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颗卷叶杉依然在不断的生长,几条树根似乎是按捺不住了一般,从地下抽出,飞扬而起!随风狂舞!

如同灌满了鲜血的树根,狂乱甩动,散发出可怕的威压!

一股浓重的几乎令人窒息的血腥气息从中散开!

其中,还掺杂着各种东西腐烂的味道!

让人闻之作呕!

哪怕是隔着结界,众人也依然可以感受到,脸色纷纷变了变。

“这...这下面到底是什么?那树根里面的...该不会真的是人血吧?“

叶冉冉忍不住低声喃喃。

不然的话,这血腥味儿实在是没法解释。

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未免也太令人不寒而栗!

谁知道这到底是谁的血!?

江羽丞几人都没说话。

他们都是被拽下去过的,自然都知道下面是个什么场景。

秦衣道:

“这地方待不得了,我们必须立刻离开!”

说着,他不动声色的看了楚流玥一眼。

楚流玥没回头,却也知道他的意思,点了点头,附和道:

“不错!这棵树的情况很是诡异,再留下来,还不知会发生什么。”

说完,她便抬脚打算再次后撤!

秋溪长老却立刻开了口。

“不能走!三公主还在那一棵树下面,我们要是就这么走了,三公主怎么办?“

楚流玥心中嗤笑。

刚才那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想到这件事儿,如今团子归了她,他没什么好处能捞着了,倒是想起来了。

“秋溪长老既然这般在意,何不自己下去看看?“

秋溪长老快走几步,冲到了楚流玥的身前,冷声道:

“这赤尾丹凤先前一直待在这母树之上,如今它成了你的魔兽,自然是你下去最合适!方才你自己不也说,有它在,这些瘴气对你而言不是问题吗?“

楚流玥知道秋溪长老不要脸,但没想到,他竟然能到这般地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着他一脸理直气壮的模样,楚流玥气极反笑。

“秋溪长老的意思,要我这个在场境界最低的人,去孤身一人找寻三公主下落?您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秋溪长老却不依不饶。

“这神兽都是你的了,你不去谁去?”

果然还是对团子的事儿耿耿于怀啊...

怀璧其罪的道理,楚流玥清楚的很。

可惜当时团子情况紧急,根本没有办法避开这些人。

用不了多久,这事情便会传的沸沸扬扬。

楚流玥知道团子的存在,会引来诸多麻烦,却没想到直接从现在就开始了。

“秋溪长老,其实我也很担心三公主的下落。我打头阵是没问题,但几位一起的话,把握会更大一些,您说呢?”

楚流玥也懒得推脱,直接将这事儿应了。

其实就算秋溪长老不提,她也会去找上官婉的。

当时她看的清楚,上官婉是自己选择跳下去的。

这其中如果没有猫腻,那才是见鬼了。

现在她愿意去找,上官婉只怕还不愿意被找到呢!

既然想让她出手,那她就免不了要将剩下的人都拉下水了!

秋溪长老脸色微变。

他本打算让楚流玥自己下去,但她这么一说,自己却也无法反驳。

楚流玥看向江羽丞,笑眯眯道:

“江大公子应该是最担心三公主的了,想来肯定会和我一起的吧?”

江羽丞的脸色有些冷。

他是一点都不想下去的,毕竟他知道那下面是什么样,而且...他也觉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出了一些问题。

尽管刚刚努力调息了一番,勉强恢复了一些,但他身上的内伤外伤都还没有完全治愈。

如果再遇到什么危险...

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却说不出一个“不”字。

“那是自然。”

江羽丞的声音冷得像是结了冰。

“此举不妥。”

秦衣忽然开了口,脸上神色颇不赞同。

“这母树的封印如今已经被破坏,谁也不知会有怎样的危险,哪怕是我和老四,也不敢硬抗。此时下去,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到时候,非但找不到人,甚至连你们的命,也会一同葬送!”

楚流玥眉心微动。

她知道,这是秦衣反对她下去。

但这一趟,她必须去。

“秦大哥,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三公主现在下落不明,危在旦夕,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我的几位朋友,还请您多加照顾。”

牧红鱼急急道:

”流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让我们一起吗?“

羌晚舟闻言,一句话没说,只是径直朝着楚流玥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到那青色的结界之前,他握紧了手中的青铜云天剑,看了秦衣一眼。

“她去,我也去。”

秦衣虽然也是满心担忧,看到他这样子,还是忍不住笑了一声。

难道只有他担心她吗?

若是楚流玥坚持要去,他和老四是不可能在外面待着的。

轰隆!

正在此时,众人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回头看去,却是远处的地面忽然坍塌!

无数枯木坠落而下!

一道巨大的沟壑,瞬间出现!

而且这坍塌的范围,还在不断蔓延!

很快,周围其他方向,同样的场景开始上演!

楚流玥心头涌上一股不安,脚尖一点,便飞身而起!

当看清下面的场景的时候,即便是楚流玥,脸上也忍不住闪过一丝震惊之色!

地面坍塌以那一棵母树为中心,出现了一个环形沟壑!

更关键的是,那坍塌的范围,竟开始朝着外围不断扩张!

像是无形的波浪,接连涌起!

——整个幻雾森林,竟都开始塌陷!

之前葱葱郁郁的树林,此时已经被瘴气笼罩,彻底成了一片枯林。

整片天空,再次变得暗沉。

这一次,和之前九彩天雉要突破时候引起的天地异象不同。

整个都透出一股森寒诡异的气息!

楚流玥又看了最中间的那一棵母树。

狂风之中,所有的树都在枯萎,继而被吞噬。

唯有它,不但安然无恙,而且还在不断生长!

看着那鲜艳欲滴的翠绿的枝叶,楚流玥心中忽然闪过一个猜测。

难道——这棵母树是在吞噬其他树的力量?!

这个想法令楚流玥心底陡然冒出一股寒意!

如果没猜错的话,现在应该还有很多人,和之前的江羽丞一样,被困在那些树下的吧?

现在这个情况...

上官婉就在这母树之下!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