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羽丞缓缓坐直了身子,面皮绷得死紧,以至于让他的神色看起来颇为古怪。

“尉迟阁主何出此言?当初帝姬出事儿的时候,动静闹得极大,宫中不少人都能作证。您这样说...可是查到了什么?”

尉迟松略作停顿。

“倒不是老夫查到了什么,只是最近忽然想起许多事情来,觉得有些不对。比如...帝姬一向是在自己专门的房间修炼,怎么会忽然跑到皇室宗祠之中尝试突破,并且最后走火入魔,自焚身亡?那里可是供奉天令皇朝历代先祖的牌位的,好端端的,帝姬为何要去那里?”

江羽丞垂下眼帘,声音清淡。

“这件事情...不瞒您说,我心里也一直有所怀疑。但...据三公主所说,帝姬那次去皇室宗祠之前,曾经和她提起过这件事情,可见是早有准备。当时三公主也曾问过,但帝姬却没有回答。没成想后来...时至今日,这件事情的缘由,怕是只有帝姬自己知道了。”

尉迟松继续问道:

“你是说,当初帝姬是提前就准备好去皇室宗祠了?”

江羽丞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哀色。

“如果早知道后来会生那些事情...当时真应当劝阻她的。”

尉迟松眸色闪动。

“...这么说来,竟是老夫多想了。”

江羽丞看了他一眼:

“尉迟阁主,我知道您和帝姬感情深厚,她的离去,对您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人已去,您还是节哀吧。若是每日您为此劳心伤神,郁郁寡欢,帝姬的在天之灵知道了,怕也是会伤心的。”

尉迟松面色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也真是奇怪...帝姬若真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做,通常不会这般毫无预备,连一个人都没有告诉...老夫之前还以为,她是被迫被带去皇室宗祠的呢!“

江羽丞心脏“突突”跳了两下,勉强笑了笑。

“尉迟阁主,您真的多虑了。帝姬殿下身份尊贵,无人不从,怎么会有人有这个胆子?”

“是啊!她心地良善,怎么会有人,有这样的胆子,和这样的狠毒心肠...”

尉迟松低声的,一字一句的喃喃着。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质问着谁。

江羽丞心脏跳得更快,浑身血液似乎冻僵了一般,四肢冰凉。

他垂下了眼睛。

“看来果真是老夫误会了。”

尉迟松站起身,一声长叹。

“既然事情已经明了,那老夫也就不耽误江大公子的时间,这便走了。”

江羽丞抬头:“您这就要走了?”

“是啊。宗派大会刚刚结束,冲虚阁中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另外,混元砂的事情,就麻烦江大公子了。”

江羽丞硬着头皮说道:

“您放心,我回头立刻亲自彻查此事,将随我一同前去南疆的人,全都审问一遍。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尉迟松这才放了心一般点点头,随后就告辞离开了。

江羽丞象征性的挽留了两句,又亲自送他出门。

等尉迟松的身影消失在江府大门之外,江羽丞才收回视线,转身面无表情的快步走回了书房。

孙琪看到他脸色有些不对,有些忐忑:

”大公子——“

江羽丞声音冷得像冰:

“立刻将去过南疆的那些人都召集起来,本公子要一一审问!“

孙琪眼底划过一抹诧异,但当看到江羽丞的脸色的时候,立刻道:

“是!属下这就去办!“

说完,孙琪便立刻退出了书房,临走还不忘将书房的门小心关好。

等房间之内只剩下他一人的时候,江羽丞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一把将桌案之上的东西扫落在地!

外面的人似乎得了孙琪的叮嘱,全都安静的待着,无人应声。

江羽丞胸口剧烈起伏,脸色涨红,额头青筋暴起,唯独嘴唇苍白无比,看起来十分诡异。

尉迟松今天来,表面上看是为了让他调查混元砂的事情,但实际上,分明是另有所图!

他故意提起上官玥,还说了那些话,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如果尉迟松真的只是简单的怀疑,肯定不会跑来江府,这般直接的和他说这些。

他到底知道了什么?

他这次来,是在试探,还是威胁?

江羽丞心乱如麻,脑海之中一片混沌。

过了许久,他的心情终于平复了下来。

他站在那,神色阴晴不定的想了许久,一把掀起自己的衣袖。

一道已经结痂的红色的丑陋疤痕,横亘其上。

他深吸口气,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了一盒膏药,缓缓涂上。

尉迟松越是怀疑他,他就越要淡定,越要做到万无一失!

只是不知为何,那涂药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

慕青和离开江府之后,本想先回慕府。

但想到临走之前江羽丞说的那些话,就又改变了主意,方向一转,朝着六云街的方向走去。

西陵的主街道上永远人来人往,热闹非常。

他穿过拥挤的人群,走过喧闹的街道。

拐了几个弯之后,周围的人渐渐减少,也变得安静了下来。

天空不知何时开始下起了雪。

鹅毛般的雪花飘落而下,落在他的头上,衣服上,渐渐染上一层白霜,透着一丝彻骨的寒意。

他一路沉默无言的向前走去,最终在一处宅院门前停下了脚步。

总是干净整洁的青石路上,已经覆盖了一层积雪。

他的身后,是一串清晰的脚印。

他抬头,看向眼前熟悉的大门。

这地方他也曾经来过许多次。

但这一年多,却是再没有来过了。

他以为自己再不会来到这里,没想到...

大门之上,悬挂着一个牌匾。

——楚府。

字迹婉若游龙,显然是尉迟松的笔迹。

慕青和的眉心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看来尉迟松对楚流玥的疼宠程度,比之前预想的还要深啊...

他还以为,尉迟松绝对不会将这地方让给任何人住呢...

不过才一年多的时间,已经物是人非。

慕青和盯着大门看了一会儿,便转身打算离开。

但刚刚走出一步,就听见门内似有脚步声传来。

他一愣。

楚流玥和羌晚舟现在应该都不住在这,里面怎么会有人?

正想着,“吱呀”一声,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一张有些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

“慕副将,我家主子有请——”

------题外话------

今天是一只废二月了。

明天中午十二点更。

休息两天再酌情加更。

感谢大家体谅~么么哒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