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说得十分冷硬,像是尖锐的刺,直直刺破了这片死寂!

上官婉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柳眉拧起。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铠甲的黑骑军。

脸上身上都带着血,此时正紧紧地盯着她,目光森冷如刀,氤氲着即将冲破而出的怒意!

上官婉的脸色顿时也冷了下来。

你是什么身份,也敢如此质询本宫?

区区一个黑骑军的将士,谁给的他胆气,敢用这样的神态和语气对她说话!?

即便是朝中重臣,也不敢如此不给她面子!

那将士梗着脖子,继续道:

小人黑骑军校尉——田壮壮!小人并非是质询殿下,只是疑问!赤金圣铠乃是帝姬殿下生前御用铠甲,历经百战而不破!如今为三公主殿下所用,未曾经历任何战役,竟是直接损毁!三公主,难道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上官婉气极反笑。

帝姬?

上官玥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如今整个天令皇朝,都已经是她上官婉掌权!

她连上官玥都杀了,用她一个铠甲又怎么了?

别说是一个小小的黑骑军校尉,便是放眼整个天令皇朝,都没有人有资格这么质问她!

不过是一个铠甲罢了,本宫何须给你们交代?

她深深的看了田壮壮一眼,冲着慕青和淡声道:

慕副将,这就是你带的兵?未免也太没规矩了吧?

对付这种不知死活的人,都用不着她亲自动手。

只要一句话,慕青和就得将他收拾了!

然而,预想中的场景并未发生。

慕青和脸上面无表情,下巴却有些紧绷,似是覆了一层冰霜般冰冷。

这的确是帝姬生前极其珍爱的物件。三公主殿下可能有所不知,这赤金圣铠对于黑骑军的众位将士而言...意义非比寻常。如今损毁了,末将知道并非是您故意为之,但还是请您给大家一个解释就好。

上官婉一脸震惊。

慕青和!?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让她给解释,还是让她道歉?

只为了一个赤金圣铠!?

慕青和直直迎上她的视线,眸色执着而坚定。

这是摆明了不打算善罢甘休了!

上官婉气的浑身发抖。

赤金圣铠忽然碎裂,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她为自己遗憾可惜还来不及,却要给这些人解释一番?

简直可笑!

她愤而看向了江羽丞。

慕青和可是他的人!

然而江羽丞似乎在走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上官婉喊了两次,他才恍然回过神来,但眉眼之间,还是带着几分怅然若失的忧色。

上官婉极少看到他这个模样,心中隐隐不安。

但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赤金圣铠的事!

江羽丞反应过来之后,却是先皱着眉看了上官婉一眼。

赤金圣铠是何等厉害的宝物,之前一直好好的,怎么穿到了上官婉的身上,就忽然碎了?!

上官婉被他这一眼看的火冒三丈。

但考虑到周围还有不少人看着,只得将火气生生咽下。

江羽丞也是顾及彼此面子,没有当面说什么,冲着慕青和道:

三公主刚刚经历一番生死,现下还惊魂未定,赤金圣铠的事虽然重要,却也重不过她。你们是黑骑军,第一要务是什么,你们自己最清楚!别忘了你们的身份!

这番话不可谓不重。

换作以往,慕青和绝对不会再继续说什么。

但这次不同。

慕青和神色不变,平静道:

大公子,正因我等都是黑骑军,所以才会对这件事情十分坚持。即便是我不问,他们也会问,直到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江羽丞皱了皱眉,看向周围的黑骑军。

果然,那些将士不知何时已经围拢了起来,看着这边!

而且神色固执,和最先发问的田壮壮一模一样!

大有上官婉不解释,他们就不走的阵势!

气氛凝重。

一片死寂。

到了这时,上官婉终于意识到了不对,眼中闪过一丝慌张。

你们这是打算做什么!?想要造反不成!

慕青和道:

三公主言重了。他们只是要您的一句解释。

解释?

要什么解释!?

上官婉自从掌权,还从未如此憋屈过!

之前这些人分明对她言听计从,可不过是损毁了一个赤金圣铠,他们居然就翻脸不认人了!

嚣张放肆至极!

远处的秦衣看着这一幕,唇边掀起一抹冷笑。

自小在西陵城中锦衣玉食长大的上官婉怎么会懂,军权,从来都是独立于皇权之外的!

当初殿下拼死战斗,救了多少黑骑军?

表面上看,这军权是慕青和的。

但实际上,却是殿下的!

平时不提也就罢了,如今,上官婉损毁了赤金圣铠,无异于践踏了众人的底线!

他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

上官婉拳头紧握,几乎咬碎一口银牙!

上官玥死了,但她却还处处受到她的限制!

她怒声道:

不过是一副破铜烂铁罢了,没了就没了!有什么好解释的!

话音落下,周围杀机四起!

三公主!请慎言!

------题外话------

更啦啦啦啦啦,明天十二点~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