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决者走到赛场中间。

楚流玥上前,将自己手中的玉盒递了过去.

判决者将盒子打开。

一股馥郁清新的药香,扑鼻而来。

他眼睛一亮,将丹药拿了起来。

浑圆润泽的青色丹药之上,五道紫色纹路横亘,明晰鲜亮!

第五道纹路的颜色比起前面四道浅淡了许多,但线条流畅,干净纯粹,也是品相极好。

“这的确是五品丹药!“

判决者肯定的开口,看向楚流玥的眼神,带着一丝激赏。

“虽然是下级,但香味纯净,颜色纯正,很好,很好!”

他说了两遍“很好”,可见对楚流玥实力的认可。

章华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

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流玥那丹药...好像还不错?

那中间出的乱子,竟然没有影响到这丹药?

楚流玥恭敬的冲着判决者道了一声谢。

判决者看了尉迟松一眼,笑道:

“松老,您可是有福气了,居然能收到这么出色的徒弟!”

他也是天医,自然明白刚才楚流玥展现出的天赋灵性是多么难得。

听说当初楚流玥还是自己选择的冲虚阁...

旁人求都求不来的好苗子,他轻而易举的收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尉迟松笑着拱了拱手,心中终于松了口气。

刚才楚流玥将那紫阳丹炼制出来的时候,他又惊又喜,心里还不太敢确定。

现在看来,中间的波折不过是有惊无险,一切进展的都非常顺利。

楚流玥她——的确是成功的炼制出了紫阳丹!而且看起来还很是完美!

随后,判决者看向宁志清。

宁志清站在原地没动,双手紧紧握着玉盒,眼神空泛,不知道在想什么。

“宁志清?”

判决者喊了一声。

宁志清这才回过神来。

他紧张的屏住呼吸,迈着僵硬的步伐走上前来。

能当上宗派大会比赛的判决者的,都是天令皇朝顶尖的强者。

这位也不例外。

不知他会不会看出来什么...

这也是他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心中难免发虚。

走了没几步,额头上就已经全是汗,脸色也有些苍白。

将玉盒递过去的时候,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这是我炼制的融灵丹,请您审查。”

判决者看了他一眼:

“你没事儿吧?”

宁志清摇摇头,勉力一笑:

“晚辈无碍。”

楚流玥就站在一旁。

宁志清虽然嘴上说没事儿,但眼睛却一直盯着那玉盒,似乎...在担心什么。

楚流玥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若有所思。

判决者已经将盒子打开,取出了里面的融灵丹。

 

;那是一枚蓝色丹药,上面有着五道红色纹路。

和楚流玥一样,他那丹药上的第五道纹路,明显比之前的几道都要浅淡。

判决者仔细审查了一番。

宁志清浑身紧绷,无比煎熬。

“这枚融灵丹,也是五品,下!”判决者神色犹豫,最终只得无奈一笑,“这两枚丹药品级相同,而且都炼制的十分成功,实在是难分高下。所以这一局——平!”

宁志清心中一松,后背顿时被冷汗打湿,像是重新活过来了一般。

平局...平局也好!总比输了好!

他可不想面临和谢陵阳一样的下场!

周围众人也都齐齐愣住。

居然是平局!?

双方激烈争斗这么久,最终居然打平了!?

这算是什么结果?

冲虚阁和九星盟总不可能并列四大宗派吧?

“这不可能!”

一道蕴含着怒意的声音传来。

楚流玥回头看去。

章华正神情激动的朝着这边走来。

“这绝不可能!楚流玥是四品天医,宁志清是五品!比她高出了一个等级!二人怎么可能炼制出相同水准的丹药来!?”

判决者神色微冷: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判决?“

章华一噎。

他就算是再放肆,也不可能做出当众顶撞判决者的事情。

但这个平局——他绝不接受!

“楚流玥的丹药一定有问题!”

他将矛头对准了楚流玥。

“刚才她炼制丹药的时候,曾经将一味药材炼废。在场的每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一般人一道这种情况,连成丹都不可能完成,更不用说炼出高品级的丹药!“

判决者听完,只觉得十分可笑。

章华不是天医,所以才会说出这么无知的话来。

“你想错了。正因为楚流玥中间出了岔子,最后却还能炼丹成功,才恰恰证明了她的天赋和实力!”

再给她一点时间,彻底超越宁志清,完全不是问题!

章华却依然不肯相信。

他不敢和判决者正面相抗,于是看向了楚流玥,冷声质问道:

“楚流玥,如果你真的问心无愧,可敢将丹药拿出来,再仔细的审查一遍?“

“章华!你休要信口雌黄,平白污蔑!“

尉迟松也走了过来,神色愠怒。

“比赛结果已出,你这是在质疑谁?”

章华冷笑:

“如果她没问题,又有什么好怕的?她不敢,就证明她心虚!这个平局——她不配!”

“谁说我不敢?”

楚流玥上前一步,递给了尉迟松一个安抚的眼神,嘴角噙笑,看向宁志清。

“不过,如果我的丹药要重新审查,公平起见,宁志清的也得一起!“

宁志清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瞬间褪去!

------题外话------

晚上七点走一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