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激起千层浪!

无数双眼睛纷纷顺着那人的手看了过去,果然看到在队伍的右前方,一颗一人环抱粗的大树,正在缓缓移动!

仔细看去,厚厚的落叶之下,似有什么在起起伏伏。

而也正是这波动,让这棵树朝着旁边移动了起来!

噗!

一条手臂粗的树根,忽然从落叶之中探出!

原来那堆积的树叶之下,竟是这棵树的数根!

看到这奇诡的画面,众人都是目瞪口呆。

慕青和看了一眼,面色无波,解释道:

“这是卷叶杉。其树根埋在地下埋的很浅,在遇到特殊情况的时候,可以直接自己移动。”

众人恍然。

“原来如此...”

“大荒泽果然是大荒泽,连树都与众不同...”

“刚才还这是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儿发生了呢!“

“等等,刚才慕副将不是说,它只有遇到特殊情况才会动吗?所以...它现在这么做,难道也是因为那九品魔兽要突破了?”

除了黑骑军,其他门派的子弟全都议论纷纷。

牧红鱼正在看着,忽然感觉到了什么,看向怀中。

却是小金鬃熊主动出来了。

它抱着牧红鱼的胳膊,不安的摇头,仿佛在警示着什么。

“淙淙?你怎么了?”

牧红鱼好奇问道。

小金鬃熊嗓子里发出低低的呜咽,扭头看了一眼那颗正在移动的卷叶杉,又在牧红鱼的怀中闹腾起来。

将近一年的时间过去,小金鬃熊长大了许多。

如今这身形,牧红鱼抱着已经是非常勉强,再这样扭来动去的,牧红鱼根本就招架不住。

她一边努力安抚着怀中的淙淙,一边看向楚流玥,压低了声音,有些担忧的问道:

“流玥,你有没有觉得有些不对?淙淙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它好像有点不安...“

楚流玥顺着小金鬃熊的视线看了过去,眉间微蹙。

以前她也看到过卷叶杉逃跑的场景,所以看见这一幕,并不觉得震惊稀奇。

可小金鬃熊的样子,的确有些奇怪。

难道...也是因为那即将突破的九品魔兽?

想到这,楚流玥在心中喊了一声。

“团子。”

话音刚落,一团红色的影子就出现在了眼前。

团子眨巴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了看牧红鱼怀中的小金鬃熊,若有所思。

随即,也一头扎到了楚流玥的怀中!

然后——被楚流玥轻松抓住了尾巴。

轻轻一拽,那刚刚够着外衣的爪子就被迫松开。

“好的不学。”

楚流玥晃了晃手腕。

团子倒挂在她的手里,也跟着晃了晃。

呜——同样是魔兽,差距怎么这么大!

它只是单纯的怀念主人怀抱啊!

旁边那家伙那么大块头,它主子都没嫌弃呢!

反观自己...连主子的头发丝都没摸到!

真是兽比兽,气死兽!

看着团子水汪汪的眼睛,楚流玥无动于衷,问道:

“你可有觉得哪里不对?”

团子一愣,抱住了她的手腕翻身,老老实实的蹲在了她的手上,扭头看了一眼那正朝着远处移动的卷叶杉。

它眼底划过一抹暗光,但转瞬即逝。

随后,它抓了抓脑袋,回头看向楚流玥,用力的摇头。

没有啊!

“快看!那边的卷叶杉也在动!”

人群中传来一道声音。

“还有那边!”

“不对!好像是这里所有的树都在动啊!”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整个队伍安静了片刻。

楚流玥环视一圈,神色微凝。

果然!

四周的卷叶杉,竟全都悄然的动了起来!

关键是,它们移动的方向,并不相同!

一眼看去,混乱无比。

楚流玥以前曾经见过一次这样的情形,可那一次只有一片区域的卷叶杉动了,而且是朝着同一个方向躲避危险。

可现在...

团子爬到了她的肩膀上,乖乖的蜷成一团,似是无意的看了小金鬃熊一眼。

小金鬃熊似是感觉到了什么,渐渐安抚了下来,靠在牧红鱼怀中。

牧红鱼看它终于消停了下来,心中稍安,哄了一会儿终于让它回去了。

她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大概刚刚是被那九品魔兽惊住了吧。”

楚流玥眉间微蹙,心中隐隐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

“慕副将,这些卷叶杉是怎么回事儿?“

上官婉看到这情况,也是有些慌张。

慕青和神色凝重。

“末将以前也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上官婉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语气有些讥讽:

“慕副将,你在大荒泽十年,竟然都没见过吗?看来您对这里,也没那么了解啊。”

慕青和眉心微动,声音有些冷硬。

“大荒泽地域广阔,除了这幻雾森林,还有其他许多险地,且都是危险重重。末将是率军平定叛乱的,敌军在哪儿,我们便打到哪儿,自然是不可能只待在一个地方不动。但末将敢说,天令皇朝没有人比末将更熟悉这里!末将没见过,那么其他人就更不可能见过。“

一番话说得上官婉下不来台,脸色红白交加。

觉察到周围众人看过来的各色视线,上官婉只觉难堪不已。

“本宫只是随口一问罢了,慕副将何必如此...“

她才说了一句,慕青和就反驳了那么多!

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

当真是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江羽丞皱了皱眉,不赞同的看了上官婉一眼。

这一趟全都要靠慕青和,她竟然在这个时候出口质疑他的能力,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慕青和在这征战数年,历经生死,这种话对他而言,应该算得上是最严重的羞辱了。

“行了,婉儿。慕副将不会说谎,他既然说没见过,只能证明这事儿的确稀奇,很可能是因为那边有九品魔兽尝试突破。你就不要太计较了。现在最要紧的,是要去找那九品魔兽的,不是吗?万一去的晚了,岂不是功亏一篑?

江羽丞出来打圆场。

提到那九品魔兽,上官婉终于将心底的那口气咽了下去,继续向前走去。

她必须的抓紧时间,毕竟她体内储存的原力一直在消耗着呢!

“殿下,现在情况混乱,您先不要乱——“

慕青和刚开口,远处就忽然传来一道怒吼!

咔嚓!

众人脚下的地面,瞬间龟裂!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