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下,庭院之中一片寂静。

众人面面相觑。

混元砂...他们先前在南疆的时候,曾经路过一处有混元砂的地方,但并未在那里过多停留,又怎么会带混元砂回来?

再者,那东西毒性不小,而且极难处理,他们没事儿怎么会和这东西扯上关系。

那时候保命都来不及!

看无人说话,江羽丞缓缓道:

“本公子最近听闻,西陵城中出现了混元砂。而这东西...只有南疆才有。旁人本公子是不知道,也管不着。但你们——都是本公子带着去了南疆的,如果真是你们之中的某个人做的,最好现在就承认。否则,若是被本公子查出来...就没那么轻松了!”

众人还是无人应声。

他们的确是没有做这事情,又要如何承认呢?

江羽丞面容冷肃的问道:

“看来你们是要本公子亲自一个个审问了?”

等待片刻,还是死寂。

江羽丞指向了站在前面的一个人:

“便从你开始吧!”

被指到的男人正是先前的刀疤脸。

他一脸茫然,隐隐有一丝惊慌。

大公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江羽丞已经转身进了屋。

孙琪冲着刀疤脸抬了抬下巴。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进去?“

刀疤脸这才回过神,连忙跟着江羽丞走入了屋中。

孙琪将门关上,重新看向众人,一字一句冷声道:

“因着你们之中的某个人,给大公子带来不小的麻烦。如今大公子亲自审查,谁做了这件事,谁心中有数!现在不说,等会儿可就没机会了!”

说完,他便站在门口恭敬的候着。

不少人私下交换眼神,神情各异。

“想不到是为着这事儿...”

角落里,齐大河压低了声音,对夏木说道。

“看来事情真的挺严重的,不然大公子也不会将咱们都召集过来了...奇怪,当初咱们也都没在那地方停留太久,而且大部分都受了伤,谁还有那个能力,将混元砂带走?而且那东西对个人修行也没什么用处,就算是想要当做毒药用...这世上的毒多了去了,干什么非要用这个?一不小心把自己也赔进去了,这不是吃力不讨好吗?“

他的声音很小,只有站在近处的夏木能听清。

齐大河说完,看夏木没动静,不由用胳膊肘捅了捅他:

“你说是不是啊?”

夏木点了点头。

“跟你说这些也没用!”

齐大河有些恨铁不成钢。

夏木自从被毒哑了之后,就像是便了一个人一般,整个人都木木的。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

以前夏木天赋和实力都不错,当初在南疆还曾经救了齐大河一命。

只可惜后来...成了这个样子。

也正因如此,齐大河才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对夏木颇为照顾。

“算了,反正也不是咱们做的,随便大公子审查吧!”

夏木却是看向了那紧闭的房门。

铁皮面具下的黑色眼眸,微微闪动。

......

很快,刀疤脸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

众人连忙看去,瞧见他脸色如常,似乎并没有生什么事情,不由都心中松了口气。

大公子手段果决,心思深沉,落在他手里的,一向没什么好下场。

孙琪抬手:

“你先去那边候着。“

刀疤脸走到了另一边。

“下一个,你。”

孙琪指向了第二个人。

第二个人连忙走了进去。

众人看看他,又看看刀疤脸。

可惜刀疤脸没什么表情,只是垂手站在一旁,众人也看不出什么来,只得继续等待。

等待的时间似乎过得格外的慢。

雪越下越大,不少人身上都落了雪,但却没有人敢随便挪动,基本上全站在自己的位置静静等候。

过了一会儿,第二个人也出来了。

他也按照孙琪的指示,走到了刀疤脸的身旁站着。

紧接着,是第三个人。

......

不知不觉,被审查过的人已经过半。

看着身前的一人被叫走,齐大河不由紧张了起来。

下一个应该就是他或者夏木了。

虽然他们什么都没做过,可是一想到要单独面对大公子,心中还是有些怵。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夏木,却看他从一开始站在那就没怎么动作,而且好像...也不是很紧张的样子。

很快,进去的那个人也走了出来。

直到现在,进去又出来的那三十个人,基本上都没什么异常。

“下一个,齐大河!”

孙琪喊道。

齐大河深吸口气,走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旁边有人低声喃喃:

“看样子好像也没什么事儿...“

然而话刚出口,齐大河就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

众人一同看去,却都是一脸惊讶。

齐大河脸色惨白,满头是汗,看起来竟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一般。

房间之内传来江羽丞冰冷的声音:

“这个人留后再审!”

孙琪立刻道:“是!”

说着,他便命令齐大河独自站在了另外一边,并派了两个侍卫看守。

众人看到这般情形,皆是满头雾水,同时心中忐忑。

难道...事情是齐大河做的?

只见齐大河站在那,浑身微微颤抖,嘴里不断的念叨着: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啊...”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为何大公子要说他有问题?

他看向自己的手臂。

先前留下的伤口此时已经不再流血,应该用不了太久就能够恢复。

可是...刚才大公子就因为多看了他的胳膊一眼,才忽然变了神色!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人群中也是传来窃窃私语。

站在夏木旁边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他,小声问道:

“夏木,难道那混元砂的事儿,和齐大河有关?”

“你和他最熟了,他做没做过,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我看齐大河这次是惨了,你和他这么亲近,小心被牵连!”

孙琪神色冷凝,继续道:

“下一个,夏木!”

夏木冲着几人点了点头,便朝着那边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齐大河立刻道:

“夏木!夏木你一定要帮我证明我是清白的啊!“

孙琪警告的看了齐大河一眼,他打了个冷战,不敢再说一个字。

夏木脚步微顿,走了进去。

江羽丞正在上坐着。

瞧见夏木走进来,他道:

“面具取下。”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