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容修便带着燕青余墨以及明三十六尊老几人一同离开。

楚流玥虽然心中不舍,但也只得如此,心中暗暗希望能够尽快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完。

路上的积雪基本上已经被清理,楚流玥送走几人之后,就回了冲虚阁。

尉迟松和夏邑长老正在商讨派人前往大荒泽的事儿。

和其他几个门派不同,冲虚阁的人,从上到下,对这件事情都没什么兴趣。

一方面,冲虚阁这两年时间经历了连番打击,如今的这些人,都是好不容易存活下来的。他们宁可踏踏实实的修炼,也不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赌一个不确定的机缘。

另一方面,整个冲虚阁如今就只剩下了不到一百个人,如果再直接派出这么多去人冒险,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万一再出了什么事儿呢?

无论是尉迟松和夏邑长老,还是门派之中的众位子弟,对此行的态度都是十分保守的。

何况,还是和三公主,以及其他门派一同前往。

这之中会生什么,谁也不好说。

“...此行凶险,而且对我们而言,未必有什么好处。我看...还是不去了吧?”

夏邑长老试探的问道。

“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硬性要求,咱们空出十个名额来,其他宗派的人可能高兴还来不及呢!”

尉迟松捋了捋胡子。

“话虽不错,但其他门派都去了,唯独我冲虚阁不去,难免遭人非议...我们刚刚才保住四大宗派的位置,这次不去,着实有些不合适。“

这事儿表面看上去,是皇室和众多宗派共同商议的结果。

但实际上,如果没有三公主的授意,宋栾是绝对不会主动提出的。

也就是说,这一趟还非去不可,否则就极有可能得罪三公主。

夏邑长老皱起眉头,神色凝重。

“要不然就选一个折中的办法?咱们只挑几个人去...如今咱们冲虚阁人少,少去几个人,应该也说的过去...“

尉迟松点点头:

“未尝不可,但派谁去...却是有些麻烦...”

冲虚阁门下弟子,应该没几个愿意去的。

他也觉得很难选。

“师父,我去吧!“

清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二人齐齐抬头,便看到楚流玥身着一身红衣,从门外的一片雪色之中走来。

“流玥,你回来了?”

尉迟松率先开口,上下打量了楚流玥一圈,眼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你突破到五阶武者了?”

这才离开两天,怎么这丫头又突破了!?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

“之前在宗派大会上学到不少,就顺利突破了。”

尉迟松和夏邑长老都是好一会儿没说出话来。

这等天赋...这等突破度...还让人说什么?

片刻,尉迟松才咳嗽一声,问道:

“三公主没有为难你吧?”

楚流玥笑着摇头:

“没有。三公主找我过去,就是随便聊了几句。原本我昨天就要回来的,但雪下得太大,我便留在了宅子里。”

确定她安然无虞,尉迟松才松了口气。

他对上官婉一直没什么好感,总觉得她心胸狭窄,气量小,做事儿总留太多的心眼。

加上她现在不但接手了上官玥的权利,而且还和江羽丞定下了婚约,甚至连大婚的时间都定好了,他心中更是厌恶。

如果上官婉真的和上官婉感情极好,怎么会和她曾经的未婚夫在一起?

尉迟松面上不说,这两年也很少掺和皇室的事情,但的确对上官婉和江羽丞做的许多事情都耿耿于怀。

“那就好。”

尉迟松点点头,又问道:

“你刚才说,你想去大荒泽?”

楚流玥神色认真的颔:

“是。”

“你可想好了?那地方虽然可能藏着无数珍宝,但也凶险至极。此番前去,实在是前事难料。流玥,你的天赋是顶尖的,而且一直进步飞,其实根本不必去的。你想好了吗?“

尉迟松是见识过楚流玥对付混元砂的场景的,他知道她有不同寻常的底牌。

在他看来,楚流玥无论在何处修炼,都能够顺利突破,成为顶尖强者。

去大荒泽,实在是多此一举。

楚流玥微微一笑。

“徒儿心意已决,师父不必再劝。冲虚阁不能没人去,我去是最合适的了。”

她是尉迟松的徒弟,又是万峥会的第一,分量够足。

如果冲虚阁只派出几个人去,她无疑是最合适的。

“另外,徒儿有自保能力,万事都会小心。师父不必担心的。”

尉迟松和夏邑长老对视一眼。

楚流玥似乎的确是想去的。

而且,她说的理由也很充分。

尉迟松犹豫许久,才终于同意。

“好!既然你想去,那为师也不阻拦你了。只是千万记住一点:安全为上!一旦遇到任何危险,千万不要逞强!必要时候,记得求救。“

他说的是那枚哨子。

楚流玥心中微暖。

“徒儿明白,师父放心即可。“

“我也去。”

楚流玥话音刚落,门外就再次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她回头看去。

羌晚舟正站在门外。

少年漂亮精致的容颜上没有什么表情,柔软的金色短垂下,有几缕遮住了眉眼。

但那双眼睛之中的坚定固执,却是无比清晰。

楚流玥笑了笑。

她其实早就猜到了,所以此时也不惊讶。

她扭头看向尉迟松二人:

“小舟实力不弱,与我一起去也不错。您二位看呢?”

夏邑长老哈哈一笑。

“你既然去了,这小子自然是要跟着的!就算我们不同意,他肯定也会偷偷去!这样的话,我们还能说‘不’吗?”

羌晚舟简直就是楚流玥的一个随身挂件,她去哪里,他便去哪里。

而且他性格孤僻桀骜,但楚流玥的话,他却是字字句句都听得。

他跟着楚流玥去,其实也不错。

毕竟他的实力也很强。

尉迟松无奈的笑了声。

“既然如此,那你们两个人都去就是!“

“...阁主,师父,我...我能去吗?”

羌晚舟身后,又探出一颗小脑袋。

一张圆乎乎的小脸,出现在几人眼前。

正是叶冉冉。

夏邑长老有些惊讶:

“冉冉,你怎么也想去?”

叶冉冉年龄小,在他看来还是孩子呢。

她一直都是乖乖的,倒是没想到,这次居然想去大荒泽那么危险的地方。

叶冉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我听说大荒泽有许多珍贵的药材...我想去看看...“

她是真的想去。

叶冉冉别的不说,但在炼药之上,一直有着极大的热情和坚持的毅力。

她对大荒泽动心,也在情理之中。

但那地方实在是危险...

夏邑长老皱着眉头,迟迟没有开口。

叶冉冉眼巴巴的看向了楚流玥。

楚流玥唇角微挑,看向尉迟松和夏邑长老。

“让她去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