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修轻笑一声,似乎没听出这话语之中的不满和杀意,微微颔首。

“见过三位前辈。许久未见,几位前辈似乎的精气神似乎更胜往昔。“

咻!

一道黄沙忽然从地面席卷而起,!幻化为一把长剑,朝着容修刺去!

灼热的空气瞬间被撕开了一道黑色的口子!

凛冽寒意袭来!

直奔容修的眉心而去!

容修微微抬眸,神色平静,深邃的凤眸如星夜般纯净而深不可测。

他那清冷散漫的眉眼,终于闪现了一丝凝重之色。

一把银色长剑,被他握在手中。

旋即——

剑起!剑落!

嗤!

这一剑动作简单至极,没有任何花招,只是汇聚了堪称可怕的力量,直直落下!

剑光飞出!

破空而去!

两道剑气正面迎击!

滚烫的金色沙面上如同飓风卷过,黄沙飞扬!

上面瞬间出现了两道深深的辙痕!

铿!

只听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响传来,两道剑气幻化为无数流光飞溅!

狂暴的气息从中间爆发,朝着四周疯狂的席卷而去!

雪雪见状,立刻识相的将自己的脑袋埋到了爪子里。

它在这这么多天,别的没学到,但却训练处了躲避风沙的本能。

虽然它现在已经够灰头土脸的了,可是毕竟主子在这,能挽救一下还是尽量挽救一下。

雪雪一身毛发被吹的来回狂舞,不过好在最近身体练得壮硕了许多,狂风中依然稳得不行。

过了好一会儿,那波澜才逐渐平息。

雪雪从一堆沙子之中钻出,身子用力的抖了抖,看向自家主子。

容修依然站在原地,双脚微微陷入了半寸。

他整了整衣衫。

其实他身上依然是整洁如新,半颗沙子都没沾上。

可见他应付这一招,也已经是游刃有余。

容修双手抱拳,淡淡一笑:

“多谢前辈指点。”

片刻,那婴儿般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几年不见,你竟是已经修炼到了这般境地,怪不得如此张狂...”

“前辈误会了。在您几位面前,晚辈不敢有分毫冒犯,何来张狂一说?”容修微微挑眉,语气倒是十分诚恳的样子。

独孤墨宝冷哼一声。

蓝潇忍不住插了一句:

“其实张狂不张狂的倒是无所谓,不过你这张脸...倒是没怎么变,还是一样的惹人讨厌!”

话音听着酸溜溜的。

第五长泽忍不住道:

“蓝潇,你能有哪怕一次,见到人的第一面,不是说人的脸的吗?“

蓝潇十分干脆的拒绝:

“不能。“

“...当我没问。”

第五长泽暗道自己真是有毛病,居然还希望蓝潇能改正这个毛病。

他要是能改,那就不是他了。

容修听着这话,倒是不以为意,非但没有生气,唇角笑意反而更深。

“前辈谬赞了。”

蓝潇:“......”

他有些忧伤。

“可恨,这世界上竟然有比我还不要脸会说话又自恋的男人。”

他自诩在这方面登峰造极,但每每遇到容修,总还是棋差一招,回回都铩羽而归,被气个半死。

独孤墨宝忍不住冷声道:

“死变态,一把年纪了就不能消停点吗!?“

这是重点吗!?

重点是丫头!

蓝潇怒:“你说谁一把年纪!?也是,大宝你这还得再长个几百年,才能长到我的腰——啊!“

随着一声短促的尖锐叫声,蓝潇的声音戛然而止。

容修看着前方的一片虚空,道:

“几年不见,诸位前辈竟连出来见一面都不肯吗?”

独孤墨宝冷哼。

“若是丫头在,我们自然会出来见,可现在这里只有你自己,我们有什么必要出去?“

容修神色微动,有些无奈又好笑的揉了揉眉心。

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

“容修,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们这次找你是为了什么。”

独孤墨宝的声音听起来严肃了许多,带着丝丝冷意。

“玥儿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音落下,四周的空间似乎都瞬间凝固。

雪雪僵着身子,一动不敢动。

周围明明热浪滚滚,但这一瞬,它却觉得冰寒刺骨。

像是有一股冷意,从四面八方弥漫而来!

它有些担忧的看向自家主子。

容修脸上的神色淡了许多。

好一会儿,他都没说话。

直到独孤墨宝几人以为容修不打算说什么的时候,他才终于开了口。

“原本我和玥儿答应过会再次来此拜访您几位的,但中间这几年,出了很多事儿,所以才一直没能来,还请几位前辈见谅。“

容修的语气很是平静,像是在说着无关的事。

可仔细听去,才会发觉,看似平静的海水下是无尽翻涌的波浪,似乎随时都会打破这样的宁和!

安静片刻,蓝潇有些耐不住,问道:

“然后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啊?“

这容修也真是的,说话怎么能说一半?

容修顿了顿。

“具体发生了什么,请恕晚辈现在无法告知。等他日见到她,几位前辈问她会更合适。”

“你你不打算说清楚?”

蓝潇有些诧异。

第五长泽忍不住道:

“玥儿丫头说和你说又没有什么区别,你现在说不就行了?”

这两人感情好得很,谁说不都一样吗?

容修摇摇头,虽然委婉,但却十分坚决。

“有些事情,的确是她来说比较好。”

这里面牵涉太多,现在就让他们全部知道,未必是一件好事。

何况,这里面有很多东西,连她都还不知道呢...

看容修态度如此坚定,几人知道,再问也是问不出什么的。

蓝潇轻哼。

“不说便不说,反正用不了多久就能见到丫头了。”

到时候一定将所有的事情都问个清清楚楚!

“大宝,不帮他驯兽了!让小雪花跟他回去,咱们就在这等着丫头出来。”

一直被遗忘的雪雪再次满含热泪。

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吗!?

容修认真道:

“多谢几位前辈对雪雪的照顾。不过,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晚辈也会继续留在这里。所以...让雪雪在这里多陪陪您几位也好,不知可否?”

雪雪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主子,仿佛不敢相信他现在居然敢当面将它卖掉!

独孤墨宝却道:

“它留下没问题,你不肯说也没问题。不过,我有最后一个问题。”

“玥儿丫头的身体,是你换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