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差点将宋栾噎个半死!

他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红,神色变换好不精彩!

他猛然起身,怒声道:

“你说什么!?”

他本来心情就十分燥郁,听到这句话,哪儿还控制得了?

顿时如同被火点燃一般——炸了!

尉迟松却是神色淡淡:

“老夫说什么,在场的诸位应该都听得清清楚楚,怎么唯独你没听清?莫非是耳朵不好用了?”

”你——“

“看来你这耳朵和你的嘴一样,都是个摆设,不要也罢。”

尉迟松三言两语,就将宋栾骂的体无完肤。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尉迟松一直是德高望重的人物,言谈举止一直十分低调。

而自从一年多前,冲虚阁接连遭受打击之后,就更不用说。

整个冲虚阁都像是成了透明的一般。

也正因如此,许多人都渐渐不再将冲虚阁放在眼中。

本以为这一次,楚流玥三人的死,会给尉迟松等人造成极大的打击,甚至有人怀疑他根本不会来宫中。

没想到,他不但来了,而且竟是如此强势!

敢这么和宋栾说话的,整个西陵城中能有几人?

不少人面面相觑,皆是看到了对方眼底的震惊之色。

——这...莫不是受的刺激太大了?

尉迟松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任凭无数视线在自己身上来回打量,始终不动如山。

他自己的徒弟,他会不知道生死?

那三个孩子只是没有跟着上官婉这一行人一起回来罢了,但他心里清楚,他们都还好好的。

但他现在还不打算将这消息公开。

来的路上,他就知道肯定会有人拿这个说事儿,找他们冲虚阁的麻烦。

要是说别的,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了,懒得计较。

偏偏宋栾说的是那三个孩子,还诅咒他们都死了。

他怎么可能再忍?

宋栾被怼的一脸懵。

印象中,尉迟松从未如此对谁不客气过。

他气极反笑,冷冷嘲讽道:

“呵,尉迟阁主,大家同为四大宗派,我不过是表达一下关心罢了,你这么说话,未免有失身份吧?“

尉迟松瞥了一眼,似是在看笑话一般。

“听说紫霄剑派这次死了七个出色的弟子,想不到宋掌门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关心我们冲虚阁?“

宋栾登时心中一哽,说不出话来。

他们的的确确是死了七个弟子,而且剩下的三个人,除了他自己的儿子宋庆年状况还算可以之外,剩下的两人受伤都十分严重,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以后的修行。

几乎可以说是全军覆没!

要知道,这次派去大荒泽的,都是他们紫霄剑派最出色的弟子。

如此一来,他们几乎要再花费两三年的时间,才能修补这损失!

正在此时,一旁的简书夜忽然开口。

“我倒是听说,在幻雾森林的时候,楚流玥那丫头帮着救了不少人。不仅是我们龙牙山的弟子,其他几个门派,也多多少少都受了她的帮忙吧?”

他说着,看向宋栾,故意问道。

“宋栾,好像你那个宝贝儿子,也是她们救下来的?”

宋栾立刻反驳:“不可能!根本没这回事儿!”

简书夜露出惊诧之色,看向身旁几人。

“哦?那不知在座的,有谁听闻过此事?”

整个大殿陷入诡异的安静。

众人神色各异。

宋栾连连冷笑。

“我知道那楚流玥有几分本事,但是凭她那点能力,自保只怕都难,何况帮人?还帮了这么多?简书夜,你这话未免太过离谱了!”

片刻,忽然有人开口。

“龙牙山主说的不错,我们门派的弟子,的确是楚流玥等人搭救的。”

宋栾立刻皱着眉头看了过去,发现说话的是圣焰宫的宫主。

他嗤笑一声,正要嘲讽,旁边又有人开口。

“我们天机府的弟子回来也的确提到了这件事。”

宋栾神色一僵。

简书夜一个人那么说也就算了,但现在众人竟是接二连三的承认?

其他几个门派的人齐齐沉默,显然是不打算反驳!

这让对面坐着的各大世家的家主都吃了一惊。

他们因为对这件事情的参与度不高,所以知道的也不多。

之前只以为大荒泽一趟死伤惨重,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些事情。

简书夜摸了摸下巴,打破了平静。

“宋栾,看来你那宝贝儿子是故意没告诉你啊?那他应该也没说,你们门派中的那个杨沁儿因为被查到有问题,选择自爆了吧?听说,当时还差点害了不少人呢。”

宋栾豁然抬首,神色震惊。

他是真的不知道!

宋庆年和那两个弟子回去之后,他第一时间就赶去看了。

那两个重伤的很快被送去疗伤,而宋庆年也没多说什么,只道自己累的很,就去休息了。

宋栾心疼还来不及,只顾着庆幸自己的儿子还活着,哪儿还顾得上其他?

他很快反应过来,声色俱厉:

“龙牙山主,这话可不能乱说!”

正在此时,大殿外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他之前所言,的确句句属实。”

众人回头看去,却见到是江羽丞来了。

竟没有人通报,也不知他在外面听了多久。

江羽丞抬脚朝着殿内走来,众人纷纷噤声。

宋栾紧张起来。

江羽丞是在场的人,而且身份特殊,若他都这么说了...

他连忙收敛了神色。

“庆年回来之后,精神不振,我就让他去休息了,未曾过多了解...”

江羽丞轻轻摇了摇头。

他其实根本没有将这些事儿放在心上。

他的注意力,其实大多都放在了尉迟松那。

来前,他刚好看到尉迟松先一步进来,随后就听到宋栾挑衅。

他就干脆在外面听了一会儿。

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尉迟松看样子是知道楚流玥他们都还没回来的,可却似乎没有多少悲痛之色。

羌晚舟等人还好说,尉迟松或许知道他们只是在幻雾森林之中找人。

但楚流玥...

她死了,尉迟松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才对...

“驸马!”

这一道焦急的喊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众人齐齐抬眸看去。

只见大殿之外,一道身影正快速走来。

江羽丞皱了皱眉。

来人竟是蝉衣。

上官婉怎么没来?

他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蝉衣道:

“驸马,三公主临时有事,请您先去华阳殿一趟。”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