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嗓音低沉醇厚,带着那一声轻笑,更显得散漫恣意。

明三十六尊老眼皮抬了抬,看了他一眼。

容修在笑着,眉眼之间也染上了几分笑意,如春水初化。

而那双深邃的眼眸,却并没有在看着棋盘,只是一片沉静,暗藏波澜,仿佛陷入了沉思。

明三十六尊老有些惊讶。

容修其实是一个骨子里非常骄傲的人。

他在棋艺之上,堪称顶尖中的顶尖。

明三十六尊老自认水准已经不错,但在容修面前,却是连他的底都探不到。

最起码,在他认识的人之中,没有人能够在这方面赢过容修。

不,应该说,能和他一较高下的都没有!

”殿下这意思...是有人能与您抗衡?“

“是啊。”

容修微微偏了身子,胳膊支起,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一声。

“我还输过不少次。“

明三十六尊老更加震惊。

听他这意思,不是放水才输的,而是真真正正的输!

“天下竟有这样的人?”

能胜容修一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啊!

“自然是有的。”

容修笑意微深,眼底却划过一抹极淡的温柔。

“只不过,若现在再对上,我赢的胜算更大。”

笃笃。

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

“进。”

容修淡声道。

燕青走了进来,先后冲着二人行了礼,才道:

“殿下,明三十六尊老,明部来人了,说要求见明三十六尊老。“

明部,是众部之一,也是明三十六尊老的出身氏族。

因为明三十六尊老的关系,明部的地位一直不低。

明三十六尊老却是脸色一变,登时变得不耐烦起来。

“他们怎么又来了!?不是说了老夫忙的很,让他们没事儿别来耽误老夫的事儿吗?”

燕青低着头,恭声道:

“尊老,您这次出关之后,他们就曾派人来过了。但当时您忙着和其他尊老共同商议要事,就没能见上。如今是他们听说您终于外出游历回来了之后,特地又赶来的。”

“哼!这帮兔崽子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不见也罢!你去回他们,就说老夫正在闭关!最近没时间见他们!”

他们每次求见他都没什么好事儿!

谁知道他们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

要知道,不久之前,容修刚刚亲自率兵灭了一部!

此等敏感时期,他们找上门来,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儿吗?

不见!统统不见!

燕青迟疑片刻,道:

“尊老,您和殿下下了几天棋的事儿,现在都已经在外面传开了。他们...也都是知道的。”

要不然,就凭那些人,怎么敢堵人堵在这?

明三十六尊老烦躁不已。

看到他这反应,燕青知道自己最好不要再多说任何一个字。

但那些话,却是不得不说。

最后,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他们还说,要一直在这等着您。您什么时候忙完了,见一见他们就行。”

明三十六尊老气的吹胡子瞪眼,最后只能去了。

看样子,明部的那些人,又免不了被训斥一顿了。

等他离开之后许久,容修才坐直了了身子。

他手腕一动,一颗琉璃界,便出现在了棋盘之上。

阳光从窗户洒进来,映照在那清透晶莹的琉璃界上,明灿动人。

然后,是第二颗。

再然后,是第三颗。

......

容修一共拿出了六颗琉璃界,在棋盘之上一字摆开。

他看着身前的那些琉璃界,低笑一声。

“没想到这么快...倒是白白多炼了这么多。”

他按照不同等级炼制了这些琉璃界,本想循序渐进的给她。

但在知道她打算前往天令皇朝的时候,他心中担忧,便直接将那一颗给出了。

更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这么快就...

容修薄唇勾了勾。

其实这事儿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那本来就是她的东西。

倒是让这些琉璃界,都没了用武之地。

燕青站在旁边,飞快的抬眸看了一眼,便瞧见自家主子袖袍轻拂,那些琉璃界便齐齐无声的化为齑粉!

微风吹来,那些飞尘便瞬间扬起!继而消散!

他连忙低下头。

主子当初为了炼制这琉璃界,费了不少功夫,如今竟是全都毁了...

难道是流玥小姐那边——

“将这些都收了吧。“

容修淡声道。

“是。”

燕青连忙上前。

看着棋盘上留下的淡淡痕迹,隐隐有些心疼。

这可都是用的最好的材料,由主子亲自炼制的顶级琉璃界!

若是放出去,不知多少人愿倾家荡产求一颗啊!

可惜...可惜啊!

他跟着主子这么多年,见主子亲自炼制原器的次数少之又少。

而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为了流玥小姐。

他动作干净利索,很快就将棋盘收拾好,便退了出去。

走到门口,燕青停顿片刻,又问道:

“殿下,明部的人...您不打算见上一见吗?”

明部的那些人,一直不太安分,也不知这次来是为了何事。

虽然有明三十六尊老镇压,但那毕竟是他的氏族,他反而往往因此受到牵制。

容修懒笑,声色散漫。

“他们要求见的是明三十六尊老。”

杀鸡儆猴之后,众部都老实了很多,就算是想要闹点什么事儿,也得再三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何况,有明三十六尊老在,他们也闹不起来。

燕青低头应了一声:

“是。属下告退。”

说完,他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合上门之后,房间之内再次陷入一片寂静。

片刻,容修才看向身前。

“出来吧。”

一道巨大的白色身影闪过,正是雪雪!

它走到容修跟前,伏地而卧,只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巴巴的看着容修。

看起来,是少见的十分乖巧惹人怜爱。

天知道这段时间它都要憋疯了!

它好想她啊啊啊啊啊!

容修淡淡瞥了它一眼。

“你似乎觉得这一招对谁都管用?”

雪雪神色一僵,刚刚探出的准备撒娇的爪子僵在半空,一时间不知该怎么继续。

愣怔了好一会儿,它才愤愤又委屈的收回了爪子,大脑袋生气的偏向一旁,嗓子里发出一声不服的呜咽。

它要温暖又柔软的抱抱!

容修目光微凉。

“你做梦。”

雪雪:“......”

容修继续道: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她已经找回了小九。”

雪雪豁然抬头,睁大了一双眼睛!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