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以性命担保,江羽丞的脸有一瞬间的黑青。

她默默的瞄了容修一眼。

好狠的一句话。

好毒的男人。

她喜欢!

不等江羽丞恼怒,容修便继续道:

“和自己心爱之人在一起,哪怕是说着世上最无聊的话,也是最有意思的事,自然也就忘记时间了。”

他伸出手,缓缓梳理着楚流玥的头。

“我与玥儿长时间未见,思念至极,看人还恐觉不够,哪儿还有心思去看时间?”

他的声音低缓温柔,深邃的眼眸望着楚流玥,像是在看着世上最珍贵的宝。

楚流玥心底像是被什么软软一撞,酸甜满溢。

她朝着容修怀中靠了靠,乖乖的将脸颊贴在他胸膛之上,满心的安然自在。

有这个男人在,自然会帮她解决所有问题。

她什么也不需要操心,只要好好的看着听着就好了。

江羽丞拳头紧握,因为用力指节泛白,额头上青筋突突的跳着。

容修这话说的...竟是让人连半分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而这两人相互依偎的场景,竟也莫名刺眼。

“走!”

他深吸口气,转身快步离开。

众多侍卫立刻追了上去。

很快,一行人的身影就在街道上消失。

四周终于安静下来,那股压迫的气息也彻底消散。

帘子放下,遮去了外面的一切。

楚流玥闭了闭眼,缓缓吐出一口气。

差一点...

要不是容修及时出现,她今天想要全身而退,还真的有些困难。

江羽丞这人睚眦必报,她伤了他,他势必会追查到底。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西陵只怕是要热闹了。

“现在知道怕了?”

容修挑眉。

“做的时候胆子倒是大。”

楚流玥被他揶揄,倒是也不觉得怎样,反而颇有兴趣的问道:

“你今天出来,当真是为了去接我的?还是...故意来这里等着的?”

容修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其实严格说起来,的确是两者都有。

一开始他接到上官婉召楚流玥进宫,的确是有几分担心的。

正好慕青和去了,就顺带让他帮忙。

他当然不是找不到好的马车,只是...看不顺眼慕青和罢了。

结果后来,却没能接到楚流玥。

最后才查到,她是在江府。

这就驾着车来了。

如此,倒也算是人证物证皆在,彻底帮楚流玥洗清了嫌疑。

就算是江羽丞有所怀疑,找不出破绽来也是没招的。

楚流玥看了一眼他的神色,就大概猜到了一些,不由感叹:

“容修,为什么每次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在呢?”

不是一次,不是两次。

是每一次。

每当她以为自己陷入困境,无处可逃的时候,他总会出现,将她从危险的边缘拉回到他怀中。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人,知道她所知道的,喜欢她所喜欢的,厌恶她所厌恶的。

永远给她最好的。

这一世,果真是上苍垂怜吗?

容修在她眉心轻吻。

“我答应过你的,自然会做到。“

楚流玥一只手把玩着他领口的玉扣,一边迷迷糊糊的喃喃问道:

“我不记得你说过这话呀...”

这玉扣这么紧,可是刚才容修手指一拨就解开了啊......

容修眸色深深的看着她,眼中似有无数暗潮涌动,最终归于平静。

他敛去了眼底的神色,凑到了她耳边,低声问道:

“其实这东西讲究手法的,要我教你吗?“

楚流玥抬眸,亮晶晶水润润的眼睛瞪了他一眼。

“不用教我也会!“

看不起谁呢!?

看她顶着一头散落的长,像个蚕宝宝一般被裹在黑色大氅里,气咻咻的赌气,脸颊泛着一丝绯红,可爱至极。

容修哈哈大笑起来。

“好!那我免费给你练手,如何?”

马车重新走起来。

车身一晃,楚流玥的手微微一错,好不容易解开一半又回去了。

楚流玥皱了皱鼻子,不服气的猛一用力!

撕拉——

楚流玥呆呆地看着掉落在手中的玉扣,以及那被强行撕开了一道口子的领口,讷讷无言。

这...这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容修靠在车壁之上,慵懒一笑:

“玥儿,看来你真的很着急啊...”

楚流玥无辜的举起那枚玉扣,讪讪一笑:

“那个...你误会了...其实我觉得,是你的衣服质量不行啊...”

容修却似看透了一切般,凑到她跟前。

二人四目相对,呼吸相闻:

“今日大雪,你只怕是不能回冲虚阁了。今天还有半个白天,一个晚上,你想怎么解,都可以。”

楚流玥:”......“

真的是误会!

......

大雪之中,马车渐行渐远。

街道上重新恢复了平静,除了那两道积雪上的车辙,似乎什么也没有生过。

然而另一边的江羽丞,心中却是窝了一团火。

方才看到的场景,不断的在脑海之中回放。

那个女子娇俏害羞的模样,那是面对心上人的时候才会有的神色状态。

她本就生的很漂亮的。江羽丞早就知道。

她和那个人有几分相似。江羽丞也知道。

除了初见那一次,看到那个明艳灿烂的笑容,令他心中震撼许久之外,其实之后他基本上已经习惯看到那张脸。

那是有着云泥之别的两个人,根本没有可比性。

尤其是在千景园琴房外的那一眼,他心中已经将这两人彻底分开。

他以为自己心底深处的那一丝悸动已经彻底消散。

可是今天再见,他才现,并不是这样的。

楚流玥身上,好像有着一种奇异而微妙的气质,总是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多看一眼。

她和那个人是相似的,可也是不同的。

相对而言,楚流玥出身虽然没有那么尊贵,言行举止之间的气质修养也和那人不能相提并论,但却更带着几分蓬勃的生命力。

那是骨子里的顽强和坚韧。

没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

换句话说,当初那人就像是云端高阳,只能仰望,哪怕他曾经和她有着婚约,也总感觉和她之间像是隔着什么,有时候,甚至感觉自己仿佛连她的衣角都够不着。

可楚流玥不同。

她是同样的鲜活明丽,却又触手可及。

令江羽丞满心茫然却又隐隐心慌的是,这样的楚流玥...他似乎无法抗拒。

“大公子!”

------题外话------

江羽丞:那是我触手可及的女人。

容修:不,那是你触手可及的黄泉路。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