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楚流玥,全部心神精力都放在那彩色结界之上,并未注意到怀中团子的微妙变化。

天空之上,天雷在厚重的云层之中疯狂游走,快速汇聚起来!

看上去,竟似乎一点也不比之前楚流玥锻造青铜云天剑时候引来的天雷威力差!

楚流玥微微眯了眯眼睛。

唔...其实还有点怀念呢...

当时那天雷迟迟不肯下来,她可是费了挺大功夫才收拾好。

如果此时身旁几人知道楚流玥的想法,只怕是下巴都要惊掉。

这世上,无论是修炼者还是魔兽,对天雷都是又爱又怕。

爱的是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只要能引动天雷,基本上就意味着实力的增强,最起码也是与原器等级的提升。

恨得是天雷的力量蛮横凶悍,一不小心就可能连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

可是像楚流玥这样,强行将天雷从天上拽下来,塞入原器之中淬炼,并且在那之后还对此念念不忘的人,应该是只此一个了。

就连太祖都忍不住说道:

“丫头,你不是想去抢人家的天雷吧...那可是人家突破神兽才引来的...”

楚流玥咳嗽一声。

“太祖,看您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

太祖沉默了一会儿,幽幽道:

“我怎么知道。”

楚流玥:“......”

看来上次的事情,也让太祖心里产生了不小的阴影啊...

“您放心好了,我只是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魔兽在突破。没抱着别的心思。毕竟我已经契约了神兽了不是?“

楚流玥在心中劝道。

虽然三目神鹰现在还没有恢复肉身,不过她这已经有了太虚凰龙的尸骸,以及一片紫金菩提叶,只要再找到一些配用的药材,便可以寻个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帮三目神鹰重塑肉身了。

别人或许对神兽怀有热烈的渴望,但她还真没有。

太祖闻言总算是放心了一些。

“丫头既然这么说,我自然是信的。何况...这彩色结界,就算是再来一个你,应该也是无法突破的。那个雷老四说的不错,这地方着实危险,你们在这好好看完离开就是。”

太祖的声音之中,多了一丝凝重和认真。

楚流玥心中微动。

”多谢太祖。“

太祖没再传来声音。

楚流玥望着前方那巨大的半球一般的彩色结界,却是陷入了沉思。

她知道这结界厉害,但却没想到,太祖对它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难道...真的有那么强?

隔着这结界,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哪怕他们离得很近。

除了一片片的绚丽流光,其他什么都看不见。

连一个大概的轮廓都没有。

这还有什么看头?

楚流玥忍不住在心中冲着三目神鹰问道:

“现在,你可能觉察到那里面到底是什么魔兽了?”

这一次,三目神鹰迟疑了一会儿,才道:

“不知。”

楚流玥有些奇怪。

按理说,三目神鹰是神兽,等级高于九品魔兽。

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是应该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的。

“这...连你都不知道的话...”

似乎是觉察到了楚流玥话语之中的怀疑,三目神鹰解释道:

“这彩色结界,应该是那魔兽提前许久开始建造的,蕴含了极其强大的威力。而且,如果没有猜错,应该还用了其他的手段。所以一时半刻,吾亦不能辨别。“

“原来如此...”

楚流玥心中信了几分,不由更加好奇,笑了一声。

“真是怪了,这世上竟然有这般精明厉害的九品魔兽。也怪不得能尝试突破神兽了...只是不知到底是什么...如果能亲眼看上一看就好了。”

哪怕只是满足她的好奇心也行啊!

三目神鹰没接话。

团子心虚的往楚流玥的怀中缩了缩,飞快的看了她一眼,又看向那彩色结界。

结界之上,像是无数彩色沙砾轻轻流淌,瑰丽无方,令人迷醉。

呼啦——

一道巨大的阴影,在那结界之内闪现!

楚流玥眼睛一亮,立刻坐直了身子,定睛看去!

然而那一道影子转瞬即逝,很快就弥散在了无数流光之中。

楚流玥连它是什么形状的都没看到。

她脸上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这只魔兽也真是够奇葩的,到现在竟然连个面都没露...

“啊...真可惜!刚才我都没看清那是什么!”

牧红鱼有些挫败的捧着脸,一脸遗憾。

小金鬃熊忽然出现,也钻到了她的怀中,随着她一起看。

牧红鱼捏了捏它的耳朵,笑了起来。

“淙淙,你怎么出来了?这会儿不怕了吗?”

小金鬃熊乖乖的待着,任由她揉捏。

闻言,竟是摇了摇头。

这便是在说不怕了。

牧红鱼心中很是高兴,睁着一双杏眼问道:

“当真不怕?那可是九品魔兽呀!”

小金鬃熊本身也是高等魔兽,但和这九品魔兽比起来,就不够看的了。

她本来还以为,淙淙在这里根本不敢出来呢!

毕竟不久之前,它还颇为焦躁不安...

“那你之前怎么那么害怕呀?嗯?嗯?淙淙是不是变得更厉害了?“

小金鬃熊从出生没多久,就跟着牧红鱼,以至于牧红鱼总像是带着一个小娃娃一般的带着它。

哪怕如今小金鬃熊已经有她一半高,吨位甚至比她还重了,她还是会如此哄着它逗着它玩儿。

小金鬃熊的眼睛悄咪咪的朝着旁边的团子看了一眼。

团子正抓着楚流玥的头发玩儿,爪子轻轻一弹。

小金鬃熊立刻收回了视线,对牧红鱼的疑问疯狂点头。

牧红鱼欢喜又骄傲的笑起来。

“既然你也想看,那就一起看吧!”

说起来,它到成年的时候,也会突破的吧?

“刚才...那是不是一只翅膀啊?”

叶冉冉忽然有些不确定的小声开口。

牧红鱼看向她:“翅膀?你看到了?”

叶冉冉摇摇头。

“我...我也是猜的...就是猛地看过去有点像...“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啊!“牧红鱼思索片刻,忽然来了精神,“应该是一只在煽动的翅膀!就是那形状看着有些奇怪...我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翅膀。”

楚流玥偏头看了二人一眼:

“什么样的翅膀?”

叶冉冉抬手,在半空上划了一道:

“就是这样的...”

------题外话------

大约九点半更第六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