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侍卫立刻跪了下来。

反倒是夏木,慢吞吞的起身行礼,好像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过分。

江羽丞被他这样子气的额头青筋直跳。

他还从未见过,在江府如此放肆大胆之人!

夏木!你好大的胆子!

夏木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睛之中似是笼罩了一层雾,蒙蒙的看不清晰,好像还十分茫然。

不是让他在这等吗?

他好好的在这等着,什么都没做啊。

江羽丞狠狠闭了闭眼。

要不是周围还有这么多人,他只怕是已经一脚踹了上去!

你们两个——滚!

他冲着那两个侍卫怒声呵斥。

无能!

两人慌忙应了,忙不迭的退出了房间。

然而刚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江羽丞继续道:

在外面跪着!自掌五十!

两个侍卫对视一眼,心中叫苦不迭。

这明明是那夏木惹的祸,怎么最后变成了他们受罚了呢?

可此时江羽丞正在气头上,谁敢反驳?

两人只得顺从无比的应了,走到了庭院之中,噗通一声跪在了积雪之中,开始自扇嘴巴。

众人见此情形,一脸茫然,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了?

这两人之前不是在屋子里看守夏木吗,怎么惹了大公子这么大的火?

刚才也没听见屋里面有什么动静啊...

响亮清脆的耳光声回荡在安静的院落之中,更是清晰。

不少人看向了孙琪。

孙琪倒是知道原因,可瞧着那两个侍卫,也是心气儿不顺。

明明带着刀,而且是负责看守的,却是被那夏木压了一头。

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

也活该被大公子惩罚!

他朝着屋中看了一眼。

此时大门紧闭,已经看不到什么。

不过,大公子已经回来,想要收拾一个夏木,不是再简单不过?

......

房间之内,江羽丞死死盯着夏木,声音冷得像冰。

你倒是悠闲自在啊,嗯?你把这当做什么地方了?你家吗!?

夏木低着头,双肩下垂,看起来有些蔫蔫的。

听见这问话,他立刻摇头。

不。

这地方太恶心,当家就算了。

那你还敢如此!?

江羽丞抬手就要去打,看到夏木脸上的半张铁皮面具,又生生停了下来。

现在不是生气发火的时候。

更要紧的,是要解决问题!

江羽丞深吸口气,将心中的火气压了下去,危险的眯起眼睛:

这些稍后再追责于你。刚才本公子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最后一声,他的声音如惊雷落地,充满威压!

夏木身子瑟缩了一下,似乎被这一声惊住,随后抬手比划了起来。

江羽丞这才想起,他是不会说话的。

他走到了桌案旁边,一把将上面的一摞纸,一支笔,还有一方砚台,都扔向了夏木。

那方砚台还砸在了夏木的肩膀上。

他的身子微微一颤。

写!

江羽丞怒声道。

夏木迟疑片刻,才缓缓蹲下,将洒落了一地的东西收拾了起来。

不知是吓坏了,还是他本身就是如此,动作缓慢而僵硬,看的人憋屈。

江羽丞就看的不耐烦至极,终于按捺不住上前几步,一把探向夏木的领子。

你到底——

嗤!

他的手还未触碰到夏木,就忽然感觉到一阵冷风朝着自己袭来!

江羽丞心道不好,立刻就要后撤!

然而原本蹲在地上的夏木,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起身!将怀中收拾好的那些东西,全部扬起!

纸张飘落,瞬间遮掩了江羽丞的视线!

同时,夏木也扑向了江羽丞!

江羽丞的下巴被狠狠的磕了一下,牙齿碰撞,直接将自己的舌头咬出了血!

一股剧痛袭来!唇齿之间瞬间弥漫着满满的血腥气息!

但江羽丞却顾不上这些,一手直接探向了夏木!

这个夏木——果然有问题!

出乎预料的是,夏木的境界虽然不高,但身法却是极其灵活,身子一偏,就躲开了江羽丞的攻击。

同时,夏木一只手直接探出,直接将那支笔狠狠刺入了江羽丞的小腹!

那支笔上似乎蕴含了千钧之力,直接没入!

江羽丞的脸色瞬间一白,继而因为疼痛和愤怒扭曲了起来。

你找死!

他死死钳住夏木,掌心原力汇聚,狠狠拍向夏木!

夏木忽然身子一矮,环抱着他的胳膊,狠狠一扭!

江羽丞吃痛,下意识松开。

夏木趁机而逃!

砰!

大门被人撞开。

大公子,出什么事儿了?

噗!

夏木竟是直接打碎了窗户,一跃而出!

那瘦小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江羽丞咬着牙将那只笔拔了出来,血肉飞溅!

他脚步一晃,竟是差点摔倒。

若是寻常,这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可这段时间他的身体刚刚严重损伤,正是紧张的时候,加上那个夏木捅的位置极正,几乎让他疼的快要昏厥过去!

闯进来的孙琪等人全部懵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

夏木伤了大公子逃了?

快快追!

江羽丞怒声喝道!

------题外话------

大约三点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