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楚流玥眉梢一挑,转过身来。

“杨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沁儿看了楚流玥一眼,刚刚对上那双墨玉一般深邃沉静的眼眸,心头便狠狠一跳,火烧似的连忙转开了目光。

她往后退了半步,好像被楚流玥这般模样吓到。

“楚小姐,你别误会。我只是只是随口一说罢了没有别的意思这两位师兄,都是我紫霄剑派极其出色的弟子,这般陨落,实在是可惜我是在怪我自己如果刚才能坚持请你帮忙,说不定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楚流玥听着,神色淡淡,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本以为杨沁儿自上次的事情之后,会老实一些。

没想到这张嘴,还是一如既往的颠倒黑白,是非不分。

但宋庆年却是听了进去。

他轻轻拍着杨沁儿的肩,低声安慰着

“沁儿,这不能怪你。这件事情,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再自责了,嗯”

说完,又看向楚流玥。

脸上温和的神色瞬间冷了下来,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楚流玥,沁儿说的话不无道理。既然你能这么轻松的将那些树根都解决,为何迟迟不动,反而直到他们二位被绞死才出手我看,你这分明是故意的”

杨沁儿曾经无意间提过,说无意间开罪过楚流玥。

又因为紫霄剑派和冲虚阁一直彼此看不惯,楚流玥有意无意的为难过她好几次。

最近楚流玥在西陵城中声名大噪,宋庆年本就看不惯。

加上有杨沁儿在旁边说的这些有的没的,他对楚流玥更是充满厌恶。

所以此时,更是直接将罪责都推到了楚流玥的身上。

楚流玥气极反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一开始是我主动要帮忙,结果被你们拒绝了的。怎么现在反而是我的错了宋公子,你一开始说过的那些话,现在不会已经忘了吧“

宋庆年一噎,脸色迅速涨红。

他那个时候根本没有将楚流玥放在眼里,才会那么说的。

谁知道楚流玥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悍

紫霄剑派一共来了十个人,之前已经死了两个,现在又死了两个

除了他和杨沁儿,剩下的几个人还处在失踪状态,毫无踪迹可寻。

宋庆年就算身份尊贵,也难免有些慌。

这一趟,是他带着人来的,而且来的都是紫霄剑派最有潜力的弟子。

如今死伤惨重,他还不知回去要如何交代。

这怨气自然而然,就撒到了楚流玥的身上。

“楚流玥,被拽入到这下面的人,多多少少都受了伤,唯独你毫发无伤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你明知情况危险,却还是选择袖手旁观如果你是真的想救人,早就出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楚流玥正暗自感叹宋庆年这胡搅蛮缠的功力上涨,就听见雷老四已经按捺不住的破口大骂

“你他娘放的什么狗屁“

宋庆年正说的理直气壮,忽然被雷老四这么一吼,直接打了个哆嗦,生生将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

他愤怒又难堪的看向雷老四。

“你你”

他是什么身份,从未被人如此当面辱骂

难听至极

羞辱至极

“救你是情分,不救是本分我们好心过来,你们不领情也就罢了,到头来还想倒打一耙你这么有本事,你自己怎么不去救人呢那不都是你们紫霄剑派的吗和我们有毛线关系”

“别以为老子看不出来你刚才和那几人的距离明明是一样的不过是你自己私心龌龊,才先救了这个罢了听说你还是紫霄剑派的少主哈要是紫霄剑派的人知道,他们的少主为了女色舍弃了门下弟子,不知又会是什么反应啊”

雷老四连珠炮一般将宋庆年骂的狗血淋头。

楚流玥摸了摸鼻子。

当初雷老四可是挺文雅的翩翩公子,没想到如今模样变了,骂人的本事也见涨了。

宋庆年被骂的毫无反驳之力,只气的浑身发抖。

没办法,谁让雷老四实力比他强

他虽然骄纵跋扈,但也不是半点脑子没有。

在这地方得罪雷老四,谁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出去了

雷老四骂完宋庆年,又看向了杨沁儿。

“还有你”

杨沁儿瑟缩的躲到了宋庆年的身后。

“你躲个屁”

雷老四不知怜香惜玉为何物,只知道得罪了自家殿下的都得死

“看着年纪不大,挑拨离间的事儿倒是做的顺溜你那张嘴要是不会说话,老子帮你缝上就是”

杨沁儿吓得连忙捂住了嘴,躲在宋庆年身后,再不敢出声,只眼泪啪嗒啪嗒的掉,抱着宋庆年的胳膊瑟瑟发抖,似乎惊惧万分。

要是平时,宋庆年看她如此,一定会帮她出头。

但现在不行。

他自己都只是强撑着站在那,何曾还顾得上杨沁儿

楚流玥看二人狼狈难堪的样子,兴致寥寥。

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罢了。

现在,她最担心的,还是上官婉。

有人帮忙,她这边就无法再自如的追查上官婉的情况。

上官婉怕是真的要恢复原脉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

楚流玥回头看去,竟是江羽丞等人。

原来是他们在这边逗留了太久没回去,后面众人等的焦急,索性一起来了。

看到前面的江羽丞,宋庆年立刻像是找到了靠山一般。

“羽丞“

他和江羽丞年龄相近,而且家世都不错,所以一直有往来。

江羽丞的目光先是落在楚流玥的身上,确定她无事,心中稍稍一松,才看向了宋庆年。

“庆年,原来是你们。这是怎么了,这般狼狈“

宋庆年快步上前,走到江羽丞身边,正要开口,又想起旁边的雷老四,连忙压低了声音。

“羽丞,你们可千万要小心楚流玥她有问题”

江羽丞神色微动。

“哦”

宋庆年又道

“她和那个男人关系不明刚才还威胁我与沁儿”

“奇怪,他们二人之前说来这边看看,按理说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啊。”

江羽丞哪儿猜不到宋庆年的心思

要是之前,他可能还有耐心与他虚与委蛇,但现在听着楚流玥被诋毁,却是非常不爽快。

他看向楚流玥。

“流玥,你没事儿吧“

楚流玥脸色一寒,胃里一阵翻涌。

------题外话------

昨天失眠了

六点补全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