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身穿黑色锦衣,身上没有任何多余的坠饰,一头长发垂落,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子懒散清冷的气息。

他的脸上,带着一张银色的面具,将他的脸容遮挡。

唯有一双深邃如星夜的眼眸,像是漩涡一般,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仿佛多看一眼,便会不自觉的沉沦其中。

看到来人,宋栾等人都暗暗心惊。

这男人身上的气息极其隐晦而强大,比起他们只强不弱!

宋栾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

“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

那男人声色散漫,低笑一声。

”重要的是,这朵花,你们不能动。“

这是冲着婆娑莲来的!?

几人面面相觑。

宋栾皱紧了眉头,忍不住反驳道:

“凡事都讲究个先来后到!我们是先来的,这婆娑莲自然是属于我们!就算你实力强悍,也不能如此不讲道理吧?”

他这语气已经算是十分克制。

若是换个人,宋栾早就要追上去将对方收拾了。

奈何这黑衣男子实力深不可测,他们不敢来硬的,只好开始“讲道理”。

“奇怪了,这婆娑莲现在还好端端的在湖中长着,怎么就成了你们的?难不成,你们这个先来后到,是看谁先看到这婆娑莲,就算是谁的?”

那男人不气不恼,反而是笑了一声,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宋栾脸色涨红,一时间有些难堪。

他也知道刚才自己说的那些其实并不占理。

他们是先到了这镜湖,但实际上还没有将婆娑莲成功取走,甚至连碰都没有碰一下。

就这么说这婆娑莲是自己的,的确没什么道理。

宋栾还想再说,却被江羽丞无声制止。

江羽丞上前一步,拱了拱手,十分客气的问道:

“在下江羽丞,敢问阁下是...”

江羽丞的名号,天令皇朝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那原本的出身——江府大公子的身份,其实不值一提。

但因为曾经是帝姬的未婚夫,他也跟着水涨船高,名气增大了许多。

江羽丞自报家门,一方面是希望知道对方的身份,另一方面,则是隐隐的威慑。

若是对方识趣,就应该知难而退。

那黑衣男人眼帘微抬,眼眸深处划过一抹微光,淡淡道:

“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

这句话他说的极轻,极淡,但却带着令人不敢违逆的威严!

江羽丞猛的愣住,随后就觉得脸上像是被人狠狠扇了两巴掌一般,火辣辣的疼。

他还从未听过有人这样和他说过话!

对比之下,对方好像高高在上,而他如同蝼蚁一般卑贱。

他的神色变得有些难看,声音也冷了下来。

“阁下未免太过猖狂了吧?”

就算是对方实力强横,也不能如此目中无人!

这镜湖,可还是天令皇朝的地盘!

江羽丞强忍着心中怒气,在脑海之中不断搜索,天令皇朝何时有了这样的人物。

但想了好一会儿,还是一无所获。

因为这个黑衣男人,和印象中的任何一个顶尖高手都无法对上!

难道——对方是什么隐世人物,又或者,根本就不是天令皇朝之人?

“这婆娑莲生长于镜湖,有实力者得之!阁下若是想要,尽管来抢就是!”

江羽丞怒声道。

他们这边五个人,对方却只有一个。

实力再强,以一敌五也是妄想!

那黑衣男人轻声一叹。

“我家夫人叮嘱过我,不要随便动手的。”

江羽丞心中冷笑。

这人八成是怕了,却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阁下若是改变主意了,现在尽管离去就是。看在这婆娑莲的份上,我们就不与你计较那么多了。“

如果可以,江羽丞还是希望能够尽快摆脱对方,一点麻烦都不想沾染。

黑衣男子低笑一声,缓缓说道:

“我之前已经说过,那朵花是我夫人的,你...是听不懂么?”

他的声音渐渐冷了下去,直到最后一个音节,已经带上了凛冽杀意!

话音刚落,他便抬起了手。

那是一只修长白皙,而又骨节分明的手。

一眼看去,如同泛着冷光的白玉精心雕琢而成。

旋即,他的食指向前轻轻一点。

嗡!

一道黑色原力,如同利箭飞出!

破空之声尖啸!

强悍威压陡然降临!

一股无法言喻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江羽丞猛地睁大了眼睛,瞳孔皱缩!

这一瞬,他似乎已经被杀意笼罩!

他想也不想的后退,想要施展出自己最快的速度逃离!

然而尝试了一下才发现,他的身体已经无法动弹——竟是被对方的威压完全控制住!

他如今怎么说也还有着七阶武者的战斗力,可是在这男人面前,却连逃跑的资格都没有!

到了此时,江羽丞才彻底明白,对方的实力,比他们之前预想的还要更强!

瞬息之间,那一道黑色的原力,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嗤!

那原力猛然从江羽丞的胸膛正中间穿过!

一瞬间血肉飞溅!

他胸前的衣衫,迅速被染红!

江羽丞只觉得胸口一凉,短暂的停顿之后,剧烈的疼痛才席卷而来!

黑衣男人似乎有些遗憾。

“可惜,只能到这了...”

他倒是想直接杀了江羽丞,奈何夫人还没下手,他自然得留着他一条命。

“大公子!”

宋栾和夏侯荣见此情形,皆是吃了一惊,连忙奔了过来。

“大公子,你怎么样?”

刚才一切都发生的太快,那男人动手的时候,他们根本没反应过来。

等意识到发生什么的时候,江羽丞已经被打伤。

江羽丞捂住胸口,温热的血汩汩的往外冒。

他连忙取出一颗丹药服下。

不知为何,小腹的位置,竟然又开始隐隐有了一股灼烧的痛感。

但此时他的胸膛被洞穿,一个血窟窿鲜血淋淋,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你...你...”

他张了张嘴,本想说点什么,可看到对面那黑衣男人的时候,喉咙里的话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来。

那双眼睛——

淡漠冰冷尊贵!

一股深深的畏惧,从心底升起!

忽然,江羽丞脑海之中闪过一道白光,神色惊骇的看向对方:

“你你是百草楼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