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说起那些旧事的时候,楚流玥的心绪一直十分平静。

尽管那些人,那些事,如同最锋利的刀锋,给她留下了最深最痛的伤痕。

但如今想来,她已经能够淡然面对。

语调平和,神色淡淡,就好像在说着别人的事情一般。

然而,当太祖说出那一句的时候,楚流玥的鼻尖,却是瞬间一酸,红了眼眶。

那些充满苦痛的记忆,已经无法再撼动她分毫。

她以为自己的心已经坚硬如磐石。

没想到,轻易被太祖的这一句话击溃。

尽管太祖没有肉身,他轻抚的动作,楚流玥也根本感受不到。

可她却瞬间像是被什么安抚了一般,心中那高高筑起的堤坝,就那么开了一个口子,任由无数压抑的情绪,如洪水一般奔涌而出。

楚流玥闭了闭眼,一颗滚烫的泪珠,无声落下。

片刻,她才抬起头来,冲着太祖一笑。

有太祖这一句,对流玥而言,已经足够。

太祖看着面前的少女,满眼疼惜。

在看到楚流玥施展出凌霄掌第三层的时候,他的脑海之中闪过了无数猜想。

但还是没想到,她的经历居然如此坎坷离奇。

他长叹一声,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丝怒意:

没想到我上官一族,竟然也会出现这种卑劣之徒...上官婉,实在是不配有这个名字!

之前他一直没有太将上官婉放在心上,只是觉得这个后辈,为人处世不够大气,而且似乎颇有心眼的样子,不是很喜欢。

却没想到,她竟然还做出过这等残杀同族,欺上瞒下之事!

为了得到她想要的一切,她真的是疯了!

若天令皇朝真的交到了她的手上...后果只怕是不堪设想!

或许,天令皇朝的千年基业,都将毁在上官婉的手中!

楚流玥一字一句道:

太祖放心,有流玥在,绝不会让她称心如意。她终将为她所作的一切,付出代价!

太祖看向楚流玥,神色宽慰。

还好,我上官一族,除了她,还有流玥你这样的好孩子...

不知忽然想到了什么,太祖忽然笑了起来,道:

怪不得之前我一见你,就很亲近,原来咱们本就是一家人!

当初,他跟着楚流玥离开天令神域之后,对天令皇室的一切都很是好奇。

楚流玥去皇宫见上官婉的那次,他曾偷偷试探的看过上官婉。

结果大失所望。

相较而言,他还是更喜欢楚流玥,就一直随在她身边了,而对天令皇室,反而是渐渐地没了兴趣。

绕了一圈,原来楚流玥本就是上官一族的人!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

太祖不怪我就好!您不知道,当初您答应将龙渊剑给我的时候,我差点就打算和您坦白了。但当时情况紧急,我也不想将您牵扯进来,最后还是没说。您别见怪。

太祖轻哼一声。

你本就是我上官靖的后辈,又有什么不能说的?若我早知道那上官婉和江羽丞将你欺负到如此地步,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他眉头微微蹙起。

心疼你尚且还来不及,又怎么舍得怪罪于你?你啊...

楚流玥心中一暖。

有人和她站在同一边,无条件相信并且支持她,愿意为她出头的感觉...

实在是太过美好而珍贵。

曾经的上官玥,失去了一切,只剩下父皇一个至亲。

并且他还被下毒陷入昏迷,时至今日,她连见一面都难。

而现在的楚流玥,有疼惜她的长辈,有信得过的朋友...

还有不顾一切,永远将她放在心尖上的容修。

当初我肯将龙渊剑给你,其实是有着两个原因的。

太祖神色认真了许多。

楚流玥也不自觉的挺直了脊背。

第一,是龙渊剑觉醒,自己选择了你为新主。它虽然是我炼制出的原器,但有着自己的灵智。你应该知道,天令皇朝历年来有不少人都进入过天令神域,想要请出龙渊剑,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而当你出现之后,龙渊剑很快就有了反应,醒了过来。

不只是我,它其实也等待了千年之久,只为等一个钟意的新主。如今它好不容易选中了你,我自然不会反对。

楚流玥眸子微眯,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就算如此,龙渊剑是您耗费了无数精力和心血练就出的,您自己本身应该也是想要留给天令皇室的人的。但当时,您并不知道我的身份,怎么还是那么干脆的就送给了我呢?

楚流玥相信,太祖如果想阻拦,肯定是能拦下的。

但他没有,反而十分大方的将龙渊剑送给了她。

这一点,楚流玥怎么都想不通。

若是其他的金银财宝,送给一个外人也就罢了。

可这龙渊剑,是太祖身份的象征,也是天令皇朝圣物一般的存在!

意义非比寻常!

太祖那么干脆的送了她,实在是出乎她的预料。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

太祖停顿片刻,目光复杂的看向楚流玥。

你大概还不知道,你体内的那个黑色金字塔之内...似乎有着一道天令皇室的血脉力量!

------题外话------

一个废掉的二月...被老妈拉去干活了...

九点半左右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