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男子微微一笑:

“在下容修。“

江羽丞迅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却现自己并不认识,也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按理本应下车见过江大公子,不过...此时情景,只怕是不能的,还望江大公子见谅。“

容修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慵懒。

本是道歉的话,但从他口中说出,便多了一股子散漫的悠闲味道。

仿佛...未曾将眼前的江羽丞放在眼里。

江羽丞压着一肚子的火:

“你认得本公子,但本公子以前却从未见过你。“

容修薄唇微勾,挑起一抹笑。

“容修不过是一介凡人,江大公子没见过也是正常。“

江羽丞看向他怀中紧抱着的女子。

“你怀中之人是谁,抬起头来。”

容修剑眉微挑,将女子抱得更紧,似笑非笑道:

“听闻江大公子在追查刺客,想要寻人的心可以理解。但...我们二人一直在这马车之中,实在是和那所谓的刺客没有半点关系——”

“有没有关系,查了才知道!”

江羽丞粗暴的打断了容修的话,眼睛依然紧紧盯着那个女子。

“抬头!“

大雪天,这二人在家好好待着不就好了,为何偏偏要坐着马车在外面行进?

他心中越怀疑,连带着看那女子的眼神,都带上了几分厉色。

容修脸上的笑意淡了三分。

正要开口,怀中女子却是忽然抓住了他胸前的衣襟,动了动脑袋,开了口。

“容修,江大公子既然是要寻找刺客,自然是一个不能错漏的。便是看一眼也无妨啊。“

听见这个有些熟悉的声音,江羽丞眉心一皱。

这似乎是...

他脑海之中刚刚闪过一个想法,便看到容修怀中的女子抬起了头,看了过来。

一张清丽绝伦的脸容,出现在眼前。

正是楚流玥!

此时她整个人都被结结实实的包裹在那黑色大氅之中,唯露出一张欺霜赛雪的小脸,脸颊上沾染着两抹绯红,一双眼睛如秋水泛着盈盈波光,像是能将人的魂儿都吸进去一般。

樱唇嫣红,润泽饱满,像是即将盛放的玫瑰。

眼中流光像是若有若无的丝线,缠绵悱恻。

这漫天冰寒雪色霎时间褪去光彩,唯剩下这一抹人间绝色。

江羽丞愣怔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他当然认得这张脸,可是...又好像很陌生。

印象中,楚流玥是生的极美,但身上总带着某种疏离冷清之感,让人觉得不好靠近。

但此时,她乖巧的靠在一个男人的怀中,整个人像是一只柔软的猫,让人的心也跟着软成一团。

真真正正的活色生香。

楚流玥看着他:

“刚才没有露面,是因着不想以此等状况和江大公子碰面。但既然江大公子是在追寻刺客,便也只能如此了。还望江大公子不要见怪。”

言罢,她微微一笑,像是似有几分羞涩,又带着满满的甜意。

江羽丞心中不知是什么感觉,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

“他是你什么人?”

容修将已经很紧的大氅收的更紧,顺滑的毛领几乎将楚流玥的半张小脸遮住,淡笑道:

“我是玥儿的未婚夫。”

江羽丞怔怔。

慕青和当初去曜辰国,最主要的事情并不是为了找寻地经原脉。

带楚流玥回来,其实更大原因是为了应付万峥会。

所以,他也没有在江羽丞那说太多关于楚流玥的事情。

至于她有一个未婚夫,更是提都没提过。

江羽丞自然是不知道的。

但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楚流玥的那个笑容,却瞬间和记忆中的某个片段重叠。

那个人,也曾露出这样的笑来。

纵带着一点羞涩,更多的是欢欣喜悦,仿佛所有的光,都汇聚在她的眼底,明亮灿烂。

江羽丞的心脏像是被什么抓紧,两个场景不断交错,几乎让他整个人都混乱了起来。

不知为何,他握着刀的手,微微颤抖。

容修冷眼旁观,心中嗤笑一声,面上却是淡淡。

“江大公子,既然已经确认没问题,我们可以走了吧?”

江羽丞猛然回神。

他看着容修,眸光逐渐冷了下来。

他也是男人,自然看的出容修的心思。

那完全占有的姿态,可真是让人...厌恶!

一想到之前二人在马车之中的情形,他心底像是陡然烧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他自己也不知这火气是从何而来,但却似乎要将他的五脏六腑都灼烧殆尽!

“下着大雪,你们二人在这做什么?”

江羽丞强压下心中的情绪,冷声问道。

容修唇角噙着一丝宠溺的笑,不疾不徐的解释:

“玥儿今天被三公主召进宫,后来看下了大雪,我便雇了马车来接她。说道这个马车,倒是还要多谢慕副将,如果没有他,想迅找到这样好的马车,可能还不太容易。“

短短两句话,却蕴含了太多的信息!

楚流玥微微睁大了眼睛,看了他一眼。

这马车竟然是容修让慕青和帮忙找的?

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见了,慕青和又是怎么肯答应帮这种忙的?

江羽丞也是吃了一惊,看向楚流玥:

“今天三公主召你进宫了?她找你做什么?“

楚流玥点点头:

“不过就是随便聊了一些,后来三公主忙着去照看陛下,我便回来了。”

看楚流玥的神色,似乎没生什么事儿。

但江羽丞心中还是惴惴。

上官婉这也太突然了!

今天两人聊了那么多,她居然丝毫没有提起这件事!

还有慕青和,让他去调查六云街的那个宅子,怎么忽然和容修扯上关系了?还帮忙?

但无论如何,容修的这番话说的合情合理,而且,无论是楚流玥进宫,还是慕青和出手帮忙,都是不可能作假的事情。

这两句解释,几乎挑不出任何奇怪和错误的地方。

江羽丞心中的怀疑渐渐消除,终于退后一步。

“好了,都是误会,既然已经澄清,你们走吧!”

说着,他大手一挥,身后众位侍卫也是立刻让开。

马匹似有灵性一般,扬蹄向前走去。

然而刚刚动了一下,江羽丞便忽然想起了什么,快步上前再次将马车拦下。

他紧紧盯着二人,充满审视的压迫,沉声问道:

“不对,三公主早前便去了江府,楚流玥应该早就已经离宫了才对,怎么你们花了这么长时间还在路上?”

楚流玥的手微微收紧。

随后,便听到身边男人低笑一声,似笑非笑道:

“这个时长...不算长吧?难道在江大公子看来,太久了吗?”

------题外话------

容修:杀人诛心!

(担心这两章敏感屏蔽,我先出来看看,剩下的更新继续中,咳)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