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随着蝉衣从旁边的门洞进入,一路径直朝着华阳殿而去。

此时已经是深冬,天寒风冷,吹在人脸上,像是刀子在割一般。

忽然,楚流玥的眉心绽放一抹凉意。

她仰头看去。

洁白的雪花正飘落而下。

竟是下雪了。

二人一路向前,到达华阳殿的时候,光洁平整的青石板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积雪。

看到蝉衣回来,宫人们一一行礼。

不少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楚流玥的身上。

他们之前已经收到消息,说今天三公主殿下会请楚流玥来。

这位...想来就是了。

之前只听传闻如何如何,如今看到了真人,才发觉那些传言竟然有几分可信。

起码这清艳绝伦的容貌,和风姿卓越的气质,的确名副其实。

蝉衣走上前:

三公主殿下,楚小姐来了。

里面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

还不快请进来?

蝉衣冲着楚流玥行了一礼:

楚小姐,请。

楚流玥轻轻颔首,跟着她走了进去。

......

从很早之前开始,华阳殿就是上官婉的寝宫。

在宫中的众多殿宇之中,华阳殿是很不起眼的。

无论是大小,还是位置,还是建造,都顶多算是中等。

上官婉生母身份低微,连带着她也不受重视,小时候不知道受了多少欺负。

后来楚流玥见她可怜,心生同情,没少在父皇那帮她说话。

上官婉的处境从此好了起来,并且搬到了华阳殿。

华阳殿虽然比不上楚流玥的寝殿,但对于当时的上官婉而言,已经是极大的改善。

楚流玥本以为她掌权之后,会换个地方住,没想到还是在这。

不过,华阳殿重新修缮了一番。

从周围的景致和装饰来看,应该是耗费了不少钱财。

屏风之后,走出一道娉婷身影。

姿容俏丽,嘴角含笑,烟波流转似带着三分春色,眉宇之间却又带着几分上位者的高贵与疏离。

正是上官婉!

楚流玥看了她一眼,便屈膝行礼。

流玥见过三公主。

上官婉上前虚扶了一下,笑道:

快起来。今日本宫请你来,只是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不必如此行礼。

话虽这么说,但她肩背挺直,距离楚流玥还有三步之远,没有半分真的要她免礼的意思。

这样的小手段楚流玥以前见了太多,根本不以为意,屈膝行礼之后便起了身,冲着上官婉浅浅一笑:

多谢三公主。

上官婉愣怔了一下,动作有片刻的凝滞。

上次相见,她们之间还隔着一段距离,看的不是非常清晰。

如今站在近处,一张脸看的清清楚楚。

这张脸...笑起来的时候,实在是像...

上官婉心中生出一丝厌恶,但面上却未曾显露分毫,只笑着在主位上坐下。

楚小姐不必多礼,请坐吧。

蝉衣走到了上官婉身后伺候。

楚流玥也不客气,谢了之后就干脆的在旁边坐了下来。

别人会忌惮上官婉的身份,她可不会。

上官婉看她如此自如,一时也有些无言。

停顿片刻,她才寻了个由头开口:

楚小姐,宗门大会的事情,本宫都听说了。楚小姐如此天赋,真是令人羡慕啊。

楚流玥笑了笑:

和三公主殿下比起来,流玥的这点天赋又算的了什么?听说您两年前就已经是七阶武者了,流玥如何能比?

上官婉心里一堵。

她两年前的确是七阶武者,可自从那件事之后,原脉尽毁,而且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恢复,早已经和废人无异!

楚流玥这话,根本是在扎她的心!

她勉强一笑,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掩去了脸上的冷色。

眼神一瞥,楚流玥脸上噙着淡笑,神色诚恳。

也是,如今知道她身体情况的人,加上她自己也就三人,楚流玥怎么可能会知道?

本宫的长姐一年多前仙逝,本宫为此伤心悲痛许久,大病一场,直到现在还经常不能安眠,难免疏于修炼,倒是让楚小姐见笑了。

楚流玥眉梢微挑。

三公主的长姐,应该就是曾经的帝姬殿下吧?看来您和她的感情真的是十分深厚,每每提起,您都十分感伤呢。

这是自然。本宫与长姐从小相伴,感情自然不是旁人能比的。

上官婉将茶杯放下,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轻响,看向楚流玥。

楚小姐别介意,只因你和本宫长姐长得实在是有几分相似,所以本宫每每看到你,都会想起她来。不过,说起来,楚小姐似乎也听过关于本宫长姐的一些传闻?

楚流玥神色如常:

其实不过是听简公子提过两句罢了。

上官婉心中一动:

哦?简风迟?他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楚流玥不甚在意的笑笑。

简公子刚与我认识的时候,也曾说过我和他认识的一位故人长得有些相似,并且提了他们之间发生过的几件小事。我也是来了西陵之后,才知道他说的竟然就是帝姬殿下。

楚流玥毫不犹豫的将这口大黑锅甩给了简风迟。

上官婉必然会对简风迟心生怀疑,但她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去找简风迟对峙。

以前简风迟和上官婉的关系还算不错,但现在...楚流玥也不知道二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很显然,二人的关系已经大不如前。

简风迟那人向来潇洒自我,若是厌烦一个人,绝对不会给对方好脸色。

对曾经的上官玥是这样,对上官婉自然更是如此。

原来如此...他会和你说这些也不奇怪,因为他与本宫长姐的关系一直很好,在她去后,也是伤怀了许久呢。

上官婉垂下眼帘,慢条斯理的说道。

楚流玥一愣。

简风迟...为她伤怀?

怎么可能?

当初二人相看两厌,简风迟一有机会就和她作对,没少给她招惹麻烦。

没想到...

罢了,不说那些了。本宫听说,你是从天幕界之外的曜辰国而来的,是吗?

楚流玥点点头。

上官婉看着她,淡淡一笑,似是无意的问道:

听闻,你天生原脉残缺,一年多前才正式踏上修行之路。本宫有些好奇,你的原脉...是怎么恢复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