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曹操曹操到。

江羽丞皱起眉。

尉迟松怎么又来了?

上次千景园琴房一别,他总觉得有些不对,但等了一个月,尉迟松也没什么动作。

他就逐渐将这件事情放下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竟然又来了。

江羽丞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经过慕青和身边的时候,顿了顿:

你先回去吧。等有时间去找楚流玥问问话。

慕青和躬身道:是。

江羽丞轻轻颔首便离开了。

等他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慕青和才抬起头,望着江羽丞离开的方向,容色冷肃。

奇怪...

最近江羽丞似乎对楚流玥的事情格外上心...

不仅专门将他叫来问话,而且还让他亲自去调查...

这种事情,原本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就行。

如今江羽丞叮嘱他去做,可见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他将心中的疑虑收起,也抬脚走人。

......

江羽丞来到前厅的时候,尉迟松已经在那坐着了。

他脸上迅速浮现一抹客气的笑容。

尉迟阁主,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尉迟松早就觉察到他的脚步,但直到人到了跟前,才道:

今日老夫来,是有些事情想要问问江大公子。

他脸上神色淡淡,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江羽丞一时间心中也有些打鼓,不知道他这一趟来到底是打算做什么。

哈哈!宗派大会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还没来得及恭喜您呢!

尉迟松脸上也露出一抹笑来,眸光却是冷冷。

江大公子客气。

江羽丞看他态度有些冷淡,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淡了下来。

他走到对面坐下。

尉迟阁主有什么想问的,请问吧。我必定知无不言。

尉迟松沉默了一会儿,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不知江大公子可曾听过混元砂?

......

房间内有一瞬间的寂静。

江羽丞缓缓道:

略有耳闻。尉迟阁主问这个做什么?

说来话长。一年多前,我冲虚阁造人偷袭,门派之中伤亡惨重,至今未曾找到幕后真凶。那夜之后,清源山上的无数药材,也是一夕枯萎。并且从那之后,再不能种活任何药材。

这么长时间以来,老夫也曾试图寻找真相,但始终不得其解。直到前段时间,晚舟到了以后,说我清源山上,有混元砂,这才找到答案。

据他说,这混元砂乃是南疆独有。老夫左思右想,觉得这件事情实在是蹊跷。南疆荒芜野蛮,是谁会专门去那里,取了混元砂回来,害我冲虚阁?老夫自问平生磊落坦荡,未曾对任何人有过半分愧疚,更不知何时得罪了什么人,才招来如此祸端。

他顿了顿,直直看向江羽丞的眼睛,一字一句问道。

若是老夫没记错的话,江大公子之前曾经去过南疆?

空气逐渐冻结。

江羽丞神色如常,甚至嘴角还挑起了一抹笑意。

尉迟阁主这是在怀疑,我就是那个暗害冲虚阁的幕后黑手?

尉迟松缓缓摇了摇头。

江大公子怎么会这么想?晚舟曾说,施下混元砂的人,会在混元砂被清除之后遭到反噬,不死也残。但江大公子这不是好好的吗?老夫虽然心情迫切,但也不会随便怀疑谁。

江羽丞的眉心微不可查的皱了皱。

尉迟松这样子,看起来的确不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那他来这,并且将这些话都挑明,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反应片刻,露出欣慰之色。

听尉迟阁主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一向对您敬重仰慕,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那您今天来...

老夫今日来,是想请江大公子帮忙,查一查到底是谁。老夫记得,当时你去南疆的时候,似乎带了不少人吧?会不会是他们之中的某一个?

江羽丞心中松了半口气。

原来如此...没问题,既然您现在已经找到了一定的线索,那我就帮您一起查一查就是。如果真是和我手下的人有所牵连...我可真是要愧疚万分了。

这件事如果交给他去查,自然是想查出什么结果,就查出什么结果的。

尉迟松笑了笑。

既然如此,就多谢了。

江羽丞拱了拱手:

尉迟阁主不必客气。您若是还有其他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就是。

其他倒是没什么大事,只是有一点...老夫心中一直颇为在意。尉迟松面露迟疑。

江羽丞道:您尽管说就是。

尉迟松沉吟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问道:

听说当初江大公子去南疆,是为了寻药复活帝姬?不知...要找的,到底是什么药?

江羽丞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他勉强维持着平静,问道:

您...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您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

尉迟松看着他,眼神犀利似乎能看穿人心,一字一句,如平地惊雷:

实不相瞒,最近老夫时常想起当初的事情,越想越是觉得奇怪。帝姬的死...似乎疑点重重。不知江大公子,可曾有这样的怀疑——帝姬她,或许不是修炼走火入魔而亡呢?

------题外话------

最近忙着更新,连天是啥样都忘了。

今天陪高考完的妹妹出去吃饭~

不知道多久会回来,但是回来会尽量更新哒。

感谢大家体谅,么么哒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