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这边折腾了一天,总算是能回到自己家中好好休息。

然而另一边的江府,却没这么平静。

......

齐大河被关押了一天之后,在夜色中被押送到了江羽丞的书房。

寒风刺骨,似乎冻到了骨子里,连带着他的心几乎也是凉透了。

大门被人从身后关上。

眼前,则是坐在桌案后一脸冷漠威严的江羽丞。

昏黄的灯光映照在他脸上,寒气森森。

齐大河浑身打了个激灵,一时间竟是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砰!

孙琪从后面一脚踹在了他的膝盖窝!

“见了大公子还不跪下!”

齐大河吃痛,“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膝盖剧痛,他疼的脸色一白,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磕头:

“大公子饶命!大公子饶命!”

江羽丞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说吧,夏木是怎么回事儿。”

齐大河动作一顿,心中发苦。

“...大公子,我...我真的不知...夏木性格孤僻内向,而且胆子很小,平常连门都不经常出的,我也不知他为何会这么做啊!”

虽然他心中也对江羽丞有颇多怨念,可最多也就私下抱怨两句,绝不敢真的做什么。

江羽丞是什么人,他们都再清楚不过!

他们又不是没有见识过他的手段,怎么可能敢和他对着干?

可夏木居然伤了江羽丞...

连他听闻都震惊了许久,直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夏木为什么要这样。

“你和他关系最好,他要做什么,难道你一点都不知道?“

齐大河欲哭无泪: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大公子明鉴啊!明明今天我和夏木一同来的时候都还好好的啊!”

江羽丞沉思片刻。

夏木会对他动手,应该只是临时起意。

否则的话,他绝对不会只用一根毛笔。

可夏木在出招的时候,稳准狠至极,江羽丞甚至怀疑夏木是早就对他怀恨在心,才会在猛然之下用了那么大的力量!

”以前他可曾和你说过,他对本公子怀有恨意?”

齐大河思索了一会儿,神色纠结。

“嗯?”

江羽丞的语调微微抬高,带着几分胁迫。

齐大河连忙俯首,额头抵在地面上,结结巴巴道:

“没、没有...真的没有...”

“他随着本公子去了一趟南疆,容貌尽毁,而且成了哑巴。难道真的毫无怨言?”

江羽丞是不信的。

他自己心里也知道这些人是怎么看他的,但他并不介意。

反正他们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可现在,夏木伤了他,他当然是要追究到底的!

齐大河只好道:

“这个...他一直对大公子忠心耿耿,不会因为这个对您...”

江羽丞递给孙琪一个眼神。

孙琪立刻上前,狠狠扇了齐大河一个嘴巴。

啪!

“讲实话!若是你嘴里有半句谎言,便割了你的舌头!”

齐大河生生被打掉了两颗牙齿,满口是血。

他张了张嘴,却好像有什么堵住了喉咙,说不出话来。

夏木救过他的命...

他不能...

江羽丞眯了眯眼。

他怎么可能看不出齐大河的心思?

这般顽固,显然是为了保夏木。

他忽然问道:

“既然你不认,那这点就先不追究了。本公子问你,夏木...怎么会忽然境界倒退到了四阶巅峰的?”

齐大河忽然一愣,抬头愣愣的看着江羽丞:

“四阶巅峰?不可能啊,他还是以前的那个境界啊?虽然回来之后,他身体受损严重,无论怎么修炼都无法精进,可也绝对没有回到四阶巅峰。“

江羽丞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道白光!

他立刻起身,紧紧盯着齐大河:

“你说的可是真的?你能确定,他不是四阶巅峰?“

齐大河不知他为何如此,只呆呆地点头:

“是啊...大公子,有什么不对吗?“

江羽丞眸色快速变换。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那个夏木——根本是个假的!

“这段时间,你可发现夏木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的吗?“他急急问道。

齐大河思索良久,迟疑着摇头:

“...没有啊...他一直是那个样子的...”

江羽丞瞬间想起那个“夏木”的样子来。

身材瘦小,满脸伤疤,带着半张铁皮面具,关键是,还是个哑巴。

这样的一个人,极其容易伪装!

就算是悄无声息的换了个人,他不声不响的,垂着头往那一站,谁能看出变化来?

江羽丞拳头逐渐握紧。

现在可以确认的是,今天伤了他的那个夏木,其实不是真正的夏木。

而那个真正的夏木,只怕是早已经被处理了。

可惜现在不能确认这人是什么时候换的,更加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会装扮成夏木,故意混进江府!

只要那个人将伪装去掉,重新换成自己的模样,谁又能知道?

就目前这种状况,想要查清楚这件事,根本是难如登天!

江羽丞烦躁无比的在房间之中来回踱步,一边走,一边不断的看着桌案上摆着的那一根毛笔。

那样的力道和身法,会是谁...

忽然,他脚步一顿。

四阶巅峰...

楚流玥不正是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