尉迟松淡淡打断了他的话:



“三公主久不出来,大家都很是担忧。如今大公子又受了伤,卧病在床。若是一直无人出来主持大局,迟早是要乱套的。我们也是为了大家好。难不成,我们还会害三公主吗?”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宫人还有什么可说的,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夏侯荣嘴唇动了动,本想继续阻拦,却想不出什么理由来。



简书夜瞟了他一眼,嘿了一声,笑道:



“夏侯大人,看您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这来回一趟累着了?不如赶紧回去休息休息吧?”



夏侯荣立刻否决了这个提议。



“既然你们都去了,我岂有不去的道理?“



回来的时候,江羽丞就不想让简书夜和尉迟松进宫,显然就是不想让他们去见三公主。



如今眼看是拦不住了,他当然得跟上,以防万一。



于是,几人便一同随着宫人前往华阳殿。



......



很快,几人就到了地方。



正在门外焦急等待的蝉衣看到几人一同前来,脸色顿时僵住。



宫人一路小跑过去,战战兢兢的和蝉衣说明了情况。



“...几位大人忧心殿下的身体,便一起来了,说要帮殿下看看...”



蝉衣吃了一惊。



他们要帮三公主看伤?



这怎么能行!?



如今三公主的模样根本没办法见人!



要是给这几人看到了...还不知会闹成什么样!



她先是和几人恭敬的行了礼,随后便委婉的说上官婉如今不方便一次见这么多人,除了宋栾之外,只能请剩下的几人回去。



简书夜心中冷笑。



这哪儿是不想见人,分明是不想见他和尉迟松!



一开始他只是有些好奇,但现在却也觉出不对味了。



上官婉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就算是真的身体不好,也不至于多见几个人就如此困难。



何况,他和尉迟松的医术在整个天令皇朝都绝对排的上前几号,上官婉却对他们如此避如蛇蝎。



实在是可疑。



看几人还是不愿意离开,蝉衣只好道:



“殿下的身体,素来由左大人等人负责照料,难道几位是信不过左大人吗?”



“话不是这么——”



简书夜正要反驳,尉迟松却忽然道:



“左明希的医术,我们自然是信得过的。既然如此,就让殿下好好休养,我等先行告辞了。”



说完,便真的转身离开。



简书夜愣了一下,只好跟了上去。



夏侯荣松了口气,没多久也自己离开了。



很快,就只剩下宋栾一人。



蝉衣道:



“宋掌门请——”



......



“松老,您为何忽然走了?”



简书夜跟上尉迟松,眉头紧锁,百思不得其解。



松老肯定也看出来这里面有问题了,只要继续追问下去,必定能挖出点什么来。



但松老却忽然停了下来,实在是奇怪。



尉迟松道:



“她既然不肯见,又何必强求?“



“您难道不担心?”



这里面摆明了是有猫腻,谁知道她到底打算做什么?



尉迟松忽然笑了一声。



“最担心的,难道不是她自己吗?”



上官婉野心勃勃,玥儿才去了两年不到,她竟然就打算取而代之,甚至还想在陛下昏迷未醒的时候直接上位。



是个人都看的出她想要什么。



她恨不得将所有的权利都捏在自己手中,生怕别人与她夺权,要不是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怎么可能会这么长时间都不出来见人?



朝中那么多重臣能等一天两天,但绝对不可能一直等下去。



这时候,最着急的不是其他人,而是上官婉自己!



简书夜愣了一下,随后恍然回神。



“您是说——”



“倒是老夫,年纪大了办事不利,连一朵婆娑莲都未能帮三公主取回来,当真是羞愧。”



尉迟松说完,便继续抬脚向前走去。



“流玥他们尚无踪迹,老夫还是回清源山等他们的消息吧!其他的事情,老夫可是不掺和了!“



简书夜心中“啧”了一声。



尉迟松这是打算将大荒泽之行毫无所获的消息传开?



可以想见到时候上官婉的脸上会有多挂不住!



果然还是老狐狸!



这一两年时间,冲虚阁接连遭受打击,尉迟松也低调隐忍了许多,他还以为他们从此一蹶不振了。



现如今,总算是多了点乐趣!



他心思一动,摸了摸下巴。



“嘿,那不如我去会会左明希?”



指不定还真的能问出什么来!



......



几乎是一夜之间,上官婉带兵前往大荒泽,结果死伤严重,一株天材地宝都没能帮圣上带回来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西陵城。



甚至,后来她还专门派遣了简书夜等几位顶尖强者前往,还是无功而返。



尽管宫中已经尽量将消息压下,但基本上没什么用。



毕竟她们回来的那天的样子,就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一时间流言四起,城中众人议论纷纷。



春风楼。



简风迟斜靠在榻上,笑的恣意风流。



“这次,咱们这位三公主,可算是彻底丢光了脸面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