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慕青和古怪的眼神,容修眼皮直跳。

好一会儿才开了口。

“看来慕副将对玥儿还颇为关心。”

慕青和也觉得聊不下去了。

容修既然不知道这些事情,那么问也是白问。

他还是自己亲自再去查一查的好。

“楚流玥毕竟是本副将带来西陵的,这些也都是应该的。”

他站起身,准备告辞。

“时间不早了,就不打扰离王休养了。“

正当他要走出去的时候,容修却忽然道:

“慕副将请留步。”

慕青和站定,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容修微微一笑,神色似乎已经恢复如常。

“本王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慕副将帮忙。”

......

皇宫,华阳殿。

楚流玥在后湖院之中缓缓走着。

蝉衣站在一旁看着,心中不由生出一丝疑问。

楚流玥似乎对这些花草格外喜欢,已经在这看了好一会儿了。

她的头上身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积雪。

但她似乎无所觉,一步步的走着,好像已经完全将其他的事情抛到脑后。

这些花草...有这么好看?

蝉衣满心狐疑,但看楚流玥一直也没做什么其他事,只好将这份疑心压下。

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蝉衣回头,立刻恭敬行礼:

“三公主殿下。”

上官婉走来,身后的婢女帮她撑着伞。

她的眼神直接落在了楚流玥的身上。

白雪飘落,和盛放着的花朵相互映衬。

一个身量纤纤的红衣女子站在其中,如同一团火,炽热燃烧。

不施粉黛的容颜清丽绝伦,似乎融入了这片雪色与花色之中,格外动人。

上官婉袖中的手缓缓收紧。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站在哪里,便会成为哪里最美的风景。

所有的光和颜色,似乎都会汇聚在那一个人的身上。

这是一种脱五官之美的灵动气韵,难以言喻,极其难得,也极美。

她自己也绝对算得上是美人。

可是却总像是差了一点。

她的印象中,有一个人,有着这样通身的气韵。

上官玥!

但楚流玥出身平凡,身上竟也隐隐带着几分贵气......

上官婉心中更加不舒服。

听到声音,楚流玥回头,行了一礼。

上官婉笑着问道:

“外面下着雪,楚小姐怎么来这里赏花了?”

“因我从未见过在这个时节绽放的百花,心中好奇,故而在这里看了许久。这等景色,想必也只有在这里能见到了。”

楚流玥说着,脸上浮现一抹羡慕之色。

上官婉心中不以为然,面上露出些微歉意。

“刚才左大人说,父皇这两日身体有所好转,本宫要亲自去照看一番。今天只怕是不能多留楚小姐了。“

楚流玥心中明了,道:

“三公主有事尽管去忙,我便不打扰了。”

上官婉点点头:

“本宫近日新得了几味药材,皆是难得一见的宝贝。可惜本宫不是天医,也用不着,倒是不如赠给楚小姐。”

说着,她抬了抬手。

身后的宫女立刻上前,送上了三个盒子。

楚流玥迟疑片刻,便欣然收下:

“多谢三公主。“

随后,二人又聊了几句,上官婉便径自离开了。

蝉衣负责将楚流玥送出宫。

......

楚流玥离开皇宫,独自一人在街上走着。

刚才在华阳殿后花园的时候,她表面上是在仔细赏花,实际上却是在一步步测量那沟渠的位置。

那沟渠距离地面很近,站在那,稍微仔细一些,其实就能感受到下面水流涌动的声音,以及方向。

如今,那沟渠的图,几乎已经在她脑海之中勾勒出来。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沟渠中的活水,是从玉泉山引来,流向了...

忽然,楚流玥脚步一顿,眼底划过一抹惊诧之色。

那沟渠的水流,竟似乎是流向皇室宗祠的?!

要知道,皇室宗祠是宫中最神圣最重要的殿宇。

其殿宇内外,除了负责看守的人,还有精心布置的玄阵!

那地方是从太祖还在的时候就修建好了的,一砖一石,一草一木,全都是有讲究的,轻易破坏不得。

然而上官婉居然将沟渠挖向了那里?

楚流玥眉头皱起。

上官婉这么做,到底是想干什么?

忽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快点!都快点!大公子召集,还不抓紧?”

楚流玥回头看了一眼,一个男人正神色紧急的催促着。

在他身后,跟着四个男人。

这几个人看上去都不过二十多岁,但脸色却都是有些憔悴。

听到前面那男人催促,其中一人忍不住说道:

“我们也想快啊!但是大公子召唤的这般紧急,我们连收拾的时间都没有——”

“就是!这都一年没叫过咱们了,谁知道今天忽然来喊人?未免也太突然了!“

“嘿,就咱们现在这样...也快不起来啊!还得带着小四......”

楚流玥飞快的打量了几人一圈,眸子微微眯起。

这几人竟都是残废的。

其中两人都是独臂,另外一人是独腿,还有那个被称之为“小四”的男人,两只眼睛的眼皮深深地凹陷了下去,似乎是瞎了。

就连喊话的那个男人,脸上也有着两道刀疤,直接毁了一张脸,看起来十分可怖。

刀疤脸眉头皱的更紧,看起来更是凶悍,一身血气。

“你们要是不想活命了,尽管继续这么拖着就是!”

几人都沉默了下来,尽量加快了度。

楚流玥后退几步让开。

他们从她的身边匆匆走过。

这会儿下着雪,街道上的人倒是少了许多。

这几人朝着前方走去,渐渐远离。

楚流玥本想抬脚离开,却又听到其中一人的声音。

“...咱们现在这样子,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早知道那地方那么危险,一年前就不应该跟着大公子去的...如今这胳膊断了,修炼再也无法精进...只作废物罢了!”

他的声音很小,但楚流玥却听得清楚。

其他几人似乎也被触动,都沉默了下来。

楚流玥眉间微蹙。

大公子...

一年前...

危险的地方...

难道这些人嘴里所说的“大公子”,就是江羽丞?

现在她们去的地方,就是江府?

楚流玥心思一动,便悄然跟了上去。

------题外话------

卡文,梳理下线。

晚上七点一起更剩下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