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修:???

明三十六尊老,您好像说错台词了吧!?

您今天才第一次见玥儿,这么说话合适吗?

似乎是容修的眼神太过冰冷幽怨,迟钝的明三十六尊老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扭头飞快的看了他一眼。

“哎,你看,容修也很担心的呀!还是老夫陪着你比较安心的呀!”

容修:“......“

他忽然庆幸这前面一个月没让明三十六尊老见楚流玥。

要不然,中间这段时间,他只怕是不会好过了。

楚流玥有些无奈的笑笑:

“明三十六长老,这个恐怕是不行的...”

上官婉这次闹出的动静不小,而且显然选人都十分严格。

八个门派,每家派出十个。

那些不明就里的人,只怕还以为这是绝好的机会,恨不得争个头破血流的。

对这些宗派的把控都如此严格,明三十六尊老这样的,肯定是不能一起的。

闻言,明三十六尊老满脸失望之色。

原本还想着能跟着保护一下小流玥...

“不过您放心,我会万事小心,注意安全的。“

楚流玥又道。

“哎,好吧。”

明三十六尊老一声长叹,又开始从乾坤戒之中掏东西。

“要是这样的话,那老夫也不能帮你别的什么了,只能给你一些自保用的东西了。诺,这个,还有这个,啊,还有这个!都拿去!“

说着,又递过来了一堆。

楚流玥:“......”

大佬的乾坤戒之中到底有多少宝贝,真是难以猜测...

“明三十六长老的心意,万万不可辜负。”

容修手指抬了抬,那些东西就全部移到了楚流玥的脚边,然后自己又取出了一堆,同样堆积在了楚流玥的身前。

“这些是我给你的。”

楚流玥:“......”

怎么莫名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杀气...

楚流玥觉得实在是不好意思,再三阻拦。

于是,最后成功的将这些全部收入了乾坤戒。

三人圆满,皆大欢喜。

......

楚流玥在这边忙着收礼物收到手软,却不知西陵城已经因为这两件事情了起来。

三公主与江大公子大婚!

三公主还要亲自率人前往大荒泽,为陛下寻药!

几大宗派的弟子全都兴奋不已。

那可是大荒泽!

虽然危险重重,但也藏匿着无数珍宝!

如果能寻到什么宝物,更甚至...得到某位强者的传承...那就是天大的机缘啊!

天下间,所有的修炼者,都希望自己变得更强。

所以,哪怕知道大荒泽危险,也依然无法阻拦他们想去的心。

为此,几大宗派已经开始斟酌人选。

......

龙牙山。

“本公子不去!”

简风迟翘着二郎腿,骨扇轻摇,神色懒散,满不在乎。

“那等蛮荒之地,谁爱去谁去!”

简书夜不赞同的看着他:

“什么蛮荒之地!那地方可是有神兽现世的地界!“

“且不说那传闻是真是假,就算是真,您觉得那神兽,能轮得到我?”

简风迟嗤笑一声。

“神兽要那么好收服就好了!”

简书夜也知道他说的话有道理,不和他争这个。

“就算找不到神兽,去历练一番也是好的啊!你从小在西陵长大,几乎就没去过外面...如今这机会难得,正好也出去见识见识!再者,三公主此去,是为了陛下寻找药材。神兽你不感兴趣,药材总有吧?”

简风迟看了自家老爹一眼:

“爹,我在西陵挺好的,您干什么非让我出去?就算我没经历那些...现在不也照样好好的吗?我是天医,您也是天医,您还逼着我去跟一群武者和玄师争来斗去的?“

简书夜真是对这个儿子没辙了。

成天只顾着自己潇洒,什么都要最好的,一点苦头都不愿意吃。

简风迟看了他一眼,继续道:

“再说了,慕青和以前就是从那地方发迹的,还能有人比他更了解大荒泽吗?这一趟,有他去就行了,旁人去那么多,也不过是凑热闹罢了。”

偏他就不喜欢。

上官婉在那,他真是怕坏了自己的心情。

何况...

上官婉那套说辞,不过是用来唬人的罢了。

她真正想去做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

他还不如就待在西陵,做该做的事儿。

简书夜看他实在是劝不动,只好放弃。

“师父,我可以去吗?”

一旁的牧红鱼忽然开了口。

简书夜一愣,旋即点头:

“当然可以!”

虽然只有十个名额,但牧红鱼是虚无之体,加上这段时间她进步神速,想去当然是能去的。

牧红鱼眼睛一亮:

“太好了!多谢师父!“

那地方听起来就很有意思!

而且如果没猜错,流玥肯定也是会去的!

简风迟眉头微蹙,正想开口阻拦,但看牧红鱼神色兴奋,到了喉咙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简书夜冲着简风迟摇摇头:

“既然你不肯去,那就随你吧!山上的众多弟子,可都想去呢!”

简风迟不为所动,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便步伐悠闲的朝着外面走去。

从牧红鱼身边经过的时候,骨扇敲了牧红鱼的头一下,低声道:

“真个不知死活的丫头。“

牧红鱼眨眨眼,皱了皱鼻子。

谁不知死活?

正当她要反驳的时候,简风迟却已经走远了。

......

皇宫,华阳殿。

上官婉坐在那,不知在想些什么。

蝉衣在一旁收拾着东西。

三天之后就要启程前往大荒泽了,这次一起,只怕是要一个多月,所以她要带的东西,着实不少。

大荒泽是危险之地,要是以前,上官婉还是有胆量去的。

可现在...她的身体...

她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安。

好在这次她带了不少人前去。

“殿下,殿下?”

蝉衣喊了她两声,上官婉才回神。

“怎么了?”

蝉衣看她的神色,迟疑着问道:

“三公主是在担心什么吗?这次有慕副将带队,应该是没问题的。“

“他?”

上官婉轻嗤一声。

“他又不会听本宫的话。“

虽然知道慕青和是江羽丞的人,但或许是因为他跟在上官玥身边多年,所以她心里对他总是无法信任起来。

这次要不是去的是大荒泽,只有慕青和最合适,她还真的不会带上他。

“殿下多虑了。江大公子不是也一起陪同吗?如果您实在是担心的话...不然带上那个东西?“

上官婉回头:

“什么?”

蝉衣躬身,低声道:

“您忘了,当初那位曾经留下一套铠甲?”

------题外话------

六点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