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上官玥也是如此。

她和江羽丞的大婚之日,其实也正是她的登基大典。

不过后来人死了,自然就不能继续举行了。

如今好不容易轮到了她,怎么能一拖再拖?

一天不坐上那个位置,她就一天不能安心。

江羽丞看她神色坚定,竟真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不由有些头疼。

“可是...婉儿,难道你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吗?你若是真的想要名正言顺的上位,那么就必须亲自拿起天令权杖...可现在你的身体...”

上官婉脸色微变,狠狠咬牙。

她当然记得这个!

天令皇朝的每一任帝王,登基的时候,要当着朝臣之面,拿起天令权杖!

那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也代表着天令皇朝真正无上的权利!

可,天令权杖重愈万斤,只有实力达到八阶武者及以上,才能将其拿起!

现在的上官婉,原脉尽废,根本做不到!

她可以用一些手段,遮掩她已经是一个废人的事实。

可天令权杖绝对无法糊弄过去!

“你可曾想过,如果到时候你无法成功拿起天令权杖,朝臣会如何看你?他们必定会认为,你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和资格继承皇位!“

天令权杖几乎算是整个天令皇朝神物一般的存在。

无数人敬慕仰望,对其充满崇拜。

那是所有人的信仰。

只有得到天令权杖认可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帝王!

如果上官婉失败了,这一生只怕是都无法摆脱这个阴影!

上官婉咬了咬唇。

之前他们一直想要等着父皇醒来,再进行这一系列的计划。

可是现在看,谁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然而这皇位,上官婉却是已经迫不及待!

她道:

“那就先想办法恢复原脉就是了!反正万峥会已经结束——“

江羽丞惊愕的看向她,随后立刻拧眉道:

“不可!现在为时尚早,若是就此行动,肯定会引人怀疑...“

“怀疑又如何?当初不也有很多人怀疑上官玥的死吗?结果不还是好好的?“上官婉轻嗤,“只要手握真正的权利,任何怀疑都会烟消云散。”

江羽丞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你知道当初为了平息那些质疑,我费了多大的功夫吗?”

上官婉眼睛一转,起身走到了江羽丞的身前。

她脸上的嚣张跋扈之色,此时已经被甜软魅惑的笑容取代。

她靠到他怀中,双手抱住他的腰身,撒娇道:

“婉儿当然知道。羽丞一向是待我最好的,不是吗?”

她没有说“本宫”。

“反正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怎么也改变不了了。能让我恢复原脉的,或许只有那一种办法了...就算现在不做,以后肯定也是要做的。只要小心一些,不会有问题的。“

她的手缓缓拂过他的胳膊,脸上有一丝哀伤。

“当日我们两人都受了伤,你的一年多前就已经完全恢复,可是我...”

江羽丞闭了闭眼,遮去眼底的恼怒之色。

他最厌烦上官婉提这件事,总是在一遍遍的提醒着他,这条胳膊不是他的!

尽管现在已经没什么异样感,可他心里到底是不舒服的。

今天不答应上官婉,她绝不会就此罢休。

沉思良久,他终于点头:

“好。”

上官婉欢喜的抬头看他:

“你同意了?当真?”

江羽丞嘴角扬起一抹笑,笑意却未达眼角。

“当然。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去安排。你只要专心去查陛下那边的问题就行。“

“嗯!我就知道羽丞你不会不在意我的!“

上官婉说着,又抱着他问道:

“对了,既然已经这么决定了,不如就将大婚日子也定下来吧?”

江羽丞刚想拒绝,看到她的神色,又将那些话都咽了回去。

停顿片刻,他道:

“八月初六后如何?”

上官婉有些失望:

“那岂不是还有半年?太久了。不如就定在六月初六吧?那时候一切应该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虽然是问询的话,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江羽丞点了点头:

“那就六月初六。“

......

随后,江羽丞又和上官婉聊了一会儿,敲定了一些事情,上官婉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她已经想好第二天如何应付那些老家伙了。

猛地解决了两个心事,她心中欢喜的很,便也没有看出江羽丞那眼底的一抹不耐。

在她走后,江羽丞独自站在客堂之中停留片刻,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就朝着梧桐苑而去。

既然这些事情都已经开始着手准备,那他这边也得抓紧了。

尤其是...不能让尉迟松抓到什么把柄!

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隐患!

......

梧桐苑中的众人一直在等待着。

大雪一直没停,积雪已经到了小腿,冰寒彻骨。

但庭院之中安静无比,连一声抱怨也无。

甚至,连不满的神色,都不敢露出来。

孙琪站在台阶之上,眼神从众人身上扫过,最终又看向房间之内。

夏木正坐在里面,看起来颇为悠闲自在。

孙琪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夏木,当真是有毛病!

大公子离开时候那态度,分明是在说这个夏木有问题。

可他却似乎毫无所觉,不但对自己的处境没有半分担心,甚至还淡定自如的坐下来休息,好像这里是自己家一般!

以前还没觉得,这夏木居然如此不知好歹!

再看看那齐大河,从房间之中出来之后,就老老实实的待在那!

听说二人关系不错,怎么差距这么大?

如果不是大公子可能回来还要继续审问,还不能拿夏木如何,他早已经将人赶出房间,勒令他在外面跪上一天一夜!

“大公子。”

外面忽然传来小厮的声音。

庭院中的众人,包括孙琪等,都齐齐看了过去。

江羽丞正走了进来。

地上有着厚厚的一层积雪,他从上面走过,却没有留下脚印。

众人心中凛然,纷纷低头行礼。

“见过大公子!“

江羽丞置若罔闻,冷着脸直接走向了屋中。

刚刚进去,就看见两个侍卫警惕的站在那,而他们身旁,一个人正在椅子上好端端的坐着。

正是夏木。

江羽丞心头火气瞬间就上来了。

“放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