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说...赤金圣铠?”

上官婉一双柳眉蹙起。

“那东西倒是不错,但一直放在昭月殿...而且整个天令皇朝的人都知道,那是上官玥的东西。若是本宫就此拿来...”

“那位已经去了,留下的圣物一直束之高阁也是浪费。若是能为殿下所用,护殿下安全,也算是物尽其用。”

蝉衣却似乎不以为意,劝道:

“您如今已经是万人之上,再过几个月更是要正式大婚。天下没有人比您更合适成为这赤金圣铠的新主子了。”

一番话说得上官婉也颇为心动。

这赤金圣铠的来历,还颇有一段渊源。

当初上官玥刚刚及笄,率黑骑军巡视疆域。

在这途中,她无意间进入到了一处上古战场的遗迹,得到了那一套赤金圣铠。

后来她只公开穿过一次,就是平定大荒泽最后一战。

传闻她身穿赤金圣铠,一人独战三位八阶武者,并且最后将其全部斩杀!

从此,这赤金圣铠一战成名!

上官玥贵为天命帝姬,见过的好东西不知多少,但这赤金圣铠,却绝对排的上她所拥有的原器的前三。

可见其厉害。

上官婉对这东西当然是动过心的,甚至当初就想着等将上官玥解决之后,就将这赤金圣铠纳为己有。

结果后来她的原脉被灼伤,始终没有恢复,她也就将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

如今蝉衣提起,她才猛然想起。

“你说的不无道理...”

上官婉眯了眯眼睛,心中心思百转。

“现在便去!”

......

昭月殿。

这里曾经是整个皇宫之中,除了当今圣上所住的乾坤殿,最尊贵的地方。

因为这里曾是帝姬的住处。

往日的繁华喧闹统统消散,如今的昭月殿,已经变得非常孤寂冷清。

除了被派来看守宫殿的宫人,几乎无人会来这里。

因着帝姬是修炼走火入魔而亡,着实不太好听,加上如今掌权的是三公主,所以众人已经很少提起当年事。

在这宫中,着实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尽管在世人看来,三公主和帝姬极其亲近,关系极好。

但在宫中呆的久了的宫人,都是有着玲珑心思的,多少了解这其中的微妙。

所以,上官婉来到的时候,让昭月殿的宫人们很是吃了一惊。

“三公主千岁!”

上官婉随意的摆摆手,便踏入了庭院之中,径直朝着寝殿而去。

“本宫不过随便看看。你们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去。“

众人齐齐应了之后,等上官婉进入寝殿,才各自交换了眼神,缓缓散去。

自从帝姬殿下去了之后,三公主来过几次,都是红着眼睛来,红着眼睛去。

这一年,倒是不怎么来了。

今天这一趟,来的也真是莫名其妙。

但无论如何,他们还是得小心伺候。

......

上官婉走入寝殿。

这屋子里显然已经很久无人来过,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尘封了许久的味道。

阳光照耀进来,都能看到飞舞的灰尘。

上官婉皱了皱眉,拿着帕子掩了掩口鼻,心中又可气又可笑。

谁能想到,曾风光无限的昭月殿,有朝一日竟然会沦落到这般地步?

若是平常,她肯定是要立刻出去训诫一番,以表示姐妹情深的。

但今天她实在是没这个心情,也懒得去做了。

她走到床边,沿着床沿轻轻摩挲着。

摸到一个凸起之后,她手指一压,斜对面的檀木柜子就悄然移开。

一个暗格,出现在眼前。

上官婉走过去,又在上面敲打了几下。

咔哒。

暗格应声打开!

一道赤金色的铠甲,正放在其中!

即便是在这暗沉的空间之内,这赤金圣铠也依然散发出不可忽视的淡淡辉光,通体上下,都透露出一股无法言喻的尊贵与高高在上的气势!

一眼看去,似乎就能感受到那铠甲之上汹涌的血气!

这不是上官婉第一次看到这赤金铠甲。

然而每见到一次,她的心都会被震撼一次!

真正的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圣物,无可比拟的堪称神器一般的存在!

上官婉心情激动,忍不住伸出手缓缓抚摸了上去。

触感冰冷坚硬,却透着一股强大的威压。

如果真的穿在身上...不知又会是何等样子?

上官婉深吸口气,将赤金圣铠小心的取下,抱在怀中贴着脸感受了好一会儿。

这才是...强大的气息!

这铠甲是认主的。

可惜现在她原脉损毁,只能先干巴巴的看着。

等她的身体恢复如常...这些将都是她的!

上官婉将赤金圣铠小心翼翼的收入了乾坤戒之中,随后将一切恢复原样,这才抬脚离开。

蝉衣正在门口候着。

上官婉一边朝着外面走去,一边淡淡道:

“长姐的寝宫已经许久没打扫了,昭月殿的宫人失职,全部赶出宫去。”

蝉衣躬身:

“是。”

......

江府。

“大公子,您这次不能跟着三公主一起去啊!若是再这样下去,您的身体只怕是...”

冯山远再次来到书房,苦口婆心的劝阻。

江羽丞坐在椅子里,脸上面无表情。

“您不用多说这些了,这一趟,我是一定要去的。”

他去,倒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对上官婉不放心。

上官婉想要尽快恢复原脉,他答应了。

可没想到,她一出手,就直接来了这么一招!

带了皇室长老和一千黑骑军也就算了,其他几大宗派各派出十个弟子一同前往,又是怎么回事儿?

旁人不知,他却是最清楚的!

上官婉未免也太操之过急了!

冯山远皱着眉:

“可是,如果你能和三公主都去了大荒泽,西陵这边怎么办?”

“交给下面的人处理就是。如今大部分问题都已经解决,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不会出什么事儿。“

江羽丞不以为然。

这两年时间,他一直秉持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原则,强势镇压。

该杀的杀,该抓的抓。

会对他造成威胁的,他都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

他根本不担心剩下的那些虾兵蟹将会翻出什么浪花来。

“可还有陛下那边——”

“正是要查出那边的问题,我才要离开西陵。”

江羽丞意味深长的说道。

冯山远不再多言。

笃笃!

“大公子,慕副将求见!”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