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灼烧的剧痛忽然从小腹传来。

江羽丞眉心一皱,脸色瞬间白了一瞬。

孙琪立刻上前,紧张问道:

“大公子,您怎么了?”

江羽丞摆摆手:

“无事。先将他压下去。”

“是!”

齐大河一头雾水。

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怎么大公子还不肯放他走?

他确实是没做什么对不起大公子的事儿啊!

孙琪走到齐大河身边,迟疑的看了江羽丞一眼:

“大公子,那...”

江羽丞递了个眼色,有些不耐:

“按计划行事。”

孙琪当即应了。

齐大河心底浮现一丝不安。

按计划...

什么计划?

他直觉这话是在说他——

砰!

孙琪一个手刀,直接将齐大河砍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随后,他又亲自将齐大河拖了出去。

房门合上,房间之内就只剩下了江羽丞一人。

他深吸口气,朝着屏风之后的床榻走去。

将衣服脱掉之后,他仔细的审查着小腹上的伤口。

刚才那灼烧般的疼痛,只出现了一瞬,就直接消散。

一根毛笔直直的捅进去,造成的伤口其实并不大,加上冯山远已经帮他处理过,本来已经在好转。

可那古怪的灼痛,实在是让江羽丞放心不下。

他盘腿而坐,运转原力,将自己体内的情况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却并未发现任何问题。

思来想去,他又唤人请了冯山远过来。

冯山远听了他的描述之后,也是满心惊异。

但是反复帮江羽丞把脉三次,却始终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

“这...大公子身上除了这些伤,好像没有其他问题啊...您说的那种痛,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江羽丞眉头紧锁:

“就像是火烧一般,但转瞬即逝。我自查也是没问题,但是这痛感,实在是奇怪...“

他生性谨慎多疑,何况这事情牵涉到他的身体,他不可能不在意。

冯山远面露愧色:

“大约是老夫医术不精...要不然找其他人帮大公子看一看?”

“不可。”

江羽丞摇头。

冯山远有些奇怪:

“为何?左明希几位大人还是靠得住的,他们应该也不会将您身体的情况透露出去。”

那三位天医都是上官婉和江羽丞的心腹,不然也不可能被专门选去照顾圣上。

江羽丞没说话,但冷肃沉凝的神色,却让冯山远心中打鼓。

难道...大公子对那几位已经信不过了?

“现在是非常时期,我身体的情况如何,绝对不能透露出去一丝一毫。所以,哪怕是他们几人,现在也是不知为好。“

上官婉今日跟他说的那些话,实在是令他心中不安。

如果真的已经有人背叛了他们...他就更得小心自己的处境了。

冯山远没有多问:

“是。那老夫回去再翻翻医术,看看能不能找出点眉头。”

江羽丞这才点了点头。

等冯山远离开,江羽丞起身,走到桌案旁,仔细的看着那一只笔。

上面沾的血迹已经干涸。

初次之外,看不出任何痕迹。

江羽丞一手瞧着桌子,陷入沉思。

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和楚流玥有关?

西陵城中,四阶巅峰武者不在少数,可是有着这样大胆量,而且出手如此稳准狠的,他却想不到几个。

可楚流玥与容修又有着不在场证明...

而且宫中之人和慕青和,都不可能撒谎。

看来只能慢慢找机会试探了...

江羽丞皱着眉头想到。

如果真的是楚流玥,那她出手时候对他的恨意,又是从何而来?

笃笃!

正当江羽丞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有些急促的敲门声。

江羽丞脸色微冷。

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来?

不等他开口,门外就传来一道女子的啜泣声:

“大哥!大哥开开门啊!”

正是江羽织。

江羽丞将心中的火气压下,走过去开门。

江羽织脸上竟是带着纱巾,将大半张脸都遮住了。

“你这是做什么?”江羽丞皱眉问道。

江羽织红着眼睛,跟在她后面的福叔却是立刻跪了下来:

“大公子恕罪!都是老奴的错!”

江羽丞心中一沉,将人直接拉入了房中,随后一把将她脸上的纱巾扯了下来。

又是鼻青脸肿的一张脸。

江羽织哭道:

“大哥,我今日出去,又被那人打了!”

江羽丞太阳穴突突直跳。

槽点太多,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开口。

他深吸口气,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的火,看向福叔: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大冷天的,福叔竟是满头大汗。

他紧张的说道:

“大公子,今日老奴陪着四小姐出去,但中间结账的功夫,四小姐就不见了踪影。等老奴再找到她的时候...就看到...就看到...四小姐已经是这般模样了...老奴失职,请大公子惩戒!“

其实福叔也很冤枉。

一整天他都小心翼翼的陪着江羽织,谁知道就那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对方竟然就下手了!?

江羽丞这一天经历的糟心事儿已经数不胜数,怎么都没想到,这都深更半夜了,居然还没个消停。

他周身气息冰冷森寒:

“现在惩罚又有什么用?关键是将那人找出来!这一次,你们可曾看到那人到底是什么样了?”

江羽织垂泪摇头。

福叔道:

“大公子,那人既然能够悄无声息的将四小姐从老奴身边带走,实力肯定在老奴之上。”

江羽丞心中微微一凛。

福叔虽然算不上是顶尖高手,但也实力不低。

对方派出这种等级的强者,想要江羽织的性命,其实轻而易举。

但是对方却没有这么做。

这摆明了是想折磨江羽织。

想到这,他瞥了一眼,果然瞧见江羽织神色委屈,眼底还带着深深地惶恐。

“大、大哥...以后我不出门了...你快点将那人找出来好不好?“

上次江羽织还嚣张的不行,如今吃了苦头,瞬间老实了。

江羽丞心中又是心疼又是气恼,最后只好道:

“你先回去养着吧。这段时间都不要出门了。这件事,我自会派人去查。“

江羽织没有异议,凄凄惨惨的同意了。

江羽丞这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噩梦连连。

那若有若无的灼痛感,总是让他想起一场大火。

而这一次,睡梦之中,他成了大火之中的那个人。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