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羽丞回神。

身边的侍卫担忧的看着他:

“大公子,您没事儿吧?”

从刚才放了那马车离开,大公子这一路上都是心不在焉,而且一直没说话,看起来着实有些奇怪。

难道是大公子的伤势太严重了?

江羽丞脸上如同覆盖了一层冰霜。

“本公子能有什么事儿?继续找!“

“是!”

江羽丞抬头。

天上还在不断地下着雪,整个西陵城都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雪越下越大的话,夏木逃离也就越的方便了。

他抬脚快向前而去。

......

江羽丞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几乎将半个西陵城都翻了过来,还是没能找到夏木,甚至连一丝踪迹都没能现。

这个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当夜幕降临,江羽丞才回了府。

不过外面又派出了一批人去搜查。

书房内,冯山远将江羽丞身上的伤口重新处理了一遍,又帮他把了脉,脸色沉肃。

“大公子,您前段时间身体大伤,又用了特殊手段遮掩气息,对身体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加上今天这个伤...您如果不好好休养,以后只怕是会落下病根啊!”

江羽丞闭着眼睛。

身体有伤,又在外面奔波了一天,让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而心中那沉郁闷燥的情绪,也始终盘旋着,无法散去,令他眉头紧锁。

冯山远看他如此,不由叹了口气。

“老夫并不是在危言耸听。大公子,您的身体老夫是最清楚的,您真的不能再折腾了,万一对您以后的修炼有影响...那可是得不偿失啊!”

这句话终于让江羽丞睁开了眼睛。

“有这么严重?”

冯山远认真的点点头。

”所以,这段时间,您少操心些,有什么事儿都尽量交给下面的人去做,自己好好休息...“

江羽丞烦躁的挥挥手。

“说的容易。”

上官婉现在马上要着手安排那件事情了,甚至之后大婚也会紧接着被提上日程。

他哪儿有那个时间休息?

冯山远刚想再劝,便听江羽丞道:

“您先回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

冯山远心中叹气,只得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正好和匆忙归来的孙琪打了个照面。

孙琪冲着冯山远行了一礼,便又快步走了进来。

冯山远回头看了一眼,摇摇头走了。

房间内,孙琪走到江羽丞身前,身上头上还带着雪。

“大公子,属下已经去过夏木的住处,并未找到他。而且...从周围人的证言来看,他也根本没有回去过。“

这个答案早在江羽丞的预料之中。

夏木做了这等事,怎么会不知道他回去就是一个死?

“可曾问出他最近有什么异常?”

“并无。夏木无父无母,又毁了容貌,成了哑巴,就一直独居。齐大河和他住的很近,二人交情颇深。除此之外,两人基本上都没有和太多人有什么往来,这一年多也和普通人一样,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江羽丞沉思片刻,问道:

“今天剩下的那一半人呢?”

”已经全部关押在梧桐苑,派了人守着。齐大哥单独关在一处。“

孙琪说着,看了他一眼,试探性问道。

“大公子,您看这些人...怎么处置?”

”先将他们关着就是。先将齐大河找来,本公子亲自审问。”

孙琪有些担心:

“可是大公子,您今天受了伤,又在外奔波了一条,要不然...明天再审吧?”

江羽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有这个时间啰嗦,不如去将夏木找回来!”

孙琪再不敢多言,连声应了。

......

同一时间,六云街,楚府。

早早被自家主子赶回来的前车夫燕青,正百无聊赖的看着雪,一声长叹。

哎......

主子的心思现在是越难以捉摸了,竟然连马车都要自己来...

也不知道有没有接到流玥小姐...

一道身影悄然无声的从墙边落下,快朝着这边行来。

燕青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倒是余墨瞧见他吓了一跳,瞪着眼睛问道:

“你怎么在这?“

他左右看了一圈。

主子好像不在啊...燕青怎么独自在这待着?

“主子呢?你没跟着?“

燕青冷淡的瞥了他一眼:

“主子要做什么,自有道理。你管那么多。”

余墨嘿嘿一笑。

“我这不是担心你没事儿干吗!?”

燕青嗤笑,嫌弃的说道:

“你倒是有事儿干?”

余墨凑了过去,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又满是得意的说道:

“我又把那位江四小姐给揍了!”

燕青有些诧异:”她最近不是一直在江府待着吗?你不会是进到——“

“哪儿啊!她今儿出来了!正好给我撞见!你说巧不巧?这既然都遇上了,当然要’表示表示‘!“

江羽织这段时间一直没出门,余墨等了两天,看她老实了,也就放弃了。

没成想,就今天出了趟门,就有意外收获。

”上天注定她有此一劫,我也没办法呀!“

余墨说着,活动了一下拳头,有些可惜:

“啧,可惜这次她身边带了人,没打过瘾。”

燕青嘴角抽了抽。

“你还真打算见她一次打一次?”

“上次主子那样你又不是没瞧见,这都算是好的了!”

“...也是。”

“自作孽,不可活罢了!她这么放肆,不就因为有个靠山吗?说的咱们流玥小姐没有一样!以卵击石罢了!不好好教训她一次,她以后肯定还会这么做!“

燕青深以为然。

忽然,院落大门外传来马车的声音。

燕青连忙冲了过去,迅将门打开,余墨紧随其后。

一辆马车,正停在门前。

一只修长的手,将帘子掀开。

容修从马车上下来。

“主子!”

却见容修轻轻颔,从马车中将一个人接了下来。

“见过流玥小姐!”

燕青二人齐齐喊道。

楚流玥有些惊讶:

“余墨,你也在?”

容修来了西陵有一段时间了,平常都是燕青跟着,却没怎么见过余墨。

她还以为他没来呢。

余墨尴尬的挠了挠头。

总不能说前段时间没露面,是因为自己鼻青脸肿没法见人吧...

他咳嗽一声,岔开了话题:

“主子,流玥小姐,外面天冷,快进去吧——”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