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希摇摇头:

没有。

上官婉遗憾的叹了口气。

果然...

你们不是一直在给父皇用药吗?为何这么久了,还是半点动静也无?

上官婉柳眉蹙起,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当初为了做出父皇重病昏迷,卧病在床的假象,他们私下是用了毒的。

那时候他们一心想着等弄死上官玥之后,就顺带将父皇也解决了,对外只说他是因为上官玥的死伤心过度抑郁而终就行。

结果事情有变,他们必须等父皇再次醒来。

于是他们停了毒,并且持续不断的治疗,希望他可以早点醒来。

然而这一等,就是一年多。

直到现在都没有半点动静。

左明希面露愧色:

微臣无能。

上官婉的脸色依旧难看。

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太过私密,只有这几个信得过的天医能用,她早就——

左明希沉吟片刻,有些犹豫的说道:

殿下,其实...前段时间,陛下的身体似乎是好了一些的。当时无论是从气息还是脉搏,都能明显的看出来比之前强了不少。按理说,如果一直按照那个趋势发展,陛下现在应该是已经醒了的...可是后来不知怎的,陛下的情况又开始恶化。从那之后,始终时好时坏,这才导致陛下时至今日都还昏迷着...

上官婉沉着脸。

所以呢?你到底想说什么?

左明希面色纠结,双手抱拳,行了一礼,这才小心谨慎的开了口:

殿下,微臣心中有个猜测,不知当说不当说。

什么猜测?尽管说就是!

就是...陛下如今这种情况,会不会是有人从中动了手脚?

上官婉猛然看向他:

你什么意思?

左明希道:

自从那次觉察到陛下的身体好转之后,微臣大概知道了能让陛下恢复的法子,并且一直按照那个去做。一开始的几天的确是见效的。可是后来又莫名其妙的反反复复。微臣确认府,微臣的方子没有问题,应该不会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所以...微臣怀疑,中间应当是有着猫腻的。

这怎么可能?清风殿本宫一直派人严加看管,连一只鸟都飞不进去。而且,父皇的身体一直是你们三位轮流照看,从未有其他天医接触过...

能进出清风殿的,都是她信得过的,怎么会出这种问题?

这也只是微臣的一个猜测,未必是真。左明希立刻道,毕竟...那种药...陛下能撑到现在已经非常难得了。

上官婉面沉如水,没说话。

当初下毒的时候,只想着把人弄死,谁还想过再将人救回来?

本来她还没觉得,可是听左明希这么一说,心中也是忍不住怀疑了起来。

仔细想想,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最近这两个月,都有谁频繁出入清风殿?

左明希思索片刻,道:

除了我们三个,应该就是您和驸马了吧?

旁人想去,还得得到上官婉的同意,着实没那么容易。

上官婉眼中划过一抹狐疑。

如果真的有人这么做了,又会是谁?

......

楚流玥随着蝉衣来到了华阳殿的后花园。

这里显然也经历了整修,处处都精致无比,透着金贵。

园子里种了不少花草,此时正是隆冬时节,却还百花齐放,姹紫嫣红,配上洁白无瑕的积雪,甚是好看。

楚流玥诧异问道:

天气这么冷,这些花是——

三公主命人在下面挖了一条沟渠,将玉泉山的温泉水引来,即便是在深冬,地表也依然十分温暖。故而,这些花草才能在深冬时节盛放如春。

蝉衣神色淡然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

楚流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仔细一看,这后花园之中,的确没有积雪。

雪花落在地面上之后,就迅速消融,渗入地下。

她缓缓地走着,似乎是被这些花草所吸引。

然而她的心中,此时却在想着另一个问题:上官婉并不是喜爱花草之人,怎么忽然花费这么大的功夫,在这华阳殿的后花园之下,挖出一条沟渠来,甚至还将玉泉山的水引了过来。

这项工程听起来简单,可实际上耗资巨大。

上官婉就算是钱多的没处花了,似乎也不会将精力放在这些无所谓的闲情逸致上面。

除非...

除非,这下面的沟渠有问题!

......

江府。

江羽丞坐在上首,看着面前垂手而立的慕青和:

这么说,她的身份,的确没有问题?

慕青和颔首:

属下之前已经派人调查过,确认无疑。楚流玥从小生长在曜辰国帝都,因天生原脉残缺被视为废柴,受尽欺凌。十四岁生辰前夕,才为人所救,恢复了原脉,正式开始修行。微臣抵达曜辰国的时候,正是她刚刚入学院修行后不久。除了微臣和简风迟,她应该是不认识其他天令皇朝的人的。

江羽丞靠在椅子上,一手轻轻敲着桌子:

这就奇怪了...百草楼为何对她如此看重?一开始本公子还以为他们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后来发现...似乎并非如此啊...她随简风迟来到西陵之后,可曾见过什么人?

慕青和略作沉吟,道:

她来西陵之后,一直住在慕府。那时候段子羽每天陪同,可以确认并未见过其他可疑之人。不过...一个月前她就已经搬出了慕府,听说是住在了尉迟阁主以前的宅子里。这之后的事情,微臣便不知晓了。

江羽丞揉了揉眉心,陷入沉思。

尉迟松是她的师父,会这么做也是正常...不过尉迟松的东西不是都变卖的差不多了吗?楚流玥住的是哪个宅子?

慕青和犹豫片刻:

六云街的那座。那是...尉迟阁主在西陵城中的最后两座宅院之一。

江羽丞神色微凝。

原来是那个...

那座宅子,以前上官玥很喜欢去。

之前尉迟松手头困难,变卖了不少东西,唯独这两个宅子没动过。

一处是为了上官玥。

另一处则是为了他的独子尉迟朗。

他忽然嗤笑一声,意味深长的道:

看来他对这个楚流玥,还真是喜欢的紧,竟是这般舍得。

笃笃!

大公子,冲虚阁尉迟阁主前来拜访!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